慷慨的交際花 安巴拔利

简繁转换 - 简体

 

在許多宗教的早期階段中,常出現的一個角色是著名的交際花或小妾,她們的改變與內在轉化,顯示出真與善的力量遠勝過人的劣質性。例如在《新約聖經》中,我們看到抹大拉的瑪利亞 (Mary Magdalene),與埃及荒野中的埃及人瑪利 (Mary the Egyptian),以及早期蘇菲主義 (Sufism) 的拉比亞 (Rabi'a)。在佛陀的時代,我們則有安巴拔利 (Ampapali,古譯:菴婆波利 ) 與西利瑪 (Sirima,古譯:師利摩 )。

觀察她們的一生是個有用的練習,至少能使我們沒有歧視與成見,並提醒我們智慧與聖潔的潛能只是被遮蔽而已,永遠不會因為外在生活形態的不幸與低賤而消失。

被迫成為交際花
安巴拔利 (Ampapali) 的一生從一開始就很不尋常。有一天在韋沙離 (Vesali,古譯:毘舍離、吠舍厘),離車族統治者的園丁在一棵芒果樹下發現一個女嬰,便為她取名為「安巴拔利」,「安巴」(amba) 是芒果,「拔利」(pali) 是線或橋的意思。

她長大後非常美艷動人,幾個離車族王子都想娶她,每個人都想將她據為己有,結果引起許多紛爭。由於誰也不肯退讓,因此他們在冗長的討論之後,最後決定安巴拔利不應該屬於任何一個人,而應由大家共同擁有。

因此,她被迫成為交際花——在宮廷裡供人取樂的女子,地位和普通妓女很不相同。透過她善良的個性,她對離車族王子們產生安定與提升的作用,她也投入許多金錢在慈善活動上,因此在離車族的貴族之間,儼然成為一位無冕皇后。

安巴拔利的名聲,很快便傳到馬嘎塔國賓比薩拉王的耳中,他覺得自己也應該有這樣一個活招牌來為首都增光。然而,賓比薩拉王首先親自去見安巴拔利。一如其他所有的人,他被她的美麗征服,盡情享受她所提供的歡樂,結果她懷了他的孩子。

供養佛陀與僧團
在佛陀最後的遊行過程中,曾在韋沙離停留,並待在安巴拔利的芒果園中。安巴拔利前來向祂他頂禮,佛陀則給她一個很長的佛法開示,開示結束後,她邀請佛陀與比丘僧隔天到她家用餐。

她乘坐最好的馬車趕緊離開,離車族王子們則乘坐他們最好的馬車與她並駕齊驅,並問她為何走得如此匆忙。她回答佛陀與僧眾次日會到她家應供,她必須確定一切都已準備妥當。貴族們提供十萬個金幣,請求她將這個寶貴的機會讓給他們,但她回答,即使給她全韋沙離與它的金銀財寶,也不會交換這一餐。

因此,離車族人便去找佛陀,邀請他隔日接受他們的供養。然而世尊拒絕了,因為祂已答應接受安巴拔利的邀請。離車族人於是捶首頓足,並大叫:「我們輸給那個芒果女孩了!我們被那個芒果女孩打敗了!」翌日,佛陀在安巴拔利家用完餐後,安巴拔利走向祂,宣佈將她那片美好的芒果園獻給僧團,佛陀先前就曾在那個地方做過幾次開示。

以自己的身體作為禪修主題
安巴拔利和賓比薩拉王所生的兒子後來出家成為比丘,名為維馬喇‧袞丹雅 (Vimala-Kondanna,古譯:毘摩羅‧憍陳如),證得阿羅漢果。後來,安巴拔利在聽完兒子的一次開示後,加入比丘尼僧團。她以自己的身體作為禪修主題,思惟它的無常與受制於苦,並由此達到阿羅漢果。在《長老尼偈》記載她晚年所說的偈中,她比較從前的美麗和現在的憔悴,令人感動:
昔吾髮黑且油亮,每根髮尾皆蜷曲。
如今由於已年老,變得猶如粗麻草。
與實語者言無異。

昔頭覆芬芳花鬘,如寶匣之微妙香。
如今由於已年老,氣味猶如狗毛臭。
與實語者言無異。

往昔吾眉甚美麗,如畫師手繪新月。
如今由於已年老,下垂呈現皺紋痕。
與實語者言無異。

明亮美麗如珠寶,吾眼湛藍且形長。
如今年老視茫茫,美麗已蕩然無存。
與實語者言無異。

往昔吾牙甚美觀,色如車前草嫩芽。
如今由於已年老,彼等殘破且灰黃。
與實語者言無異。

昔吾雙乳甚美麗,渾圓飽滿與高挺。
如今鬆垮與下垂,宛如一對空水袋。
與實語者言無異。

昔吾身軀甚美麗,光滑亮麗如金箔。
今已佈滿粗細紋。與實語者言無異。

昔吾雙腿甚美觀,細緻充實如原棉。
如今由於已年老,乾裂且佈滿皺紋。
與實語者言無異。

此身如是現衰頹,多種苦痛之住所。
無異一座老破屋,灰泥已紛紛掉落。
與實語者言無異。

不斷如此思惟,使安巴拔利逐漸洞見存有的本質。她獲得宿命智,看見輪迴旅程中的蜿蜒曲折:時而為妓女,時而為比丘尼。她也看見縱使自己有時墮落沉淪,仍會做出非凡的布施,為她的來生帶來福報。

成為「佛陀的真實女兒」
一直以來她都很美麗,但她的外在美貌總是難逃衰、壞、老、死的命運。如今在她的最後一世,透過徹底滅除煩惱,她已達到究竟解脫的不朽之美。在以下的偈中,安巴拔利證明她已成為「佛陀的真實女兒」:

無數眾生見證下,吾在正法中出家。
吾已達到不動法,成為佛陀真女兒

吾是精通神變者,具有淨色之耳根。
大聖!吾是精通於:他心智之神通者。

吾知往昔之宿命,並已獲得天眼淨,
吾之諸漏皆已斷,如今已不受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