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疾神通第一 跋達

简繁转换 - 简体

 

在馬嘎塔國(Magadha)的首都王舍城,住著一位家境良好的女孩跋達(Bhadda,意譯為「賢者」,古譯:跋陀),是個富商的獨生女。她的父母將她幽禁在一棟七層樓房的頂樓,因為她的性格熱情,他們擔心她性意識的覺醒會為她帶來麻煩。

為了自衛而犯下殺夫之罪
有一天,跋達聽到街上的喧嘩聲,她便從窗戶探頭出去,看到一個罪犯正要被帶往刑場。他是車站的一個年輕人,後來變成竊賊,被逮捕時他正在搶劫。跋達一看見他就愛上他,於是躺在床上拒絕吃飯,除非她可以和他結婚。父母曾嘗試勸她別做這種傻事,但她卻死心塌地。於是她那有錢的父親便用巨款賄賂守衛,請他將此人帶到樓房來。

守衛遵照指示去做,將搶匪換成當地的一個遊民。富商令搶匪和女兒結婚,希望經過這次命運的突然改變之後,他能重新做人。然而婚禮之後不久,新郎開始覬覦妻子的珠寶,想將它據為己有。

因此,他對她說當被帶往刑場時曾發誓,如果能逃過一死,將會供養某個山神。他促請跋達將最好的首飾全都穿戴在身上,陪他一起去山神出沒的地方——一個陡峭的山頂斷崖。他們來到這個「土匪崖」,國王都在這裡處決罪犯,這時跋達的丈夫要求她將珠寶遞給他。跋達眼見只有一條路可以脫困,於是請求丈夫准許她向他作最後的禮敬,當她擁抱他時,便順勢將他推下山崖摔得粉身碎骨。

成為最著名的辯論者之一
受到所犯下滔天大罪的煎熬,跋達不想再回去過著世俗生活,因為感官欲樂與財產對她來說,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因而決定出家修行。

她先加入耆那教團,當接受剃度時,頭髮被從根拔起,作為一種特殊的苦行。但它又再長出來,且變得很捲曲,因此她被稱為「昆達拉克薩」(Kundalakesa,古譯:軍陀羅拘夷薩),意即「鬈髮」。

但耆那教的教法無法滿足她,因此她又成為孤獨的行者。她遊遍印度,拜訪許多心靈導師,學習他們的教法,因此得到許多宗教典籍與哲學的傑出知識。

她特別擅長辯論,很快就成為印度最著名的辯論者之一。每次進入一個城鎮,她都會做一個沙堆,並插上一根紅蘋果樹枝,宣佈若有人想和她辯論,就踩上沙堆以知會她。

跋達出家的各種說法
1) 挑戰舍利子失敗,加入僧團
有一天,她來到沙瓦提城 (Savatthi) 並再次豎起她的特殊標誌。那時舍利子 (Sariputta) 尊者正在揭達林精舍停留,聽到跋達抵達,他願意和她辯論,因此便派了幾個小孩去踩踏沙堆,留下記號。於是跋達帶著必勝的信心,在許多人的陪同下來到揭達林精舍。

她向舍利子提出許多問題,而他一一回答,直到她再也問不出話為止。然後舍利子問她,第一個問題就已深深震撼跋達,即「何者為一?」她保持沉默,無法確定長老的意思。她心想,他當然不是指「上帝」、「大梵」或「無限」。那麼它是什麼?答案應該是「食」(ahara,具有牽引、長養、持續之意),因為一切眾生都需要靠食物去維生。

跋達承認失敗,請舍利子告知答案,但他說除非她加入僧團,否則不會告訴她。之後,長老就送她去比丘尼道場出家,幾天之後,她就證得阿羅漢果

2) 與佛陀相遇靈鷲山,出家受戒
這是《法句經註》記載跋達遇見佛法的版本,但《長老尼偈》中跋達的偈則呈現不同的情景:

往昔僅掩一布遊,頂上拔發覆污泥,
於無暇處思有瑕,於有瑕處見無暇。

從白晝住處出來,於靈鷲山峰頂上,
吾見清淨之佛陀,身邊伴隨比丘僧。

雙膝跪地吾頂禮,於彼面前禮敬彼。

「善來,跋達!」世尊說,
即為吾授具足戒。

在這個版本中,跋達與佛陀的相遇並非發生在沙瓦提城,而是在靠近王舍城的靈鷲山,跋達接受剃度也並非依照正式的儀式程序,而是在佛陀歡迎她成為比丘尼時完成。他們之間的討論也未記載在偈中,但跋達一定很快就達到覺悟了,因為佛陀後來宣佈她為比丘尼中「速疾神通」(khippabhinna)第一者。

3) 舍利子帶跋達見佛陀,聞法證果
《長老尼偈註》在註解這些偈時,試圖將這些偈與古老的註釋傳統作調和。根據這個版本,在跋達向舍利子認輸之後,她禮敬他,他則帶她去見佛陀。然後佛陀知道她的智慧已經成熟,便對她說了一個《法句經》的偈:

一首有意義及聽後心獲得平靜的偈,
好過千首無意義且與證悟涅槃無關的偈。

聽完這首偈的結語,她就達到阿羅漢果與四無礙智。於是請求出家,佛陀同意,遂將她送往比丘尼僧團,她在那裡接受正式剃度。

4) 看見不淨,聞法求出家
《譬喻經》對於跋達的覺悟,又提供了另一個觀點。在跋達出家成為耆那教的女尼之後,她學習該派的哲學系統。有一天,當她獨自靜坐思惟教理時,一條狗接近她,口中銜著一隻殘缺不全的人手,並把它放在她面前。當跋達看見這個場景,並注意到那隻手有蟲在蠕動時,心靈受到非常大的衝擊。在激動的狀態中,她問有誰可以對她解釋此事的意義。最後她找到佛教僧侶,並被帶去見世尊:

之後彼教吾佛法,
有關蘊、處、界之義,
大師並說不淨觀、
無常、苦與無我觀。

從彼聽聞此法義,吾得清淨之法眼。
當吾了解真實法,便求出家與受戒。

大師於是對吾說:
「善來,跋達!」之話語。
既得出家受戒已,
吾觀小溪之流水。

經由洗足之水流,吾知生滅之過程。
然後思惟一切行,皆同如是法爾義。

當下吾心便解脫,漏盡無餘得苦滅。
如來於是稱我為,速疾神通第一者。

最後兩句提到佛陀稱跋達為「速疾神通第一」比丘尼。 這個特質和比丘拔希亞(Bahiya,古譯:婆醯)相當,他在佛陀告訴他:「見惟所見,聞惟所聞,感惟所感,知惟所知。」時,立即證得阿羅漢果。兩人(比丘拔希亞、比丘尼跋達)證悟最高實相如此迅速與透徹,在一瞬間就從凡夫位升到阿羅漢果位。

遊化北印度,宣說佛法
跋達的後半生都在北印度諸國遊化,宣說佛法,並指導他人親證她所達到的解脫目標:漏盡解脫五十年,遊化盎嘎國 (Anga)、馬嘎塔 (Magadha)。

於下諸地行乞食:瓦基 (Vajji)、咖西 (Kasi)、高沙喇 (Kosala)。

彼施主乃真智者,
布施跋達一衣袍,
已植廣大之福田,
因她乃是離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