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律第一 巴答吒拉

简繁转换 - 简体

 

巴答吒拉(Patacara,古譯:波吒左囉)是沙瓦提城 ( Savatthi ) 某位大富商的美麗女兒,當她十六歲時,父母親便將她幽禁在一棟七層高樓的頂樓,派了許多守衛護衛,避免她和年輕男子接觸。在這樣的預防措施下,她還是愛上在父母房中服侍的一個僕人。

和愛人私奔生子
當父母安排她和一個門當戶對的青年結婚之時,她決定和愛人私奔。她偽裝成女僕從塔樓逃出,和愛人在城中會面,然後他們就去住在遠離沙瓦提城的一個村莊。在那裡,丈夫靠一小畝田地種植維生,年輕的妻子則做一切瑣碎的雜役,那以前都是父母、僕人所做的事,她就這樣默默承受自己行為的後果。

當懷孕時,她懇求丈夫帶她回父母家生產,她說為人父母者總是心疼子女,會原諒他們所犯的任何錯誤。但丈夫拒絕了她,因為他害怕會被她的父母逮捕,甚至殺死。當她了解他不會同意這項請求時,她決定自己回去。因此有一天,當丈夫離家工作時,她便溜出家門前往沙瓦提城。當丈夫從鄰居那裡聽到消息時,便立即追上去,很快地就趕上她。雖然他試圖勸她回家,但她不聽仍繼續往前走。在他們抵達沙瓦提城之前,陣痛就開始了,她很快生下一個男嬰。由於去父母家的理由已消失,因此他們就回頭了。

丈夫與兒子之死
一段時間之後,巴答吒拉第二度懷孕,她再次請求丈夫帶她回父母家,他又拒絕了,而她也再次自行出發,不過這次是帶著她的兒子同行。當她的丈夫趕上並勸她回家時,她仍堅持不從。於是他們一起前往沙瓦提城,走到半路,突然遇上季節性的暴風雨,雷電交加,大雨滂沱。就在此時,她的陣痛開始了。

她請丈夫去找些遮蔽物,於是他便去找材料搭棚子。當他在砍樹時,一條躲在蟻穴的毒蛇突然竄出來咬他。它的毒液就如熔岩般,他很快就倒地不起了。巴答吒拉等了又等,都等不到人,第二個兒子就出生了。一整夜,兩個小孩被暴風雨嚇壞了,哭得聲嘶力竭,但唯一能保護他們的母親,只能以她那飽經苦難的瘦弱身軀作為庇護。

到了早上,她把新生兒抱在懷裡,一手牽著長子,往丈夫走過的路走去,說:「來,親愛的孩子,你們的父親已經離開我們了。」當她在路上俯身時,發現丈夫躺在那裡,早已斷氣,身體僵硬得像塊木板。她在那裡徘徊哭泣,為他的死自責,然後繼續上路。

走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來到阿夷羅跋提 (Aciravati ) 河。大雨過後河水高漲,深及腰際,且水流湍急。巴答吒拉感覺自己太過虛弱,無法同時帶兩個孩子渡河,因此將長子放在河邊,先帶著嬰兒到對岸,然後再回來帶他。

當她走到河中時,一隻搜尋獵物的老鷹看見新生嬰兒,以為那是一塊肥肉,便俯衝下來,用爪抓住嬰兒飛上天空,而巴答吒拉只能在一旁無助地觀望與尖叫。長子看見母親停在河中,又聽到她在喊叫,以為正在叫他,便想渡河過去,但當他一腳踩入水中時,便立刻被洪水沖走。

父母與兄長之死
傷心哭喊的巴答吒拉繼續上路,接二連三降臨在她身上的悲劇,已經讓她瀕臨瘋狂,她竟然在一天裡相繼失去丈夫與兩個兒子,而更不幸的事還在後頭。

當她接近沙瓦提城時,遇見一個路人正要出城,便向他詢問她家的情形。「除了那家之外,問其他家都好,」他告訴她:「請別問我哪一家。」但她堅持,因此他不得不說:「在昨夜可怕的暴風雨中,他們的房子倒了,老夫婦與兒子都被壓死,不久前三人才剛一起在那裡被火化。」他說,並遙指遠方一股青煙裊裊升起處:「你所看到的就是他們火葬的煙。」當巴答吒拉看見那股青煙時,立刻瘋了。她扯破衣服,裸身狂奔,一邊哭喊著:「我的兩個兒子都死了,丈夫也死在路邊,父母與兄長也都被火化了!」那些看見她的人都叫她傻瘋婆,拿垃圾丟她,並拿泥土投擲在她身上,但她仍一直往前走,直到抵達沙瓦提城郊。

比四大海水還多的眼淚
這時佛陀就住在揭達林精舍,身邊環繞眾多弟子。當他看見巴答吒拉出現在精舍門口時,他知道她已經成熟,能接受他的解脫法音。在家弟子們大叫:「不要讓那個瘋婆子進來!」但佛陀卻說:「別攔她,讓她來我這裡。」當她靠近時,祂告訴她:「姐妹,恢復你的正念!」她立刻恢復正念。一個好心人丟了一件外衣給她,她穿上它,走向佛陀,頂禮他的雙足,並對他訴說她悲慘的故事。

佛陀耐心地聽她說完,充滿深切的悲心,然後回答:「巴答吒拉!別再徘徊,你已找到皈依處。你不是只有今天才遇見災難,無始以來你就為失去兒子與親人而哭泣,你所流的眼淚比四大海水還多。」在他繼續說輪迴的危險時,她的悲傷止息了。佛陀接著以下面的偈結束祂的指導:
受悲傷痛苦折磨,與吾等流淚相比,
四大海水僅少許。汝女為何仍放逸?
子嗣不可為依怙,父母親屬亦不能;
因人皆被死所迫,故親友不可依怙。

既已了知此事實,智者清淨持禁戒,
迅速即應可通達,趨入涅槃解脫道。

佛陀的這席話深入她的內心,她可以完全領會諸行無常與諸受是苦的道理。佛陀開示結束時,坐在他腳邊的不再是個哭泣的瘋女,而是個悟道的入流者(初果),是個確定可以達到究竟解脫者。

永熄貪、嗔、痴之火
在達到入流果之後,巴答吒拉立即請求出家與受具足戒,於是佛陀將她交給比丘尼們。進入比丘尼僧團之後,巴答吒拉精進修行,很快便修成正果,達到她的目標。在《長老尼偈》有關她的偈中,她如此描述自己的修行過程:

彼等以犁耕田地,並於其上播種子,
照顧彼等之妻兒,青年因此得財富。

為何吾清淨持戒,並且修習佛教法,
既不懶惰亦無驕,猶未能達涅槃果?

清洗吾之雙足已,吾諦觀察彼流水。
吾見洗足之水滴,從高地往下坡流。
吾心專注不散亂,如善調伏之良駒。

吾舉燈進入孤邸,審視床鋪坐塌上。
然後拿起一細針,熄滅油燈之燈芯,
吾心究竟得解脫,即如油燈之熄滅。

巴答吒拉觀察水緩緩流向下坡,她注意到有些水很快就沒入地中,有些流得比較遠,有些則一直流到坡底。她覺悟到這是有情世間完美的比方:有些人壽命較短,就像她的小孩;有些人活到成年,就像她的丈夫;還有些人則活到老年,就像她的父母。但一切流水最後都會沒入土中,因此死魔會找上一切眾生,沒有人能逃得過他的手掌心。

當巴答吒拉覺悟這點時,她的心立刻安定下來。在定中,她思惟諸法無常、苦與無我,雖然精進不懈,但仍無法突破解脫的最後一關。她累了,決定就寢。當她進入孤邸(kuti),坐在床上,就在熄滅油燈時,以前的修行成果整個現前。在那一剎那,熄滅油燈的同時,最高智慧生起,證得阿羅漢果最後也達到她的目標——涅槃,永遠熄滅貪、嗔、痴之火。

勤習戒律,「持律第一」
在她身為比丘尼的生涯中,巴答吒拉被佛陀譽為比丘尼中「持律第一」者,她在女眾中的地位,和比丘中「持律第一」的優婆離(Upali)長老相當,這項指稱是古老本願的結果。

經中說,在蓮華上佛的教化時期,巴答吒拉曾見過蓮華上佛指稱一位長老尼為比丘尼中「持律第一」者,她看到衪執起那位比丘尼的手臂,並邀她進入歡喜園。

她當時便發下這項誓願:「在像你一樣的佛陀座下,願我能成為比丘尼中持律第一者。」蓮華上佛將她的心延伸到未來,知道她的願望將會實現,便給予她授記。

也許由於她早年曾經歷魯莽行為的非常苦果,因此巴答吒拉自然特別關心戒律。在比丘尼僧團中,她學習到在戒律上密集修行,是達到平靜安止的必要條件。此外,透過自己的經驗,她對人心的運作方式得到更深刻的了解,因而能幫助其他比丘尼的修行。許多比丘尼都來找她尋求指導,並在她的建議下得到很大的慰藉。

指導其他比丘尼獲得解脫
其中一例是旃達(Canda,古譯:旃陀)比丘尼,她在《長老尼偈》中表達對巴答吒拉的感激:
巴答吒拉以悲心,
憫我並許我出家;
然後給予我勸誡,
囑我達成究竟果。

聽聞其諄諄告誡,
吾遵從彼之指導;
不負長老尼勸誡,
吾得三明諸漏盡!

註:三明:即宿命明(知眾生前生的往因)、天眼明(能見眾生的業色,知其來生的去
  處)、漏盡明(知斷盡一切煩惱);只有阿羅漢才能獲得此三明。

另一位烏答拉(Uttara,古譯:鬱多羅)比丘尼,則提到巴答吒拉如何對一群比丘尼說戒與律:
汝等致力於佛法,
於所做事無後悔。
迅速清洗汝雙足,
並於一側坐下來。

心中生起之對象,
令其一境與安止。
觀察一切有為法,
皆為無常與無我。

烏答拉將巴答吒拉的話放在心裡,她因此而得到了三種真實智明。

在《長老尼偈》中有一段記載,描述巴答吒拉如何像往常一樣教導其他比丘尼,以及她們從她的勸告中所獲得的利益。這些偈 (gatha)根據末頁的說明,是由三十位不知名的比丘尼所說,她們在巴答吒拉面前表達證得阿羅漢果

「手執杵臼勤工作,年輕男子搗穀粒。
 照顧彼等之妻兒,青年因此得財富。

 修習佛陀之教法,於所做事無後悔。
 迅速清洗汝雙足,並於一側坐下來。
 調伏汝心得安止,修習佛陀之教法。」

 聽聞其諄諄告誡,
 巴答吒拉之指導,
 彼等洗足坐一側。
 然後勤修心安止,
 彼等修習佛教法。

 於夜晚之初時分,彼等憶念彼前世。
 於夜晚之中時分,彼等得到天眼淨。
 於夜晚之後時分,彼等驅散無明暗。

 從座起身禮彼足,「置汝指導於心中,
 如三十天禮沙咖天帝,戰場無人能勝者,
 吾等敬汝亦如是。吾皆漏盡持三明。」

註:沙咖,意為“能”,或以恭敬 (sakkacca) 布施。沙咖天帝為三十三天(忉利天)之主,
  居於須彌山頂的喜見城,亦是佛教的護法主神。漢傳佛教將之為帝釋、天帝釋、釋提
  桓因。

多生出家,積聚智見
巴答吒拉能如此快速地從一個輕浮的少女變成僧團長老,是因為她在前世就已修習所需功德。據說,在前世諸佛座下,她就已曾多次出家成為比丘尼

所積聚的智見,就潛伏在來世的行為之下,等待適當的因緣成熟

當她的導師喬達摩佛(巴利文:Gotama Siddhattha喬達摩‧悉達多)出現時,她很快就找到祂,受到痛苦與潛意識動力的驅策,而努力找出解脫無始輪迴的方法。在佛陀與其解脫法的引領下,她出家並達到無為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