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定第一 難達

简繁转换 - 简体

 

難達(Nanda)出生時,深受父母——佛陀的父親與父親的第二任妻子馬哈巴迦巴帝‧喬達摩(Mahapajapati Gotami,或譯為「大愛道」,大愛道瞿曇彌,是佛陀的姨母、姨媽)的鍾愛。她的名字的意思是歡喜、滿足、高興,是其父母為嬰兒降世感到特別歡喜而取。

在意自己美貌而未精進修行
難達 (Nanda) 非常有教養、典雅與美麗,為了區別和她同名者,她後來被稱為魯帕難達 (Rupa-Nanda),或有時孫陀利‧難達 (Sundari-Nanda),意思都是「美麗的難達」。

她是釋迦王族的成員,在族中有人受到成為正自覺佛陀之不可思議事實的影響下,陸續出家。當中有她的兄長難陀、堂兄及母親,以及其他許多釋迦族婦女。因此難達決定追隨他們的腳步,她不是因為信仰佛與法,而是出於親情才這麼做,她想和他們在一起。

我們不難想像這位典雅的佛陀異母所生的妹妹,是多麼受人愛戴與尊敬,人們看到這位可愛的王家女有多麼感動,她和世尊如此親近,如今就以比丘尼的裝扮走在他們之間。但其實這對比丘尼的生活並不好,難達太在意她的美貌與討人喜歡,那都是她前世善業的果報。

如今這些善果反而對她很危險,因為她忘了精進與淨心以增進它們。她感覺自己和人們的期待之間有落差,她遠遠落在許多貴族男女出家所達目標之後。當然世尊會責備她,有段很長的時間,她不是去改正自己的行為,而是盡量避開祂。

佛陀以神通力善巧度化
有一天,佛陀要求所有比丘尼一一來見祂,接受指導。然而難達並不遵從,等到佛陀特別傳喚她,她才出現,舉止之間顯得羞愧與不安。佛陀針對她一切正面的特質對她開示,因此她願意聆聽,並歡喜接受他的話。雖然世尊知道這些談話令她振奮,使她喜悅並準備好要接受他的教法,但他並未像往常在其他這樣的場合般,立即向她解釋四聖諦。他知道她還不夠成熟,無法領悟四聖諦,因此祂藉由一個善巧方便加速她的成熟。

因為難達如此著迷於自己的美貌,佛陀便以神通力變現出一個更美的女人,然後在她眼前以明顯而驚人的速度衰老。因此,難達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能看見別人可能幾十年才注意到的變化——人們經常因為親近與習慣,而忽略青春與美麗的消逝,老之到來,以及死之將至。這個場景令難達深受震撼,徹底動搖了她。

修習無常觀與不淨觀而證果

在給她上過這堂無常的圖畫課之後,佛陀接著才向她解釋法義,以這樣的方式她完全洞見四聖諦,達到入流果,七世之內便得以解脫。佛陀給她的禪修主題是無常觀與不淨觀。她持續修了很久,「日夜無歇」,就像她在自己的偈中所說:

難達觀察此身軀,
生病、污穢與惡臭,
修習不淨之禪觀,
制心一處得安止:「此如是,故彼如是,
         彼如是,故此如是,
         腐敗故呼出惡臭,
         愚者才愛好此事。」

如實觀察彼如是,日夜無歇勤修習,
以己智慧吾正觀,於是乃得親眼見。

吾更住於正念中,以善巧念解析它,
吾如實洞見此身,內外二者皆如是。

於是吾於身無染,內在貪著已滅除。
心中精進與離欲,完全止息安穩住。

由於難達過去著迷於外在美貌,因此有必要以不淨禪觀加以對治,之後她才可能以平等心看待兩端。在克服對身體的貪著之後,難達接觸到「不死」的真美,於是再也沒有任何事能干擾她心中的平靜。

「禪定第一」比丘尼
後來佛陀稱讚他的異母所生的妹妹為比丘尼中「禪定第一」者。這顯示她不只遵從「觀」的解析方式,且也有禪定的安止體驗。享受過這個禪悅之後,她不再需要任何低下的享受,且很快就找到不滅的寂滅之樂。

雖然她是因為貪愛親屬而出家,但最終還是成為完全解脫者證得阿羅漢果,成為她所尊敬佛陀的真實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