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第一 維沙卡

简繁转换 - 简体

 

在盎嘎國(Anga,古譯: 鴛伽)的跋提亞城 (Bhaddiya),住著一位富人面達咖(Mendaka,古譯:面托迦)。他曾在前世的一次饑荒中,將自己和家人所擁有的最後食物布施給一位獨覺佛。因為這次施捨、這次戰勝自我,他於此世獲得大福報:家中的食物永不匱乏,無論如何消耗或布施,天地總是豐收不斷。

發願成為「布施第一」的女弟子
不是只有面達咖(Mendaka)擁有大福報,他的妻子、兒子、媳婦與奴僕也都參與前世那次無我的布施,因此在此世都具有神奇的力量。這清淨善行帶著他們一起穿過輪迴轉世。

他的兒子名字叫檀那闍耶 (Dhananjaya),與其妻子須摩那戴斐 (Sumanadevi) 有個年輕的女兒叫維沙卡 (Visakha,古譯:毘舍佉、吠舍佉、鹿子母),她也是往昔福德的寶庫。在十萬劫前的一個前世中,她曾在蓮華上佛 (Padumuttara) 前,發願要成為佛陀與其僧團「布施第一」的女施主。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她在之前許多佛陀座下廣行善事,積聚了成為大弟子所需圓滿的心靈資糧。如今那些福德善緣已經成熟,即將結出果來。

有一天,維沙卡七歲時,佛陀在大群比丘陪伴下抵達跋提城。當面達咖聽到佛陀到來時,他派出最鍾愛的孫女,並對她說:「親愛的女孩,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快樂的日子,因為佛陀已抵達我們的城市。召集你所有的侍女,去拜見佛陀。」

維沙卡遵照吩咐去找世尊,禮敬佛陀之後便站在一旁。之後佛陀對她與她的隨從說法,開示結束後,維沙卡與五百名侍女都證得入流果。面達咖也和妻子、兒子、媳婦與奴僕一起去聞法,且也都達到入流果。

成長與婚嫁
那時盎嘎國 (Anga) 隸屬於虔誠的賓比薩拉王 (Bimbisara) 所統治的馬嘎塔國 (Magadha)。 當高沙喇國 (Kosala) 的巴謝那地王 (Pasenadi) 聽到五個非凡的大福德者就住在鄰國時,他請求好友兼連襟——賓比薩拉王,派遣其中一人到高沙喇國來,好讓他的臣民有機會見識行善範例。因此,面達咖的兒子檀那闍耶,便和他的家人一起搬到高沙喇國,並且在首都沙瓦提城 (Savatthi) 附近蓋了一座漂亮的沙枳多城 (Saketa)。維沙卡就在這個品德高尚的家庭中成長,世尊在此受到高度尊敬,隨行的比丘們經常受邀到此接受供養,並宣說正法。

在高沙喇國的首都沙瓦提城,住著一位富有的居士彌迦羅 (Migara),他有個兒子本那瓦達那(Punnavaddhana,古譯:富樓那瓦達那),當這兒子成年時,雙親催他結婚,但本那瓦達那堅持只有在找到具有「五美」——髮美、肉美、齒美、膚美與年輕之美的女孩時,才願意娶她。

於是雙親僱請一隊婆羅門,到全國各地尋找符合這些嚴格條件的女孩。這些婆羅門到各大城鎮去積極尋找,但都找不到一個具備這「五美」的女孩。在回程途中,當他們到達沙枳多城時,看見才約十五或十六歲的維沙卡,立即被她的美貌所打動,她有四項符合他們少主的要求,唯一看不到的一項是她的牙齒。為了看她的牙齒,他們決定和她交談。

他們找到她時,維沙卡和同伴正要去河邊洗澡。那時剛好下起一陣大雷雨,其他女孩都倉皇跑開,以免被雨淋濕,但維沙卡卻繼續平靜而高雅地前行。這些婆羅門趨前問她,為什麼她不像其他人一樣趕忙躲雨。她回答:「就像國王不會像普通人跑去躲雨一樣,好家庭的女孩也不會跑去躲雨。此外,由於身為未婚少女,我必須像照顧待價而沽的商品一樣照顧好自己,以免受傷而變成無用之人。」

這些婆羅門對女孩的這段談話印象深刻,於是便去找女孩的父親,為他們的少主求婚。檀那闍耶同意提親,不久之後,彌迦羅與他的兒子本那瓦達那和全家便來迎娶新娘。高沙喇國的巴謝那地王聽到此事後,也和宮中上下一起加入迎娶的行列。

這些人全都在沙枳多城受到新娘父親熱情與豐盛的款待,在此同時金匠們則忙著為新娘打造珠寶。三個月之後珠寶尚未完成,但柴火卻已在為眾多賓客煮飯的過程中用盡。之後持續兩週,他們拆掉舊屋,取下木頭作為煮飯的柴火;但珠寶還是未完成。於是沙枳多城的人們取出衣櫥裡的衣服,浸油之後,拿它們來點火煮飯。兩週之後珠寶終於完成,浩浩蕩蕩的隊伍於是展開歸程。

檀那闍耶給女兒數百車滿載的絲綢、金、銀與侍女作為嫁妝,還給她一群牲口,數量多到塞滿城中的所有街道。當這些牲口離開畜欄時,剩下的牛隻也扯斷繩索,加入行進中的行列。來自屬於檀那闍耶的十四個村落人民,都想跟隨維沙卡去她的新家,她所到之處都大受歡迎。維沙卡所獲得的龐大財富與隨從,都是源於過去多世累積的善行,從她在無量劫前服侍蓮華上佛開始。

父親的十項叮嚀
當維沙卡向她的父親告辭時,他以隱喻的形式給她十個建議的箴言,勸她始終都要重視布施。他也任命八位可靠的顧問詳細檢視女兒是否會抱怨及引起的因由。父親給她十個建議的箴言如下:

不要將室內的火拿到外面;
不要將室外的火拿到裡面;
只給那些會給者;
不給那些不給者;
給那些既給又不給者;
快樂地坐;
快樂地吃;
快樂地睡;
注意火;
尊敬在家神祇。

它們的涵意如下:
妻子不應對別人說丈夫和公婆的壞話,且不應在別處說他們的缺點或家庭不和;
妻子不應聽其他家庭的流言或故事;
東西只借給會歸還的人;
東西不應借給不會歸還的人;
應幫助貧窮的親戚與朋友,即使他們不會回報;
妻子應以適宜的方式坐著,看到她的公婆或丈夫時,她應站立不坐;
妻子在吃飯之前,應先看公婆與丈夫是否已受到服侍,且應看她的僕人是否被妥善照顧;
在晚上就寢之前,妻子應巡視所有的門是否關好,家具是否安全,僕人是否善盡職責,並看公婆是否已休息。按照規定,妻子應在黎明即起,除非身體不適,否則不應在白天睡覺;
應將公婆與丈夫視為火,她應小心對待他們,就如在對待火一般;
應該視公婆與丈夫為神祇。

仁慈與慷慨的善心
在她抵達沙瓦提城夫家那天,維沙卡收到來自各階層,根據其地位與能力所贈予的各種禮物。但她非常仁慈與慷慨,附上貼心的感謝辭後,又將它們回贈給贈予者,並將城裡所有居民都視為自己的親屬。藉由這個高貴的舉動,她在來到夫家的第一天,就受到城裡所有人的喜愛。

由她生命中的一件事,可以看出她對動物也很仁慈。聽到她的駿馬在半夜生小馬,維沙卡立即與侍女手持火炬趕到馬廄,給馬匹一切所需的最大關心與照顧。

度化公婆,聞佛說法
她的公公彌迦羅是裸行外道的忠實信徒,雖然世尊(佛陀)經常住在附近的寺院,但他從未曾邀請佛陀到家裡應供。婚禮後不久,為了獲得福德,彌迦羅邀請一大群裸形沙門來家裡供養,他恭敬地對待他們並獻上美食。在他們抵達時,他告訴新媳婦:「來,親愛的!禮敬阿羅漢。」

維沙卡聽到「阿羅漢」很高興,趕緊前往大廳,預期會見到佛教比丘。但是她只看到傲慢無禮的裸形沙門,令這位淑女無法忍受。她責備公公並轉身回房,沒有招待他們。這些裸形沙門惱羞成怒,責備這位巨富將喬達摩(巴利文:Gotama Siddhattha 喬達摩‧悉達多)行者的女信徒引進家門,並且要求他立即將她趕出家門,彌迦羅只能極力安撫他們。

有一天,彌迦羅正在以金缽吃豐盛的蜂蜜米粥,一位佛教比丘來到他家乞食,維沙卡正在為公公搖扇。她刻意站開,好讓彌迦羅能看到這位比丘並供養他。雖然這位比丘完全映入彌迦羅的眼簾,但他卻佯裝沒看到而繼續吃粥。

因此,維沙卡對這位比丘說:「走吧,尊者!我公公正在吃不新鮮的食物。」彌迦羅很生氣,想要將媳婦逐出家門,但維沙卡從自己家裡帶來的僕人們,卻拒絕執行命令。八位顧問得知彌迦羅對維沙卡的抱怨後,經過商議判定維沙卡並無過失。

此事之後,維沙卡告訴夫家她將會回到父母那裡去。彌迦羅請她原諒,維沙卡同意留下,條件是允許她邀請佛陀與僧團到家裡應供。彌迦羅勉強答應,但遵從裸形沙門的建議,並未親自接待,只是基於禮貌,在飯後短暫地露臉,然後就退到簾幕後,聆聽佛陀的開示。

不過,佛陀的話深深地打動了他,雖然隱身幕後,他還是洞見存在本質的究竟實相,達到入流果。他心中充滿無限感激地對維沙卡說,從此以後他會敬她如母,並因而稱她為「彌迦羅母」(Migara-mata)。然後,他走向世尊,頂禮他的雙足,並宣誓皈依三寶。維沙卡隔天又邀請佛陀來用餐,這次婆婆也達到入流果。從那時起,她們全家都成為佛陀和比丘、比丘尼僧團的忠實護持者。

護持僧團,布施第一
婚後維沙卡生了至少十個兒子與十個女兒,這個數目一直延續到他們的第四代。維沙卡自己活到一百二十歲的高齡,但她始終維持十六歲女孩的外貌。這是由於福報與法喜的結果,她一整天都充滿喜悅。據說她的身體壯得像頭大象,可以操持龐大的家庭而不會感到疲累。

她每天都會找時間供養比丘,拜訪寺院,並確保比丘與比丘尼們的食物、衣服、住處與醫藥無缺。最重要的是,她還會找時間一再聆聽佛法。因此世尊才說:「維沙卡是護持僧團的第一女施主」。

興建「鹿母講堂」
對於此事,律藏中特別提到一件事。有一天,維沙卡在聞法之後將珍貴的結婚首飾遺留在講堂,由阿難達代為保管,她將這次遺失解釋為行善的良機,並決定不再戴此珠寶,她想賣了它,將所得的錢拿來供養僧團。但整個沙瓦提城沒有人買得起這個貴重的珠寶。

因此,她用她自己的財產買回它,並且以賣珠寶的錢在沙瓦提城門前的東園(Pubbarama)蓋了一座道場——「彌迦羅母講堂」(Migaramatu-pasada,即「鹿母講堂」),這座講堂經常在許多佛教經典的前言中被提起,因為佛陀在他生命的最後二十年時常留待在這裡,就像他在另一個大施主蓋的揭達林精舍所作一般。

生平的幾件事
巴利藏經中提到維沙卡生平的幾件事。有一次,一些聖弟子請她帶他們的妻子來見世尊。她如此做後,有些女人因喝醉了而表現不得體的行為。她問世尊麻醉性飲料的罪惡如何生起,於是他對她說《鳩槃本生》:「森林中有個人發現樹洞中水果發酵的汁液,嚐過之後,感覺很亢奮,他便一再享用,很快就上癮了。他還引誘親友們來喝,而他們又輾轉將這個惡習傳染給別人。如果沙咖天帝(Sakka-devanam-inda)未出面制止,整個印度很快就會沉迷於酒精中;他出現在人間,向他們解釋飲酒的惡果。」

另一次,維沙卡送一些珍貴的禮物給盎嘎國的親戚時,邊界的守衛想向他們強索一筆高額的關稅。她向國王報告此事,但他因為政務繁忙而未加以處理。於是維沙卡去找世尊,請他建議。佛陀只說了幾句簡短的偈,就解除了她的憂慮與憤怒:

心隨境轉皆是苦,
心能轉境方為樂;

世人皆被世事煩,
難得跳出此束縛。

還有一次,她白天頂著烈日去見世尊,因為總是幫她配發布施食物的心愛孫子達陀 (Datta),突然去世了。當她向世尊訴說悲傷時,他問她是否想要擁有如沙瓦提城人民一樣多的子孫,她愉快地同意。「但沙瓦提城每天有多少人死亡呢?」世尊問。她想了一下後說:「世尊,在沙瓦提城每天有九、十個,三、五個,或兩個,至少會有一個人死亡。沙瓦提城沒有一天不死人。」世尊問她在這種情況下,她會不悲傷嗎?她說她必須承認,這樣她每一天都會感到悲傷。世尊說:「有一百個心愛的人,就會有一百個悲傷,那些有九十……五……四……三……二……一個心愛者的人,就會有一個悲傷,而那些沒有心愛者的人,則沒有悲傷。我說只有這樣,才會沒有憂、悲、苦、惱。」

佛陀回答維沙卡提出的問題
1) 持守齋戒的方式
在《增支部》的三部經典之中,世尊回答維沙卡提出的問題。在一個滿月日,她來到鹿母講堂,受到佛陀歡迎。佛陀問她為何前來,她說自己正在持守齋戒。

世尊對於這個未說出口的指導請求,給了一個長篇的開示,說明持守齋戒兩種錯誤方式,與一種正確方式。牧牛者與一般居士的齋戒是今日守戒卻一直想著明日的享受。聖者的真實齋戒是持守八關齋戒,並憶念佛、法、僧、天與戒的偉大。佛陀接著描述諸天乃至梵天界的快樂與生活,並以「人間的樂事和天界的喜悅相比是苦」作為總結。

2) 如何轉生為「可意眾天」
維沙卡問的另一個問題是:女人具備何種特質,才能轉生為「可意眾天」(manapakayika deva)?佛陀回答有八個條件:

  1. 對丈夫而言,無論他的表現如何,她始終是個令人愉快與歡喜的伴侶;
  2. 她尊敬與照顧她丈夫敬愛的人——他的父母與受他敬仰的智者;
  3. 她勤勞與仔細地做家事;
  4. 她妥善監督僕人並真誠地關心他們,考慮他們的健康與食物;
  5. 她守護丈夫的資產,不會浪費他的財富;
  6. 她皈依佛、法、僧;
  7. 她遵守五戒;
  8. 她樂於布施與出離。

3) 如何戰勝此世與來世
第三個問題是:女性具備何種特質才能戰勝此世與來世?世尊回答:「她藉由勤勉、照顧僕人、敬愛丈夫與守護他的財產而戰勝此世;藉由正信、持戒、布施與智慧而戰勝來世。」

與維沙卡有關而製定的戒律
1) 雨季期間可為人剃度
有一些僧團戒律的製定都和維沙卡有關。

例如,她有個侄子決定出家為僧,但當他向沙瓦提城的僧團提出請求時,他們卻告訴他僧團有共識,在三個月的雨安居期間不為人剃度,因此他必須等到雨安居結束。

但雨季過去之後,他已放棄出家的想法。維沙卡知道此事之後,便找世尊並說:「法是沒有時間性的,沒有什麼時間不能依法而行。」於是世尊規定雨季期間不能拒絕為人剃度。

2) 供養僧團的八種方式
有一次當世尊與僧團在維沙卡家作客時,她請世尊答應她的八種恩惠。世尊回答說:「佛陀並不承諾恩惠」,維沙卡說不是希求有過的事,而是正當的事。世尊讓她說出她的願望,於是她請求以八種方式供養僧團:

  1. 為比丘提供雨衣;
  2. 為抵達的比丘提供食物;
  3. 為出發遊方的比丘提供食物;
  4. 為生病的比丘提供醫藥;
  5. 為生病的比丘提供食物;
  6. 為照顧病者的比丘提供食物;
  7. 定時配發米粥;
  8. 為去河邊洗澡的比丘尼提供浴衣。

於是,世尊問她作這些請求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她如此詳細解釋:

1/ 為了保存衣服,有些比丘被迫在滂沱大雨中半裸行走,因而被誤認為裸形沙門,因此想為比丘提供雨衣。
2/ 剛抵達沙瓦提城的比丘還不熟悉環境,獲得食物有困難,又必須不顧旅途勞頓去托缽乞食,因此想為抵達沙瓦提城的比丘提供食物。
3/ 以同樣的理由,想為出發遊方的比丘提供食物。
4/ 與 5/ 如果生病的比丘缺乏適當的醫藥與食物,一定會很痛苦,甚至可能會死,因此想為他們提供醫藥與食物;
6/ 照顧病者的比丘必須同時為自己與病人托缽乞食,很容易延遲進食時間,而兩人可能都因為過了中午而無法進食,因此想為照顧病者的比丘提供食物。
7/ 聽說清晨吃粥有許多利益,因此想為僧團提供米粥。
8/ 比丘尼不穿衣服洗澡實不適宜,如近來發生過的事,因此想為去河邊洗澡的比丘尼,提供適當的遮掩。
 

在維沙卡詳細解釋她願望的外在利益之後,世尊問她預期的內在利益是什麼?由她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她對外在德行與內在修心的了解有多麼微細與深入:

大師!若有比丘在別處度過雨安居來到沙瓦提城見世尊。他們拜見世尊之後會問他:「大師!某某比丘已經去世,他的目標是哪裡?會轉生何處呢?」世尊會說他已達到入流果,或一來果,或不來果,或阿羅漢果。我會去找這些比丘並問:「法師!那名比丘曾來過沙瓦提城嗎?」如果他們回答有,我便會知道那名比丘曾使用過雨衣、到訪食物、遊方食物、病人或照顧病者食物、病人醫藥或清晨米粥。當我想到此事,便會高興;當我高興,便會快樂;當我內心快樂,身體便會輕安;當我身體輕安,便會感到喜樂;當我感到喜樂,便會得到禪定,那會為我帶來五根、五力與七覺支。大師! 這就是我向世尊請求八種施恩所預見的利益。

佛陀回答:「好,好,維沙卡!你預見這些利益而向世尊請求這八種恩惠很好,我答應你這八種恩惠。」

這就是維沙卡——「彌迦羅母」(鹿母)精彩的一生,她是在家女弟子的典範,對三寶具備堅定的信心,安住在入流果上,向快樂的轉世與究竟解脫痛苦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