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網路流傳

第一位比丘尼 大愛道

简繁转换 - 简体

 

大愛道是釋迦佛陀的姨母,也是釋迦佛陀的養母,更是比丘尼的創始之祖。

在二千五百多年以前的印度,有著很多的國家,由很多的國王分別統治著。當時的釋迦獅子頰王與善悟王,統治著兩個國家,他們一向都很友好,並且早已有著姻親的關係。

釋迦獅子頰王生有四個王子(淨飯、白飯、斛飯、甘露飯),最大的一個叫做淨飯(日後被立為王位的繼承人)。在同一個年代之中,善悟王也生了兩個女兒,姊姊叫大愛道 (Maha Prajapadi 摩訶波闍波提),如天工所造,如幻如化,亦取名叫幻化女。繼後,生二公主時,比大公主大愛道生得更為美妙,簡直如天女那樣的容顏,以此取名叫大幻化女(復傳稱叫摩耶女 Maha Maya,意為幻化天女)。

兩姊妹都是極其美麗的美女。當時,有很多精於看相的婆羅門,都來為她們姊妹兩人看相;大家都說,這兩位公主,不但豔麗絕世,尤其更富貴殊勝。並預言說妹妹會生一個兒子,若不出家,會成太子,若將來出家必成佛;姊姊亦生一個相好的兒子,會成太子或金輪王(即難陀,淨飯王第二子,釋尊之異母弟;難陀不是侍者阿難尊者)。善悟王聽了相師們的預言之後,心裡自是非常高興。

漸漸地,姊妹兩人已經長大成人了。釋迦師子頰王先挑選次女(大幻化女)作淨飯太子之后,後配大公主(幻化女)為淨飯太子之妃。

後來,淨飯太子繼承了王位。淨飯王的第一夫人大幻化女(即摩耶夫人),她在她娘家善悟王的王家花園(藍毗尼園)中的無憂樹下,誕下了悉達多太子(即後來成佛之佛陀)。

但是,不幸的事件發生了,聖母摩耶夫人生下悉達多太子的七日後,便不幸逝世。這對於悉達多太子來說,襁褓喪母,固然不幸,即使對於整個的王族而言,也是一大損失。淨飯王在痛失愛妻後,為了太子未來的撫養問題,便召集釋姓親族高德長者共同商討適合教養太子的人選,大臣們一致公推太子的姨母幻化女摩訶波闍波提(意譯作大愛道)。於是,淨飯大王便將太子囑咐給大愛道夫人。

這樣一來,撫育悉達多太子的責任,便由大愛道夫人(幻化女)承擔起來了。大愛道夫人容貌端麗,性情慈和,她的聖潔高德,不僅深得淨飯大王的寵愛,連宮中的宮女也對她敬仰佩服。她後來雖然生了難陀,但是對悉達多太子的愛護關懷,絲毫沒有減少。她對悉達多太子的感情和用心,不像是姨母,更不像是後母,完全像一位親生的母親。即使淨飯大王親選三十二名宮女照顧太子的生活,但是大愛道夫人仍不放心,一切有關悉達多太子的起居飲食等,總是親自處理,遂使失去母親的太子,仍從姨母大愛道夫人處得到了母愛。身為太子的保護人,其中的苦心,當可推想而知。悉達多太子終於在大愛道夫人的悉心撫育之下,漸漸地長大了。

淨飯王先後為悉達多太子娶了三個如花似玉的妃子(第一宮表妹耶輸陀羅正妃;第二宮摩奴陀羅妃子;第三宮瞿多彌妃子)。然而,終究阻止不了太子要出家的決心。太子在二十九歲時,為了追尋真理,了脫生死,私自逾城,到苦行林出家修行。

對於悉達多太子的關懷,除了淨飯王外,大愛道夫人便是最親切和體貼的人了。所以,太子逾城出家,雖在夜裡,大愛道夫人卻得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四種奇怪的景象:一是月蝕;二是東方日出,隨即不見;三是見有許多人來頂禮;四是見到自己或笑或哭。當她知道太子已經悄然出家之後,才明白這個怪夢是應在太子身上的,雖然還是不解夢的真意。太子出家去了的消息令大愛道夫人傷心欲絕,多日不眠不食,以淚洗面,足見她對太子關心愛護的深切。

悉達多太子出家之後,一去就是六年多。太子在菩提樹下悟道以後,人們尊稱他為「佛陀」。佛陀最初在波羅奈國、摩竭陀國弘法。二、三年後,回到故鄉迦毗羅衛國說法。

佛陀回宮後,由於佛陀的教化,很多人,連淨飯王在內,都皈依了三寶,淨飯王還勸令王族的許多子弟,例如跋提王子、阿那律王子、難陀王子等人都歸投佛陀出家,王孫羅侯羅也做了沙彌。這些情景,都看在大愛道的眼裡,聽在大愛道的耳裡,也記在大愛道的心裡,大愛道夫人的善根萌芽了。她想:「太子真的成佛了,許多王族的子弟們也都跟著出家了。佛法既然這樣好,出家既然這樣好,男人可以出家修道,女人是否也能出家修道呢?」

這個念頭在大愛道的心裡盤旋了很久,終於她也下定了決心要隨佛出家去了。當淨飯王過世,大愛道夫人也要求佛陀准許她在僧團中出家。然而此時僧團中尚未有比丘尼,所以佛陀婉言拒絕,言明在家學佛,皈依三寶,奉行五戒,也一樣可以修成聖果。大愛道夫人多次向佛陀懇求,希望佛陀允許她們出家。佛陀的回答,卻總是勸她們在家修行。

大愛道夫人不滿足做在家學佛,因此每當佛陀回國說法,就要求佛陀允許她出家。一回,她又再度鼓足勇氣,對佛陀說:「請佛陀慈悲允許,讓女人也能依照正法出家,求受具足戒。」
佛陀便說道:「你不要這麼說!女人在家學佛比較好,只要勵行精進,正覺的道果是不分在家與出家。」

大愛道夫人毫不氣餒,依然要求佛陀允許她出家,乃至三度請求都遭到拒絕。佛陀惟恐姨母再來要求出家,就帶著弟子前往距毗舍離城不遠的那摩提犍尼精舍去教化。

大愛道夫人出家的志願真切,當她知曉佛陀行化到那摩提犍尼精舍,便帶領耶輸陀羅(悉達多太子出家前的妻子)及五百釋迦族女人自行將頭髮剃去,披起袈裟,向那摩提犍尼精舍追趕佛陀。

大愛道夫人等五百女人抵達精舍,疲倦已極,坐在門外休息,適逢佛陀的侍者—阿難尊者出來,乍見到剃髮的五百女眾,非常驚訝,又見到佛陀的姨母大愛道夫人正在悲傷的哭泣,並苦苦哀求阿難尊者,請他代為向佛陀求情。阿難心腸軟,但他對佛陀的心思也不明白,不了解佛陀為眾生著想,希望延遲末法時期的到來。但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使他阿難非常同情,於是他替大愛道夫人求情。

阿難以佛陀的姨母大愛道夫人對佛陀有養育之恩,因此多次代為懇求。既經自己最愛護的侍者為之再三懇求,佛陀也就只好答應了;但為挽救佛教的不致快速地衰微,不得已,便為出家的女性特製了八條規定,稱為「八不可違法」,是為比丘尼種種戒律的開始。

從此,釋迦如來的佛教之中,有「比丘尼」了,僧團具足了四眾弟子。

大愛道夫人如願成為僧團中第一位比丘尼,名為大愛道比丘尼,五百女眾也跟隨出家,為佛門比丘尼之始。

大愛道比丘尼堅守佛陀教法,並不因自己是迦毗羅衛國的國母而有特殊的地位,也不因自己是佛陀的姨母就與眾不同。她統理尼眾僧團,住在精舍附近的尼院,為請求出家的女眾授具足戒,協助佛陀教育她們。她謙卑、精進、熱忱,跟隨她出家的女眾均服膺其教化,即使是大比丘們,對她也十分尊敬。

在大愛道比丘尼領導下的女眾僧團,不准濫收徒眾,不隨便化緣應赴,服裝統一。此外,大愛道比丘尼也幫助佛陀從事教化社會的工作,包括慰問有病的貧民,領導比丘尼救濟各地所發生的天災人禍,還鼓勵兒童、婦女們皈信佛陀等。在她的努力下,病人恢復了健康,苦難的人民獲得了拯救,更多的家庭遵從佛化,使佛法在女眾中快速地普及。

很快地,證得了阿羅漢果的大愛道比丘尼(佛陀 29歲出家求法,35歲證悟,說法 49年, 80歲涅槃。大愛道比丘尼大約在 60幾歲成為比丘尼。)已經垂老了(約 100多歲)。一日,大愛道比丘尼聽到比丘們談論三個月後佛陀即將在拘夷那竭城的娑羅雙樹間示現涅槃。於是,她前往毗舍離城的普會講堂,在佛陀座前合掌頂禮,並說:「我聽說佛陀即將示現涅槃,我不忍心看見佛陀與阿難尊者涅槃,惟願佛陀聽許我先涅槃。」佛陀默然許可,並且慈悲應允此後願為所有比丘尼說戒。

大愛道比丘尼微笑看著佛陀,又說:「今日一別,此後永不再見到佛陀,也不會遇見未來一切諸佛,不受胞胎輪迴,永遠處於無為的境界。」說罷,旋繞佛陀七匝,再旋繞阿難及諸比丘僧眾,即退下離去。大愛道比丘尼返回尼眾僧團,告訴所有的比丘尼說:「我即將涅槃,佛陀不久亦將入滅,你們應當各隨願行。」

大愛道比丘尼一生從不顯神通,即將涅槃之際,為使眾生明白佛法的殊勝偉大,生起對佛法的敬仰和信心,大愛道顯了一次神通,她結跏趺坐,顯現各種神通變化,由初禪天漸次入於四禪天而捨報,一時,天地為之震動,諸天在空中奏樂供養,天眾涕泣,細碎的蓮花瓣與旃檀香末自天上繽紛散落。其餘同時涅槃的五百位大比丘尼目睹異象,亦各自敷座,也各各顯其神通。她們各以其殊勝的法力,隨念所至,隱身不見,並從東方飛騰虛空,在空中或坐、或臥、或經行;又從身體內放出種種光,青、黃、赤、白等等;又於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水。顯現十八種神通變化,最後進入滅盡地,各自涅槃。

任何覺者的圓滿,都是宇宙間驚天動地的大事。每當此時,世間必有大事出現。大愛道的涅槃也是如此。當她涅槃的時候,大地震動,光明朗照,虛空中諸天的感嘆之聲,如鼓如雷。

此時,佛陀告訴阿難:「速往通知耶輸提大將,迅速準備床具、坐具、瓶酥、瓶油、輿花、裹香、車薪各五百,因為大愛道及五百比丘尼已經涅槃,我們要前往供養舍利。」阿難悲泣難抑,但仍揮淚忍痛,前往耶輸提大將處,轉述佛陀的教示。

隨後,佛陀率領比丘僧眾來到大愛道比丘尼的精舍,指示阿難、難陀、羅侯羅(前三者全是釋迦王族),抬起大愛道的遺體,佛陀要親自供養

此時,諸天王皆各自率領眷屬來到毗舍離城佛陀座前,合掌頂禮。釋提桓因、毗沙門天王稟告佛陀:「佛陀不須親自勞神,我們應當供養大愛道比丘尼的遺體。」

佛陀說:「不!不!天王!佛陀自知時宜,這是佛陀所應修行的事,不是天、龍、鬼神所能代勞。父母生子,哺乳懷抱,養育恩重,所以為人之子應當報答父母恩德。過去諸佛的生母先涅槃,過去諸佛都親自為生母火化;未來諸佛的生母先涅槃,未來諸佛也都親自為生母火化。因此,佛陀應親自供養大愛道的遺體。」

佛陀抬起大愛道比丘尼棺木的一腳,阿難、難陀、羅侯羅各抬起一腳,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也合力各抬起五百比丘尼,前往墳場。

佛陀拿起旃檀木,放在大愛道的遺體上,說偈:「一切行無常,生者必有盡;不生則不死,此滅為最樂。

為使眾生明白佛法的神奇並堅信佛法,大愛道及五百大比丘尼涅槃之後的面容被展現給當時的人們看,大愛道以及五百大比丘尼當時都是一百多歲左右的人了,但她們的面相與體態,卻還像十六、七歲的少女那樣。

佛法的真實存在已經得到歷史上修煉人的無數次證實。

附錄:
《大愛道比丘尼經》不但詳實地記載了女子出家的本緣,同時也說明了女子出家之後,所當次第學習的諸種戒行,以及女子在「觀心」、「離欲」及「立德」等方面的修行內容。此外,對「八敬法」的重要性,及女子出家對佛教的影響等,亦有重要的說明。

尼人(或將出家的女子)研修本經,不但可以了解自己修行的根本處下手,同時也能充份地把握修心的要點。尤其八十四種情態的提出(可參閱佛說女人八十四態),更使得女子在自我的突破上,有了明確而具體的目標。若比丘(或將出家的男子)研讀此經,則不但能增長厭離情欲之心,同時也可不再受到異性情態的迷惑而卓然獨立,因此亦為男子修道之重要寶典!

此外,本經所揭示的僧尼倫理,及二眾修行不得共住的精神等,亦是今日中國佛教最急須提振的所在!緣於此,則《大愛道比丘尼經》之弘傳於此時、此地,當更顯其時代之意義。望我出家佛子,皆能同體斯意,深學而力行焉。

來源:網路流傳
釋法藏時維佛曆 2540年於台中 謹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