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輪迴的旅程 伊西達西

简繁转换 - 简体

 

在後來成為阿首咖 (Asoka,古譯:阿育王)首都的華氏城 (Pataliputta),住了兩位佛教比丘尼——伊西達西 (Isidasi,古譯:伊師達悉)與菩提,兩人都擅長禪修,精通佛法,解脫一切煩惱。

勤勞與認真的家庭主婦
有一天,這兩位朋友托缽與用餐完後,坐在樹蔭下談起個人的生平。年紀較大的菩提,在加入僧團之前顯然經歷過許多痛苦,她很好奇年輕的同伴伊西達西為何會決定出離世間。後者正值青春年華,擁有花容玉貌,很難想像她曾經歷過什麼苦難。年長比丘尼問她,是何種存有的痛苦驅使她過出家的生活?

伊西達西甚可愛,並且正值青春時,
汝曾見何惑業苦,導致汝追求出離?

伊西達西說出她的故事。她出生在南方阿槃提國 (Avanti) 的首都優禪尼 (Ujjeni)。她的父親是個有錢人,而她是父親鍾愛的獨生女。父親的一個富商朋友請求將女兒嫁給他兒子,她的父親很高興女兒可以嫁入這個朋友家。

伊西達西是個正直與有教養的年輕女子,她在家尊敬父母,出嫁後同樣孝養公婆,並和丈夫的所有親戚都相處融洽,始終維持謙虛有禮。她也是個非常勤勞與認真的家庭主婦,無微不至地服侍丈夫,甚至不假僕人之手而親手烹調:
我親自下廚煮飯,並親自清洗碗盤。
如母對待獨子般,如是服侍我丈夫。

我待他以最敬意,並且謙卑服侍他;
我早起、勤奮、正直,而我丈夫卻恨我。

伊西達西真的是印度典型的理想妻子,她們無私地服侍丈夫,而她的丈夫應該更慶幸找到這樣的人生伴侶。因為印度女人通常便以溫柔著稱,而她更是當中的佼佼者,實在是個難得的珍寶。

三任丈夫無緣由的憎恨
然而,奇怪的是,她丈夫卻無法忍受她,他去向父母抱怨。他的父母很讚賞媳婦的美德,因此滿懷困惑地問這個年輕人,為什麼不喜歡她。他解釋,她當然不曾傷害或冒犯過他,但自己就是不喜歡她,且感到厭倦並覺得已受夠了,因此準備離家出走,這樣就不會再看見她。

這對父母非常難過,無法了解兒子,因此找來伊西達西,傷心地告訴她事情的經過,並再三保證不會責怪,請求她坦白告訴他們,她到底做了什麼事。他們一定是猜想兒子有難言之隱,因此希望鍾愛的媳婦能說出實情,以便設法幫她挽回丈夫。

這整件事都是在平靜與尊重的情況下發生,無論是公婆或丈夫都沒有以粗暴的方式對待她,丈夫甚至準備離開家,而不是對伊西達西採取什麼行動。無論媳婦犯了什麼錯,這對父母也都準備要原諒她。但她老實地回答:
我並未犯任何錯,我也不曾傷害他,
也未粗言對待他。為何吾夫憎恨我?

事實上,根本不曾發生任何事。即使她丈夫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憎恨她,且無法合理解釋他的反感。當伊西達西的公婆知道情況無法挽回時,由於不想失去兒子,只好將她送回父母家。他們心想,這麼好的女人定可找到另一個能讓她快樂的丈夫。對伊西達西而言,這當然是段極端難堪的經驗。以棄婦的身分回到父母身邊,她簡直傷心欲絕:
以棄婦身苦不堪,彼等遣我回父家。
「為安吾兒,」彼哭道:「無福接受美天女!」

她在父親的保護下被帶回家。雖然他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但開始為她尋找另一個丈夫。在認識的人當中,他找到一個正直又富有的人,他很高興能娶到伊西達西,並願意出一半的婚禮費用。

雖然伊西達西以最深的愛意服侍丈夫,但同樣奇怪的模式在僅僅一個月後又再度發生。第二任丈夫不再愛她,且看到她就心煩,於是將她送回去給她父母,結束了這段婚姻。

現在,她和父親兩人完全困惑不解。不久之後,一個托缽行者來她家乞食。這個人似乎不太滿意他的苦行生活,於是伊西達西的父親突然想到將女兒嫁給他。她父親建議他放棄衣與缽,改過更舒適的生活,有華廈為家,又有美麗的伊西達西為妻。行者立即答應這誘人的提議,因為那完全超出他的預期。

但在短短兩個星期之後,他來找岳父請求歸還衣與缽,他寧願當個最貧窮的乞丐,也不願多花一天和伊西達西在一起。這家人說,因為他是個正直的人,因此願意滿足他任何願望,只懇求他能留下來。但他拒絕任何勸誘,他表示自己只確定一件事——他再也無法和伊西達西共處一室。說完就離開了。

出家七日證得三明
伊西達西萬念俱灰,想到寧可自殺也不願再忍受這種痛苦。恰巧就在這天,耆那達陀(Jinadatta) 比丘尼來她父親家托缽乞食。看見這位比丘尼祥和的外表,伊西達西心想自己也能成為比丘尼。

她說出願望,但父親不願失去獨生女而勸她留在家裡,他說她可以在家做善事,那也能帶來福報。但伊西達西哭著乞求父親讓她出家,這次她了解到,自己那令人不解的命運一定有些更深層的原因—— 某些前世所作的惡業。最後她父親終於軟化:
於是吾父對我說:
「達到覺悟與正果,
 獲得無上士本人,
 已經證悟之涅槃。」

伊西達西就此離開了父母與親戚們,跟著長老比丘尼到寺院出家。

她在剃度之後,七天內竭盡所能精進修行,在一周結束時,便已達到三明——宿命智證明、生死智證明與漏盡智證明。透過她憶念宿命的能力,伊西達西發現她此生婚姻失敗的背後原因,以及潛伏在輪迴幽暗處的更多其他因素。

過去世曾為風流倜儻的金匠
伊西達西觀察過去,看見八世以前,她曾經是個男人——一個金匠,英俊又富有,魅力十足,充滿青春活力。由於著迷於肉體之美,這個風流倜儻的金匠引誘別人的妻子,完全不顧社會的倫理道德。他喜歡征服別人的妻子,一個接一個,猶如蝴蝶在花間穿梭。

一如卡沙諾瓦 (Casanova) 與唐璜 (Don Juan) 等大眾情人,他玩弄愛情,並對他可能造成的傷害全無內疚。他只想要享受征服的快感,肉慾的歡愉,從來不願負起任何責任,或做任何承諾,或盡愛的義務。

他想要一再地玩樂,且想要各種變化的歡樂。他傷透了受害者的心,卻毫不關心她們的下場。 對他來說,傷心或結婚並無差別。因此,他就這樣不斷地玩火直到死去。

死後墮入地獄受苦
然後,他落入黑暗的深淵,那是他咎由自取的。他轉生到號叫與緊牙地獄,在那裡他體會到加諸於別人的千倍痛苦。由於他過去不論在做法與想法上都冷酷無情,因此在地獄中也受到冷酷無情的懲罰,毫無憐憫與同情,一如自己在世時的殘忍與絕情。

據說,在地獄中對姦夫與淫棍的特殊懲罰是,走過劍葉林,沒有喘息的機會。他們看見遠處一個美女,去追她時,便被利刃割得體無完膚。而這個女人就如自在的命運女神般,一直在前面招手,卻永遠也得不到。而那個淫棍由於受到慾念驅使而身不由己,他一再地跑入森林中,被劍葉割成碎片。「我長期受此折磨」,伊西達西比丘尼說。她清楚記得她身為金匠的情形,且完全了解他為何會受到如此痛苦的罪報。

墮入畜生道受苦
在結束這個地獄的懲罰後,他繼續輪迴。下一世的他什麼都忘了,投生到一隻母猴的子宮中。由於他已經歷過最糟的惡業報應,現在開始慢慢地從底部升上來。在嗔恨的罪報結束後,他還保有獸性的慾望,那個嗔恨是他粗魯地拒絕所誘惑的女人,並鄙視她們受騙丈夫所造成。由於這個習氣的影響,他遂變成野獸。

這符合丟尼脩大法官(Dinonysius the Areopagite)的說法:「慾望的本質是,它會將人轉變成它所欲求的事物。」那個人由於肆無忌憚地縱慾,如今自食其果,變成一隻野獸,而這是最接近人的野獸——猴子。然而,它在出生之後短短七天,就被猴王咬掉生殖器,以防止未來的競爭:
族中一隻大猴王,七日即將我去勢。
這是彼業之果報,因我誘惑他人妻。

在猴身死後,他投生為一隻羊,一隻瘸腿、獨眼母羊的後代,而且遭到閹割,無法滿足性慾。就這樣它痛苦地活了十二年,不只受腸內寄生蟲所苦,且經常得載送小孩。

他第三次於畜生道是投生成閹牛,長年被迫耕田、拉車,很少有休息的時間。辛勤工作是這個放蕩金匠最不想做的,如今則成了他無法逃避的事。他必須做很多事,很少娛樂,不僅被去勢(閹割),而且整天都得拉重物,之後眼睛還瞎了。

投生為陰陽人與女人
這個金匠在歷經地獄、猴子、羊、牛的轉世之後,終於再度轉世為人——但卻是個不男不女的陰陽人。因為他以前迷戀性器官,包括自己和那些女人的,如今他發現自己同時擁有兩者。這當然再次使得他兩頭落空,無法得到任何性慾的滿足,成為社會的邊緣人;特別因為他是女奴之子,且出生在貧民窟。勉強痛苦地活了三十年後,他就死了。

這個從人到地獄,從地獄到畜生,再從畜生到陰陽人的有情眾生,下一世轉生為女人,終於完成性別的轉換,他如今成了從前欲求的對象——女人,慾望的確會將人轉變成它所欲求的事物。

這個新生女嬰是某個一文不名賤民車夫的女兒,他一事無成,最後欠了一屁股債。債主們經常來騷擾他,而他又什麼也還不出來,於是將女兒賣給其中某個富商作奴隸。商人免除他的債務,並給他一些錢作為報酬,然後就將他女兒帶走。她哭泣與傷心都沒有用,就被從家裡帶去作奴隸。

當她十六歲是個迷人的處女時,少主人愛上她,並娶她為第二個妻子。他先前已娶了個高尚與正直的妻子,她愛他甚於一切。對於丈夫另外娶妻,她當然很悲傷,覺得自己被拋棄。那個較年輕的女人竭盡所能地捍衛剛取得的地位,並成功地挑撥離間丈夫與妻子。由於了解貧窮與奴隸生活重擔的悲慘,她決定捍衛身為富人妻子的地位,因此無所不用其極地想取代對手。結果鬧得雞犬不寧,直到終於拆散丈夫與第一任妻子為止。

洞見自己神秘命運的關鍵
那一世,她再次誤用難得的人身福報,之後便轉生為伊西達西。她更早以前的惡報已盡,因此得以生為完整的人身。但是因為她前世把另一個女人趕出家門,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因此使得她此世受到接連三任丈夫的鄙夷與漠視。

她所愛的這三個人都不想要她,她身為妻子但卻遭到忽視與遺棄,從表面上看顯然很不公平,但事實上卻是她自己前世行為的果報。然而,由於她並未粗暴相向,而是一直盡量當個模範妻子,因此才能種下未來的福田。在成為比丘尼之後,她以非凡的速度達到禪定,且很快地就洞見自己神秘命運的關鍵。

一旦伊西達西了解這些因果關係,以及縱慾的惡果,並看清它如何一再地以犧牲別人來成全自我之後,跳脫這痛苦輪迴的心願便油然而生。她了解前世與此世意向的交互作用,且以天眼看見同樣的事也印證在別人身上

在實際修行中,她如此體會佛法,終於達到第三明——漏盡智證明,徹底覺悟四聖諦,從此永遠解脫生死輪迴,而成為阿羅漢,加入聖者行列。從淫棍墮入地獄,再從三世的雄性動物轉生為陰陽人,接著又從窮苦奴隸的小孩升為富人,最後是一個棄婦。對她來說,前後充滿困惑與愛恨情仇的八世,就已足夠,如今終於解脫,她可以說:
此是前世之果報,吾雖如奴待彼等,
彼卻棄我而離去;吾於此事亦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