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網路流傳

比丘尼 摩登伽女

简繁转换 - 简体

 

比丘弟子中,長得最英俊的有難陀(佛陀的同父異母弟)和阿難(佛陀的侍者、堂弟)。阿難有莊嚴如滿月的面容、清淨如蓮花的眼睛,加上他聰明伶俐,佛陀許多應機的說法,他都能夠過耳不忘。

佛陀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侍者阿難一日持缽入城行乞,當時天氣甚熱。途中看見一位年輕的女子在井邊取水,阿難慈悲為了讓這位女眾有種下福田的因緣,而且因為口渴,因此走上前向這位姑娘懇求布施他一缽清淨的水。

這位名叫摩登伽的女子見阿難要喝水,卻不敢把水呈獻給阿難,只是說:「尊者,以我的身份並不配給你這樣王族的出家人添敬水,這樣會降低你的身份。」阿難沒有輕視她的心且誠懇地說:「你不要這樣看我,我已是出家人,在我眼裏誰都是平等,在我心裏沒有貴賤,我實在口渴,請你給我一點水。」

註:
˙摩登伽是印度男性賤民之通稱,女性賤民則稱摩登祇。此類賤民以清掃街路為業。
˙摩登伽女名吉帝(缽吉帝),為摩登伽種之婬女,即為當時最下階級賤民旃陀羅種出身。

摩登伽女聽後非常喜歡,很恭敬的用雙手捧水給阿難,阿難很有禮貌地點頭答謝。摩登伽女非常感動,再看風度翩翩的阿難,不由自主地由內心生出愛慕之心。她目送阿難遠去的背影,心裏若有所失起來。漸漸地摩登伽女對阿難陷入深深的暗戀之中。她的母親見女兒整天沉思不語,悶悶不樂,心事重重的樣子,終於開口問她,究竟是甚麼心事使她如此沉重。

摩登伽女知道瞞不過母親,於是說:「在井邊遇見一位名叫阿難的修行人,僅見一面,就被他深深的吸引,再也無法忘懷,整天想著都是他。他長相極為莊嚴,決定今生非阿難不嫁,你一定要幫我。」母親說:「這世間有兩種人你是萬萬得不到的,一是死去的人,二是王族的人;而且他是佛陀的弟子,已斷除愛慾。」摩登伽女低下頭說:「世間的事,都是要經過努力的,既然沒有阿難,我也活不下去,我要盡能力去得到他,否則我會服毒自殺!」

於是母親將女兒的心意轉達給阿難,阿難聽了回答:「請告訴您的女兒,我是出家眾,出家的目的在了脫生死,出三界;而愛慾、色慾皆為流轉生死的根源。佛陀一再告誡弟子要遠離愛慾,修清淨梵行,所以我絕對不會娶妻的。」

摩登伽女的母親返回家中,將阿難說過的話回覆給女兒,請女兒打消此念頭。然而摩登伽女並不死心,其母由於愛女心切,決定幫女兒達成心願:企圖迷惑阿難,使他的智慧被矇蔽,不清醒時也許就有機會得到他。於是當阿難再次托缽化緣行經摩登伽女家門口時,她們以幻術(娑毘羅先梵天咒)迷惑阿難,使阿難不由自主地走進她們的家,就在摩登伽女和阿難將行樂之前,幸逢世尊請文殊菩薩持楞嚴神咒護持,解除惡咒,使阿難得以脫離幻術,返回佛陀的住處。

但摩登伽女還是不死心,開始進行誘惑阿難的企圖,她把自己打扮得十分美麗,天天的在祗園精舍的附近等候阿難。每天跟著阿難,阿難走到那兒,就跟到那兒,阿難回精舍,摩登伽女就守在門口。阿難認出她是那位井邊取水給自己喝的人,此刻阿難知道這女子想用美色誘惑自己。摩登伽女有禮貌地向阿難問候,並跪著哀求他:「阿難,沒有你就像日月無光,沒有你,我的生命全無意義,我願意把我的身心奉獻給你。」
阿難見到她的心癡,慈悲地說:「你起來,跟我去見佛陀,祂會為我們作主。」於是摩登伽女滿心歡喜地跟阿難去見佛陀。

佛陀見阿難帶了一位女子來,在她還沒有說話之前就問她:「妳為何每天跟著阿難?你想跟阿難結婚嗎?」
摩登伽女回答:「佛陀,聽說阿難沒有娶妻,我亦未嫁,我想要嫁給阿難,作阿難的妻子。」
佛陀說:「阿難是出家人,妳既喜歡我的弟子,要嫁給他,就應該“嫁雞隨雞”,也要跟他一樣剃髮,如果妳剃髮來,等到妳的道心能和阿難相比的時候,我就請阿難當妳的丈夫。」

摩登伽女回答:「好。」於是心滿意足地回家,將自己與佛陀的對話告訴母親,並請母親為自己剃髮,好作阿難的妻子。摩登伽女一心只想做阿難的妻子,此刻她可以答應一切要求,只要能得到自己心中的人。

摩登伽女回到精舍告訴佛陀:「我已剃髮,請世尊履行諾言。」

佛陀問:「摩登伽女,我問妳,妳愛阿難的什麼?」
摩登伽女回答:「我愛阿難的眼,愛阿難的鼻,愛阿難的嘴,愛阿難的聲音,愛阿難行步的樣子……。佛陀,總之阿難的一切我都愛。」
佛陀說:「人的眼中有淚,鼻中有涕,口中有唾,耳中有垢,身中有屎尿,這些都十分臭穢不堪。如果兩人成為夫妻後,便會有小孩出生,有生便有死亡,伴隨著親眷的生離死別,是無止盡的淚水,這些對自己又有什麼幫助呢?」

因此摩登伽女跟著阿難聽法、參禪。她也熱心地聽聞佛陀的開示,遵照佛陀的指示在比丘尼的教團中和師姐師妹共同過著修行的生活。摩登伽女的心,一天一天地安靜下來,隨著精進修持,道行逐漸加深,她重省自己過去的愛執;開悟佛陀所說五慾的不淨,是眾苦之源,如飛蛾撲火、作繭自縛。只有除去慾念,內心才能清淨,生活才能安寧。

佛陀知道摩登伽女已開悟,便告訴摩登伽女現在可以去找阿難,摩登伽女慚愧低頭,有一天,跪在佛陀座前流淚懺悔說:「偉大的佛陀,我現在已經完全從糊塗中清醒,後悔自己的不善與不淨的思想,追逐阿難、迷戀阿難。不再像往日那樣愚癡,明白了我所修證的方向,我感激佛陀,為渡化我們這些愚癡的眾生,費盡苦心,慈悲開示真實之道。現在我已心開意解,斷除種種煩惱。請佛陀慈悲憐憫,准許我的懺悔,我願此生永遠服從佛陀的教化,徹底脫離慾念的苦海,自覺覺他,做一個真正的比丘尼。」摩登伽女最終思惟出佛陀所開示四聖諦法的道理,深覺人身臭穢不淨,而自己所執著的愛慾,是無邊生死的根本,由於宿世善根,慧根成熟,豁然徹悟,不久證得阿羅漢果,永出三界,不再受生死輪迴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