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转换 - 简体

 

問:諸佛菩薩有求必應,如有人所求之事同時又適與某人所求之事相反,不知所求之事,能各滿其願否?
答:對諸佛菩薩有請求之事,最要緊是不可有疑心,如無疑心,一切所求,無不感應。我講個故事汝聽:「往年西藏有一窮人,因無吃飯,想偷牛充飢,先供養瑪哈嘎啦大護法,並祝禱曰:『求護法慈悲,加被我,一定偷得牛,為合家充飢,不然,合家均要餓死。』 旋往偷牛,果偷到一隻肥牛,宰而食之,合家均歡歡喜喜,並將牛血供養瑪哈嘎啦大護法。而失牛之人,亦供養瑪哈嘎啦大護法,並祝告曰:『我家靠牛耕地,現牛被竊,合家均要餓死,求大護法慈悲,加持我,一定能將牛找回。』 旋往找牛,結果被他找著,但牛已被殺,祇剩牛頭。因之兩方,均往官廳起訴,審問時,偷牛者不肯承認,被偷者以牛頭為證,官方亦難判決,彼時瑪哈嘎啦大護法在空中,大聲如雷吼云:『某因家貧,故偷牛充飢,此牛確是某人所偷,我亦同食其血,失牛之人,家甚貧寒,無牛耕地,合家無以為活,汝作官是有錢之人,我要汝賠償一隻肥牛。』 審判官立即答應,賠牛了事,雙方所求,均能如願。」如有難事,只要一心求佛,總能滿願。

問:諸佛菩薩有求必應,如有數事同時求佛時,不知均感應否?
答:佛法有求必應,多求多應,同時求一件事,亦可求二件三件多件事,無不滿人之願。凡夫之福報,各有不同,如窮人反多兒女,富貴人反無兒女,如能一心求佛,求何事就感應何事,最要緊是不可有疑心。

問:修顯教與修密宗,其功德有無大小差別?
答:軒輊顯密,為密宗根本大戒。修顯教與修密宗,不過由淺入深,功德本無差別。如康藏行者,須先修顯教十二年以上,將顯教經典研究明瞭後,再進而修密。如顯教誦佛號,密宗持密咒,其佛號與密咒之功德,並無大小之別,其不同之點,則在行者所發菩提心之大小,而功德亦因有大小之不同耳。蓋顯教行者,有修小乘法,願自身成道,或修大乘法,願自身成道後,乘願再來普度眾生,亦有先利他而後自利了道為究竟者,其所發之菩提心小,故功德亦小。密宗行者,則願將自身所有功德,均普施於眾生,十方眾生一切業障災難痛苦等,均歸我為之代受,苦為眾生苦,病為眾生病,祇要眾生都成佛,我願入地獄代眾生受苦,一切均為眾生,視成佛與入地獄為平等平等,其所發之菩提心大,故功德亦大。真言行者,能於差別中解無差別意,於無差別中解有差別意,則事事圓融,善達真言體相矣。
[ 紀者謹按:上師此種無上開示,恐易惹人誤會,一般人心理,必以為修佛本為求自成佛,安有自願入地獄者。要知自願入地獄,與自墮地獄不同,如觀音大士、地藏王菩薩之自在入地獄度眾生,並非為業障驅使而墮落入地獄也。總之,心淨則穢土亦成淨土,心穢則佛土亦成穢土,視成佛與入地獄為平等者,直佛心之境界也。]

問:修顯教淨土與修密宗淨土之功德,有無差別?
答:功德一樣,所不同者,修顯教淨土,須往生西方,得阿彌陀佛授記後,方能成佛;修密宗淨土,即身即阿彌陀佛,不得彌陀授記,即能成佛。但無論修顯教或修密宗,若有疑心,則均不能往生。其品位之高下,與花開見佛之遲早,乃因菩提心與信心大小之所由定,惟顯教淨土,平時修持,人佛分為二,故見佛功德有遲早之分,密宗淨土,人佛合而為一,故見佛功德有即身成佛之證。

問:修西方淨土,如顯密兼修,有無妨礙?
答:顯密之理,本為圓通無礙。一般居士,對於顯密經典未經徹底研究者,往往各執一是,互相詆譭。修密者笑修顯教人,祇知拜佛誦經,未聞即身證佛大道,視為可憐人;修顯者罵修密之人,飲酒食肉,視為地獄種子。此種偏見,恰如將整串念珠,截為兩份,此份為修顯者所用,彼份為修密者所用之比喻相同。但不知此整串念珠,修顯教者可用,修密宗亦可用,如硬將整串截為兩段,則修顯者不適用,修密者亦不適用,豈非可惜之至哉!修淨土者,顯密兼修,最有把握,所謂萬修萬人去也!

問:修西方淨土與修其他佛土,有無難易處之別?
答:諸佛均普度眾生,其功德相等,阿彌陀佛為誓願最為特別之佛,觀世音菩薩為菩提心甚大之慈悲菩薩。凡修西方淨土者,除弒師父大逆不道,與已皈依三寶或四寶之人,忽又叛教改修外道譭謗正法者,其業障太重,阿彌陀佛不能救渡外,其餘縱屬十惡之人,祇要誠求懺悔,一心求佛,便蒙接引。觀世音菩薩之誓願,為我之一切功德,均普施於眾生,十方三世眾生一切業障苦惱,均歸我代受,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眾生都成佛,我方成佛。凡求子、求財、求壽、求權、求福、求解除疾病苦厄危險災難、求往生、求證菩提,以及一切所求,無不如願成就。故修密者,任修何佛為本尊,均須兼修西方淨土,因其他佛土,多賴自力,須修證至二地以上之菩薩果位,方可隨願自在往生,修淨土者,或多賴佛力,少賴自力;或少賴佛力,多賴自力,祇要一心求佛,縱具縛凡夫,亦可蒙佛接引,帶業往生。如行者誓願往生毗盧遮那佛土(即中央金剛),或願往生其他佛土,若自力不能往生,可先往生西方淨土,後阿彌陀佛在按行者誓願,以佛力轉送於願生之佛土。行者如兼修淨土,賴佛力為階梯,任何佛土亦易往生,如不賴佛力仗自力,則任何佛土亦難往生

問:顯教法門修西方淨土者,照阿彌陀佛經所說,須念佛到一心不亂,方可決定往生。但一般居士,世務憧憧,終日奔走,衣食不暇,且人命無常,一口氣不來,便成隔世。倘忽得急病,尚未能念到一心不亂程度,不知臨命終時,亦可往生否?
答:修淨土以信、願、行三字為主。「願」是否懇切,尤為能往生與不能往生之重要關鍵。祇要汝一心願去,毫無疑心,雖功德淺點,亦可往生。如誓願不堅,往生心不切,雖功德甚大,亦未必能往生。我講個譬喻汝聽:阿彌陀佛之慈悲願力,譬之為一大圓圈,行者之心,譬之為一條堅牢長繩,繩端還要繫一鉤子,將此鉤確確實實鉤住大圓圈,不使活脫,則臨命終時,無論何人,佛力一吸,便蒙接引往生矣。如行者之心,雖為一長繩,但繩不堅牢,或繩端無鉤,鉤不住大圓圈,則功德再大,亦恐怕未必能往生。總之,阿彌陀佛是大慈大悲平等普度眾生,汝能往生與不能往生,祇看汝是真願意去與不願意去為斷。

問:修顯教淨土者,命終時能否往生,以願去不願去為斷之理,已蒙上師開示,請問命終時,應如何發願,方可決定往生?
答:修顯教淨土者,臨命終時,對於一切事務,不管他亦不理他,亦不問自身四大分離痛苦不痛苦(平時念佛精進者命終時不痛苦),萬緣放下,一絲不掛,將心團結為一,不使散亂,一心觀想彌陀,求佛接引,如平時失足落海,求人援救,又如頭髮著火,撲救頭燃之心一樣;更要有堅固往生之自信力,我自信一定能往生,一定能蒙佛接引,果能如此發願,無論任何人一定往生。如稍存個恐怕自己功德不大,不能蒙佛接引之猶豫心、懷疑心,則一念之差,心力散亂,不能往生矣!學佛恰如打仗之理相同,決心不堅確者,往往功敗垂成,決心堅確不顧成敗者,終獲最後勝利。命終之頃,正如打仗者,判分勝負最後五分鐘之有決心與無決心耳!

問:修西方淨土以發願為最要,但淨土在西方,如向西懇切發願,則發願後心中似發生焦躁不舒之感,如將自心作為西方,念念對自心發願,反覺心氣平和,甚為舒適,淨土行人,究竟是向西發願,抑念念向自心發願為宜,敬乞開示?
答:阿彌陀佛在西方,向西發願往生,是顯教法門之發願;修密宗者,我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是我,心淨土,本性彌陀,並無東西南北方向之差別。有方向之差別者是凡夫心,我心萬法俱足,汝信得過自己是阿彌陀佛,念念向自心發願,一定往生,一定成佛,但不可有疑心為最要緊。

問:修佛人往生淨土後,再來裟婆世界普度眾生,是否仍要色身來度眾生?
答:往生淨土後再回裟婆世界,隨願受無量諸有生,現無量差別身,均能生死自如,不迷本性。如無色身則不能普度眾生,如觀世音菩薩普度鬼道,即變為鬼王是也。

問:上師所傳授之彌陀大法,其功德如何?
答:彌陀大法,為無上密宗即身成佛大法之一部,行者如虔誠精進,修持七日,即可成就。此法在康藏行者,須將大小顯密修滿十二年後,方得傳授此法,今以殊勝因緣故,對大眾方便,傳授直趨大法,務要發大菩提心,自有不可思議感應。

問:修上師所傳之彌陀大法,觀想忿怒金剛座下之蓮花,其蓮莖為中空耶抑中實耶?
答:觀想為空莖亦可,觀想為實莖亦可。

問:如觀想蓮莖為實莖,則花上又有日月輪,心印何以能自在上下,再乞開示?
答:學佛不可有執著心,一執著則事事有礙。如觀想蓮莖為實莖,則心印不能自在上下,此係執著心之作用。往年在四川時,亦有居士疑蓮花上有日月輪兩層,心印何以能上下通過者,此均是事理未能圓融之故。「往昔西康有一位老太婆拜師學密,師父傳授一法,囑其如法修持,數日後此老太婆來問師父:『因未見本尊佛像,不知如何觀想?』 師父答云:『爾觀想我頭可也。』 翌日又來向師父云:『爾頭甚光滑,我觀想坐於師父頭上,很不安穩,似呈搖搖欲墜狀。』 師父答云:『觀想我坐在爾之頭上可也。』 過數日又來問師父云:『我觀想師父坐在我頭上,如果師父在我頭上痾尿拉屎,豈不臭穢不堪。』 師父亦為之莞爾。」 如一定要觀想蓮莖為中空,心印才能通過,恰如此老太婆之故事一樣。總之密宗行人,一切法均如上師所傳授者,加功修持,日久自得圓通無礙之真相。如將上師所傳之法,並參加自己意見,則畫蛇添足事事有礙矣。

問:密宗行者如平時修持彌陀大法功未純熟,或有已皈依上師,但未蒙傳授此法者,乃忽得急病,命終之頃,不能如法觀想,專觀想上師,亦可往生淨土否?
答:
為顯教師父者,祇要博通經典,便有作法師資格。而密宗師父,若以嚴格而論,非自己已修證成佛者,不可為人師父。故觀想上師與依彌陀法觀想之功德相同,但須一心將上師觀想在頭上,並想上師即彌陀,合成一體,並無分別。平時修持觀想上師為坐式,命終時觀想上師為站立式,必可往生,不可想上師是上師,彌陀是彌陀,分為兩人為要。
( 上師口諭:如未傳授彌陀大法者,可告以觀想上師,即得往生之法。)

問:有人將上師所傳之彌陀大法,與其他上師所傳之彌陀大法,參合修持者,不知有無妨礙?答:佛法固是圓融無礙,但密宗最要緊者是師父,如背叛師父,則無功德。因密宗之經典雖都是一樣,而師父則各有各之歷代祖師脈脈相傳,心法不同。故密宗行者,對於各部密法,多行參訪以求印證則可,如講修持,必須從一師父所傳授之法如法修持,方易成就。不可將此師所傳,與彼師所傳者參合混修。「往年西藏有一位成佛喇嘛,為人所嫉,想法陷害此喇嘛,乃假意慇懃,請喇嘛來家供養吃飯。喇嘛將行抵其門口,即將家中用鐵鍊所繫之黑白兩大惡狗,解開繫鍊,令狗奔噬喇嘛。某喇嘛已早知其意,身懷利刃而往,迨兩狗來咬時,乃將一隻白狗一隻黑狗,各殺成兩段,又將黑狗之頭段,白狗之尾段;白狗之頭段,與黑狗之尾段粘合,並令兩狗復活。此兩狗所遺傳半身黑半身白之狗種,至今猶存,但不再咬人。」參合兩上師或參合數上師所傳同一之法,而混合修持者,恰如此故事一樣。總之修佛貴於一心,如二三其心,則難成佛。

問:按彌陀大法功德,度將死之人代他修法,亦可往生淨土,不知可能往生否?
答:可以往生。代將死之人修法時,不可有絲毫疑心,一定往生。如照法修持不能往生,那還成為釋迦佛之佛法? 世人講妄語多為自利,釋迦佛並不要汝一個銅板,故釋迦佛之話,決無妄語。

問:修彌陀大法,有無邪魔前來侵擾之事?
答:修彌陀大法,決無魔擾之事,蓋因有阿彌陀佛之大願大護持故,且魔亦是眾生,均為阿彌陀佛所願普度者。

問:修法觀想時,須如何凝想,纔能成相?
答:畫師繪像,必須心中有像,然後濡墨著筆,則千形萬態,無不唯妙唯肖。如心中無像,空事懸想,安能成畫!縱然成畫,亦難畢肖,觀想之理亦復如是。

問:觀想西方三聖之姿勢,應如何觀想之功德為大?
答:照密宗觀想,阿彌陀佛為坐像,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站像,因觀音、勢至均阿彌陀佛之弟子,弟子不敢與師父並坐,為表示敬師重法故。再觀想觀音、勢至身上,均著有衣服,不敢在師父前露臂袒腹表示不敬故。

問:觀想阿彌陀佛之臉容,是如何顏色?
答:觀想阿彌陀佛之臉容,為很喜喜歡歡之樣子,兩眼慈悲觀眾生。

問:觀想觀世音菩薩、與大勢至菩薩之臉容,是如何顏色?
答:觀想觀音菩薩是喜喜歡歡之樣子,兩眼慈悲視眾生;觀想大勢至菩薩,為威猛帶有忿怒之樣子。

問:諸佛菩薩頭頂上之肉髻,是何功德,又其肉髻有無大小之差別?
答:頭上肉髻就是成佛之道理。佛之肉髻,有其頭面全部一半大;菩薩肉髻,比佛之肉髻小一半。

問:觀想諸佛之頭髮,與諸大菩薩之頭髮,是何顏色?
答:佛頭髮為藍色,根根旋轉而不甚長;菩薩頭髮為黑色,由頭披至兩肩長金剛頭髮為金黃色,全髮上豎。

問:觀想五佛冠時,五方佛之位置,應如何排列為相宜?
答:觀想五佛冠五方佛之位置,看汝修何部本尊為標準,普通五佛冠五方佛之位置,中央毗盧遮那佛是佛部,東方佛是金剛部,南方佛是寶部,西方佛是蓮花部,北方佛是羯摩部。至於特別之五佛冠,汝如修佛部為本尊,則中央為毗盧遮那佛,其餘各佛之位置仍如普通五佛冠相同;汝如修金剛部為本尊,則中央為東方佛,東方佛之位置改為毗盧遮那佛;其餘各佛之位置仍不動;汝如修蓮花部為本尊,則中央為阿彌陀佛,西方阿彌陀佛之位置改為毗盧遮那佛,其餘各佛之位置仍不動 ,餘照類推。

問:顯教修行,須經三大阿僧祇劫,方能成佛,密宗行者,何以能即身證佛,乞請開示?
答:密宗能即生證佛之理,譬之一個極堅固塞口之玻璃瓶,佛是瓶外空氣,眾生是瓶內空氣佛為佛眾生為眾生者,祇因一層極堅固且厚之心垢玻璃質為之隔絕也。密宗行人,以大菩提心為因,並得金剛上師心傳密法,以我之三密,與佛之三密感應道交,恰如用大鎚,將一層極堅固心垢玻璃質擊成粉碎,立使瓶內空氣與瓶外空氣融和交通,故得即身證佛。顯教行者,則無擊碎玻璃之大鎚,須漸漸用水或布磨擦,何時將瓶磨通? 何時方能使瓶內外空氣會合? 若使其全瓶粉碎,全體畢露,則非日久功深,不能為功。

問:密宗理越尋常,即生證佛之理,已蒙上師巧譬開示,頓開茅塞,請問玻璃質之心垢,是否就是我字造成之業障?
答:是的是的,心垢就是玻璃質,就是我字造成之業障,我字就是私心;就是眾生心;就是無明;就是眾生長夜輪迴之根本,如能將我字完全除,便如將玻璃質擊成粉碎,就是斷無明證佛果。

問:我執與無明之重要關節,已蒙上師開示,何以密法中有降服法,豈非我執之見深耶?
答:顯教法門,祇能勸導眾生,如眾生真不聽話,祇有可憐他、不理他之法,密宗則有降服法門,聽話之眾生,即喜喜歡歡度他,不聽話之眾生,即現金剛忿怒像度他,再不聽話極剛強不講理之眾生,即現金剛大忿怒像度他,有多大之魔力,即用多大之金剛法力降服他、度脫他,使返迷為悟,早行了道。譬之為父兄者,對於不肖子弟,先行教訓,教訓不從,即發怒打罵他,強迫令子弟作好人,均出自至誠之慈悲心。密法調服眾生,完全為上承佛法下利眾生,非個人好惡之私,於我何有哉? 但妄作非為,任意用事,則一念之差,便成邪道,便是整個我字作用,密宗行者不可不辨!

問:我字為眾生長夜輪迴之根本,須用何法,方能速將我字除掉?
答:唸咒與觀想,均為除掉我字之大法,比較上觀想之功德為大。

問:密宗即身證佛之理,已蒙上師開示,但不知一般男女居士修密宗者,亦可即生證佛否?
答:可以可以,一切惟心要緊,密宗行者,不論男女在家出家,均可成佛,其關節即在於不可一時忘失菩提心與守三昧耶戒。如念念為己,事事為己,便是眾生;如念念為佛、為眾生;事事為佛、為眾生,便是大菩提心。康藏喇嘛即生成佛者固多,而居士即生證佛者亦不少,因居士無人供養,常存自己修持不及喇嘛之慚愧心,有此慚愧心、卑下心,則易成佛,喇嘛真有修持者固當別論,一般普通喇嘛,則常受供養,易生我是喇嘛應受眾生供養之自是心、自慢心,有此貢高傲慢心,便易墮落。

問:居士修密,亦可即生證佛,但不知須修若干年,方可成就?
答:此在於行者精進與不精進,虔誠與不虔誠耳。如悠悠忽忽,不自努力,且存懷疑之心,縱修百年,亦屬枉然;若是大根器,勇猛精進一心不二者,有閉關數月或半年一年得成就者,亦於二三五年或六七八年得成就者。縱根基稍劣,祇要精進不怠,毫不生疑心者,最遲修持十三年,總有相當之憑據。若根器既屬庸劣,修持久無恆心,亦可種個成佛之因,待來世或二三世多世後,因緣成熟,亦可成佛。最要緊者,對於佛法,不可生疑心與謗佛心

問:據說一念之善,亦可成佛,不知有無其事?
答:凡一切為佛、為眾生,不為自身,雖一念之善,將來一定成佛。「往年西藏有三人,均因一念之善而成佛:有一人想建佛塔,但甚貧乏,祇得在路上建一泥塔,因此建塔功德,來世成佛。此種泥塔本不堅固,常被風雨侵襲,致塔頂破漏,有一人路經塔旁,見塔頂漏雨,所供佛菩薩常被雨淋,乃發悲心,想找一物蓋在塔上,奈當時無他物可找,見路上遺有破鞋一只,乃將破鞋拾蓋塔上,因此一念,來世亦成佛。後又有一人,路經塔旁,見一破鞋置在塔上,心想此種穢物,何能放在佛菩薩頭上,又將破鞋拿去,因此一念,來生亦得成佛。」

問:密宗行者,應如何修持,方能速得感應?
答:修密宗最要緊是不可一時忘失菩提心,常作利他之想,常作利他之事。西藏諺云:「黑心人念佛,不如白心人不念佛。」如白心人能六度萬行,勇猛精進,自然成佛得快。

問:密宗行者,作課、誦咒、修法時,應以如何觀想之功德為最大?
答:修金剛法者,持咒修法時,觀想本尊一切功德,均賜給我,我即本尊,本尊即我,如水入乳,無二無別,課畢仍默想本尊功德均已賜我,我即成為堅固本尊。凡行住坐臥飲食起居,以及所見所聞等等無一不是本尊,如此修持,人佛合而為一,是為大密宗,功德亦大,便能即生證佛。至修小密宗者,在作課時將本尊請來,課畢又將本尊送去,人為人,佛為佛,生佛分而為二,故功德小。 ( 上師諭:此問答如未修密宗者,不可告知。 )

問:密宗行者,如修法過勞,不知有無妨礙?
答:修法過勞,則有妨礙身體之康健。身體雖是四大假合,非我所有之身,然此色身,恰如吾人租賃房屋,暫時借用之物,既借此屋,則應勤加修理,以免風雨吹侵,若居處不寧,則易引起煩惱。故密宗行人,亦應調劑身體,愉快精神,過逸固不宜,過勞亦為不合,合乎中道,方能成佛。

問:密宗行人,如持本尊咒持滿一百萬遍時,能否得有感應?
答:修內功不限定持滿一百萬遍,總要修到與本尊無二無別,能得到完全感應為止,如修外應法,約有一百萬遍即可。

問:密宗行人修諸佛為本尊,或修諸大菩薩為本尊,其功德有無差別?
答:諸大菩薩均多已證佛,又示現菩薩身普度眾生。以佛為本尊,或以諸大菩薩之某大菩薩為本尊,其功德並無差別。惟修護法法,則功德有大小之不同

問:按密宗之理,修某尊法或持某尊咒時,應觀想某尊之形像,假如修諸佛菩薩之一切法,或唸諸佛菩薩之一切咒時,不分別觀想某尊形像,始終觀想為本尊形像時,其功德有無差別?
答:功德沒有差別,因一切均由心生,就是由阿達爾媽佛之心所生,枝葉雖不同,根子是一樣,故功德相等。但此種修持自修則可,如為法師則不可。

問:密宗行人,修法觀想本尊之心印時,觀大好抑觀小好?
答:觀想大小功德一樣,最要緊是觀想得清清楚楚,如想大就如三千大千世界大,想小就如粟米小,所謂放之則周彌六合,捲之則退藏於密是也。

問:觀想本尊是觀想為有抑觀想為空?
答:觀想為有亦不對,觀想為空亦不對,須觀想為非有非空,如水中月、鏡裏花一樣,方能成就。想有就偏於此邊,想空就偏於那邊,必須不偏於此邊,亦不偏於那邊,從兩邊之中間想去,方是成佛之道理。

問:密宗法器,金剛杵與金剛鈴,有何功德?
答:這是修密人必要之法器,杵是表示非有,鈴是表示非空,修有亦不能成佛,修空亦不能成佛,必須在非有非空之中間修法,方能成佛。金剛杵與金剛鈴,就是表示非有非空之理。

問:密宗行人修一切法時,均觀想師父為本尊,其功德如何?
答:此種觀想可以可以,比較上修某尊法時,觀想某尊形像之功德為大,因我最為無用之人故。
[ 紀者謹按:密宗之理以根本上師為主,故觀想上師與觀想本尊之功德,並無差別,上師自謂我最為無用之人,自屬謙詞。]

問:觀想本尊咒字排列順序,有從左向右排列者,亦有從右向左排列者,是何理由?
答:普通一般道理,凡屬男佛菩薩、金剛等之咒字,多為從左向右排列,而觀想咒字所發之光,又為從右向左旋轉;凡屬女佛菩薩、金剛佛母之咒字,多為從右向左排列,而觀想咒字所發之光,又為從左向右旋轉,惟另有特別者不在此例

問:和尚經行念佛,均由右向左圍繞,未見從左向右圍繞者,是何理由?
答:佛教是從右向左外道是從左向右,此是佛教與外道不同之理。

問:密宗行者如蒙佛加被,得有感應,亦可對人說否?
答:如有感應時,向師父或同受灌頂傳法之同道求印證而說則可,向外人說則不可。蓋密宗之理,乃持誦佛咒或觀想修法,則心心與佛相契合,能令我之三業即同本尊三德一樣,故易於感應。如向外人說,則恰如未開之水,時時將水壺之蓋揭開,熱氣走散,水更難開之理一樣。

問:密宗分佛部、蓮花部、金剛部、寶部、羯摩部五部,而五部又分無量法門,居士修密應專修一法,抑專修多法為宜?
答:有為密宗法師之大願者,必須博通各種經典,更要兼修多法,且要自心求證,方有法師資格,否則不必貪多務得。專修一本尊,易於成就。譬如世間法,精一藝較易,精多藝則難。其實佛法一法通則萬法通,專修一法,與兼修多法之功德,並無差別。

問:康藏紅白教與黃教,有無差別之處?
答:教理是一樣,並無差別,就是六度波羅密亦是一樣,惟紅教六度波羅密中之般若波羅密,與黃教有點不同之處。

問:密宗手印,是何功德?
答:手印就是身密之義,但大密宗不講手印

問:凡修佛者,道功愈深,魔障愈重,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者也。密宗行者應如何修持,方可避免魔事?
答:密宗經典皆說密咒能離魔怨,又說十地菩薩尚須以咒護持,何況凡夫。修金剛法,一心在心上作功夫,心魔不生,外魔不感,不問魔與非魔,佛與非佛,魔來不管他,佛來亦不管他,自無魔事。如魔來生懼怕或喜愛心,則使汝甚懼怕或甚喜歡之魔愈來愈多,則更加麻煩。一念不生,是降魔秘訣。如真有魔來,魔亦眾生,應存大悲心,不可忘失菩提心,須持誦彌陀或觀音真言,消滅其罪業,令其懺悔皈依為金剛眷屬,如蓮花生大士無量眷屬,均邪魔外道所皈依是也。至金剛降魔咒,威力至猛,以不用為宜。因恐發菩提心不大之人,以為有降魔之法,足以自持,久之將菩提心消滅而不自知,殊為可危。蓋降魔乃降服其心,使其消業入道,非絕之滅之之意。如觀世音菩薩度地獄餓鬼,化身為鬼王是也。總之密宗行者,第一要緊是發菩提心。有大菩提心,則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無所謂魔,因魔亦眾生,我均當度之也。故經云:「行者要發大菩提心,為十方眾生修法,非為自身修法者。」即此義也。

問:諸佛菩薩有歡喜像,又變化各種忿怒金剛像,是何理由?
答:諸佛菩薩對於信仰佛法之眾生,即現歡喜像度他,對於不信仰佛法之眾生,即現忿怒像度他,對於極剛強不講理之眾生,即現大忿怒像度他,此為菩薩普度眾生之道理。

問:諸佛菩薩多為坐像,金剛則多為立像,其功德有何差別?
答:因為金剛忙於度眾生故多為立像,即表示行動或飛走普度眾生之義,坐時功德不及立時功德大,立時功德又不及行動時之功德大,行動時之功德又不及飛走時之功德大。

問:佛有法身報身應化身,其差別之理由何在?
答:法身佛是一絲不掛,報身佛是下身有裙,上體肉袒,應化身佛是全身均有衣裙,觀想雖有不同,而功德則無差別。合而言之,密宗根本道理,我就是佛,佛就是我。但此種道理一般人業障太重,不易相信,故有種種方便法門來啟誘眾生,令其慢慢成就究竟佛。例如阿達爾媽佛與五方佛均是自心明白而成佛,釋迦佛傳印度王爺立地成佛之法,亦是「汝是佛」一句話,王爺信得過,立時心地明白而成佛。當時釋迦佛許多羅漢弟子,均非常驚異,甚有聞此一句話驚駭而死者。往年蓮花生大士之弟子中,聞此一語而自心明白,同時成佛者有一百餘人,白教祖師之弟子中,因聞此一語而成佛者有二人,又有一尼姑之弟子,因聞此一語而成佛有一百餘人。因人類眾生,各人根基不同。有上智亦有下愚,智慧不能一樣,譬喻讀書人,有天性聰敏者,聞一便能知十,中資或下愚者,必須慢慢讀書,不斷用功,方能成材之理相同。總而言之,成佛是心為主,我心何時明白,何時就成佛,何時不明白,何時均是眾生。

問:密宗有金剛佛母雙身相抱之法,一般人甚為懷疑。不知此種雙身法是何功德?
答:信不信各有因緣,釋迦佛在世時,亦被人譭謗,何況後人,雙身法是無上密宗大法,金剛是表示非有,佛母是表示非空,就是非有非空成佛之大法。

問:密宗之理,異乎尋常,往往有起人懷疑,甚或被人反對者,其原因可得聞歟?
答:佛學藏海汪洋,莫測深廣,凡顯密經典,未曾研究徹底及修持者,每易發生事理有礙之我見,其外各人之宿根與因緣,亦有甚大關係。從前有一喇嘛,是我之師叔,就是我師父貝雅達賴祖師之師弟,師叔修持甚好,道行甚高,一般師兄弟及其他有道行之喇嘛,均承認他已經成佛,師父亦說他已經成佛,他自己亦自信已經成佛,惟獨我一人總是懷疑他尚未成佛。我乃將我之懷疑心理,稟問貝雅達賴師父,求其解釋,師父對我說:「此係汝與師叔二人,以前未曾結有因緣之故,可求汝師叔傳汝一法結結緣。」我乃誠求師叔傳我一法,自傳法後,懷疑心理,立時冰釋,我即確確實實信仰師叔已經即身成佛,可見因緣亦甚要緊,我與師叔尚有如此懷疑之事,安能免一般人對於密法不生懷疑。即有懷疑,則愈疑愈多,自然由懷疑進而反對佛法,或譭謗佛法。但因反對譭謗佛及不信佛法,始有六道眾生輪迴,乃有裟婆世界之成立。不然如眾生都信佛,則境由心造,裟婆世界就是極樂世界,並無差別。故學佛人不論學顯學密,均要從斷疑生信入門。密宗行者,更要有深信心,不可忽信忽疑,忽疑忽信,或疑信參半的修佛。蓋信心與疑心就是佛與魔之出發點,毫釐之差,就成千里之謬。惟信由心生,疑亦由心生,故佛是爾心中之佛,魔亦爾心中之魔

問:有人今天修此本尊,明天修彼本尊,是否能多得諸尊佛菩薩之加被,有易於迅速成就之功德?
答:學佛貴於一心,各人所修本尊,始終祇有一尊,不宜隨便變更,其他諸佛菩薩之法,亦可作為助修。如今日修此佛為本尊,明日修彼佛為本尊,恰如汝們公務人員,今日侍候此長官,明日又侍候那長官,反覆無定,結果得不到一個有感情之長官,如能始終侍候一個長官,一定能得到長官之信用,祇要對一長官有真感情,則其他諸長官對於汝亦自然有感情。密宗行人,如始終修一本尊,得到本尊之感應後,其他諸佛菩薩,亦對於汝均有感應。所謂一法通萬法均通也,二心就不能成佛,何況多心。不過人心很多,所以凡夫亦很多。

問:譬如有人,已皈依三寶或四寶並修佛法,日期亦久,忽又皈依外道,修外道法門,不知如何?
答:先修外道後修佛法者好,先修佛法又改修外道者不好,譬喻喇嘛或居士,先修黃教再修白教紅教者好,先修白教紅教再改修黃教者不好,是一樣之理。

問:現在一般人世務憧憧,修法之時甚少,不知有無最簡單而且最大之修持法?
答:密宗最簡單最大之修持法,汝就是本尊,本尊就是汝。汝之身口意就是本尊之身口意;汝之居處或辦公室,就是本尊之莊嚴佛殿;汝之父母妻子及一切所見之眾生,均是本尊之身體;汝耳所聞一切聲音,均是本尊之法語;汝心所想及一切眾生之心念,均是本尊之心念;一切地水火風空,無一不是本尊之功德;汝所住之世界就是佛土。常如此想,就是無上密宗成佛之大法,久而久之,自能打成一片,到一心不亂境界。最要緊是汝自心信得過汝就是本尊,本尊就是汝,汝與本尊無二無別。

問:如此簡單修持,其功德是否與清淨修持時之功德相等?
答:功德一樣,密宗行人,最要緊是發大菩提心,並且信得過我就是本尊,此為密宗根本之道理,如能深信不疑,我就是本尊,本尊就是我,則所說之話,所食之物,所穿之衣,甚或打人罵人都是功德,譬如蜜蜂採花成蜜,而不傷花之道理一樣。

問:密宗行人,常作我即本尊,本尊即我觀想,此為無上簡單修持法,不識除此以外,另有其他之修持大法否?
答:最好是常作本尊想,對於一切眾生均作本尊想。其外祇有不可一時忘失本尊之心印或咒語,二者總要常常記得一樣。亦與我是本尊,本尊是我,是心是佛,是佛是心之理相同。如何時忘失本尊之心印或咒語,何時便是凡夫,便無功德。

問:求上師慈悲,傳一最易最穩最快當能得感應,且能速行成佛之大法。
答:最易最穩最快成佛之法,莫過於彌陀大法,此法如專誠一心修持者,七天即成,到命終時,一心往生或一心求彌陀慈悲接引,或觀想惟心淨土,本性彌陀,我即彌陀,彌陀即我,是心是佛,是佛是心,無不成就。此外祇有一心不亂,多修禪定,求明心見性自心明白之法。我心何時完成明白,何時即成佛,一日不明白,一日就是眾生。所謂一心不亂者,是不要將心收住,又不要將心放開,又不要執著,又不要著相,不取不捨,住於不心,住於不法,無相無行,無動無亂,寂靜涅槃,亦不取涅槃相,是云解脫如果是多行打坐,用意將心收住而入定,此就有收心之念,不是一心,便有二心。其結果恐怕落於羅漢道,如【金剛經】所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又如阿達爾媽佛,一絲不掛,方是法身佛,這就是一心不亂境界,此種功夫,全在各自修證,非言語所可形容,所謂不可說不可說者也,最易最快成佛之法,除修彌陀大法外,祇有一心不亂求自心明白之法,這就是無上密宗即身成佛之大法。康藏修佛者,看自己道行有無進步,是看自己之心,今年比去年慈悲一點沒有,明白一點沒有。今日之心,比昨日慈悲一點沒有,明白一點沒有。如今年今日之心,比去年昨日之心,慈悲一點明白一點,便是有進步,否則便是無進步,並不是求見佛、求飛空、求得各種神通之有無為進步,如求得各種神通,便落於外成,不是內成矣,我此種開示,汝們就是拿這個房屋大的金銀寶珠往印度康藏,去遍訪大德,求其開示,亦沒有比此種開示還有更高的方法。
[ 紀者謹按:此為上師披肝瀝膽,畫龍點睛,最為懇切無上之開示歟。]

問:密宗之境界如何,可得聞歟?
答:密宗境界不可說不可說,各視行者心證功德之深淺,金剛般若波羅密經,就是密宗境界

問:密宗有內成八法,外成八法,敬請將內外成八法之名稱開示。
答:外成八法:

  1. 能御空而行。
  2. 得天眼、天耳通。
  3. 得神足通。
  4. 能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5. 能地行無阻。
  6. 死後身體堅如金石,永不變壞。
  7. 能騎劍飛往任何處所,自在無畏,救渡眾生。
  8. 隱身人不能見,此為外成八法。

至內成八法,約略言之,即為自心明白,自在解脫是也。又外功成就之人,將人殺死,不能使其復活,如內功成就者,能滿一切願望,將人殺死,又能令其復活,此為內成與外成之差別。

問:密宗行人,是否先修外成法,再修內成法?
答:宜修內成法,修外成法雖有神通,仍成不到佛,外功修成之人,想要成佛,仍要改修內成法,如內功修成,自有神通,譬喻男人年歲漸高,鬍鬚亦自然隨之生長之理一樣。

問:康藏紅白兩教,無上密宗大法,分為幾種,敬乞開示?
答:紅白兩教無上密宗,即身成佛大法,約略言之,大別為兩種,一為外密,一為內密。外密曰瑪哈母唄,內密曰瑪哈約噶,而瑪哈母唄之成就法,約為六種:

  1. 氣功法。
  2. 久滯法,類似幻化術,成就如幻三昧。
  3. 睡眠定。以氣功為基礎,使夢中明瞭成就,夢覺一如,及神識出舍遊行
  4. 彌陀大法。
  5. 中陰救度法,為中陰身解脫。
  6. 頃法飛神轉世。以上皆於經載之外,別有口訣。

瑪哈約噶成就法,約有五種:

  1. 瑪哈諸佛理,廣如密宗經典所述。
  2. 阿落契佛心慧、契般若。
  3. 阿兌五級密軌與口訣,依法起用。
  4. 仰兌依清淨三業漸證如如。
  5. 嗟兌一切頓證究竟。

[ 紀者謹按:此段所載恐尚有不詳或錯誤之處,請向康藏大德或同門善信參正。最要者,無上密宗須得金剛上師之灌頂方能修持,否則恐難相應。]

問:上師所傳之無上密宗大法,是否對於一般人均能普通傳授?
答:照密宗規矩,無上大法,一代祖師祇能傳授一代祖師一人,密宗法門,最要緊是尊師重法,故一代祇傳一人,不能多傳。

問:上師慈悲對漢人傳授無上密法者甚多,不知對於康藏人傳授多少人無上大法?
答:哦,我對康藏人傳大法者甚少,因為他們不相信,我同漢人有緣,汝們能相信,所以我傳大法,我願墮地獄。

問:打坐姿勢如何,敬乞開示。
答:初學打坐,姿勢可以不拘,跏趺亦好,盤腳坐亦好,身體正直。頭頸端正自然,不要用力,兩眼睜開。兩手結定印,佛是無煩惱,所以佛之定印,是左手在下,右手在上,眾生有煩惱,故定印是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因左手屬水,右手屬火,將水壓火,不使火上升,易於清淨之意,並想我是為一切眾生修法,並非為自己一人修法。心中起有妄念時,不壓迫念頭,亦不跟著念頭去。徐徐入定,隨後一念不生,並且要帶點精神,自心明白,不可昏,因成佛不在外求,祇要我心明白,便是成佛,任何境界現前,均心所現,概不理它,坐畢將功德向眾生,此是簡單坐法。

問:閉眼念佛或閉眼打坐,與睜眼念佛或睜眼打坐,其功德有無差別?
答:修顯教與修小密宗之人,因怕麻煩,多為閉眼修法;大密宗行人不怕麻煩,多為睜眼修法。眼睛上有一條細血管,如睜眼用功,則無礙於血液流通,不至發生眼病,任何境界現前,兩眼都看住它,亦不至發生意外恐怖,如有恐怖之事顯前,兩眼更要睜大看住它,並且閉眼用功易昏沈,睜眼用功不易昏沈,如有昏沈,兩眼用力睜大看看,便不至於昏沈,久而久之,自然心境一如,到一心不亂境界

問:閉眼用功心易清淨,睜眼用功心難清淨,是何理由,敬乞開示?
答:汝閉眼閉慣,所以覺得閉眼用功易於清淨,汝慢慢練習睜眼用功,日久亦自然成為習慣。

問:每打坐時即易發生昏沈,不知如何對治?
答:打坐時帶點精神,就不昏沈,因為汝打坐太文,要帶點武樣子,自不昏沈。

問:打坐時舌頭是否要抵上顎,口是否要閉著?
答:學小密宗要處處講究,學大密宗則可不拘,最要緊是要發大菩提心,並且不忘記。

問:打坐時氣往上衝動,是何理由?
答:汝將氣抵住在丹田,不讓上衝。打坐固有恆,亦不可過於用功,祇要不忘記就好。修密宗如紡紗一樣,不用功紗織不成功。紗又易斷,又如拉胡琴,必須緩急適度,方成佳調之理同。

問:修法必須閉關方能成就,現一般居士,終日奔走衣食不暇,如擺脫家庭出家專修,則家人無以生活,如不專修則修持不成,不知如何是好?
答:密宗行人最要緊是發普度眾生大菩提心,苦為眾生苦,死為眾生死,父母妻子是汝之眷屬,穿衣吃飯均汝是賴,如置之不顧,則自身眷屬尚不能救度,安能普度眾生? 便失去菩提心,縱能修成,所得之果亦小。「往年西藏有一道行甚高之喇嘛,往深山閉關修法,徒弟為其護關,喇嘛之母,在家病重垂危,但掛念喇嘛兒子甚切,要見一面,死方甘心,故一次二次派人去告訴喇嘛,囑其回家與母親見一面,某喇嘛對來人說:『出家人修道要緊。』 第三次又派人來招,他仍不肯回家,其護關徒弟大發脾氣,指師父大罵說:『汝修道是為普度眾生,自己之母親尚不能隨順其願,天下哪有不孝之佛。』 師父大悟,立即回家,為母親見一面而死。某喇嘛本來道行學問都很好,自己嘗說,我無師父,祇有徒弟能責我大義,可作之師父,以後每見徒弟即向叩頭。」 學大密宗不怕麻煩,越麻煩越好,汝常將自己作本尊想,並不要忘記,功德很大,不一定要拋棄家庭入山修法,如環境許可,能以閉關專修更好

問:閉關修法時,應靜坐修持? 抑經行修持? 或靜坐與經行並用? 敬求開示。
答:閉關時,除飲食或大小便必須離開坐位外,其餘以不離坐位為宜。因坐則氣易靜,氣不動則心不動。若常常離坐,則氣動,心亦隨之而動。心難清淨,不易得到感應。

問:康藏地方,修持密宗之人,要閉關幾年,方能修成?
答:康藏人閉關,年限不能一定,最要緊是閉關時不可疑心。有閉關一年、二年,三五年至十三年不等。如閉關十三年不成,再閉十三年;如再不成,再繼續又閉十三年。故有終身閉關者。如有疑心,縱終身閉關,亦修不成。

問:閉關修法,到修成時,有無憑據?
答:當然有憑據。到修成時,我就是本尊,本尊就是我,我與本尊,無二無別。如我師父貝雅達賴祖師,少年時為人牧羊,出家作喇嘛,即閉關三十多年。一切未見之經典,自然都明瞭;一切未聽見之方言,自然能聽能講。此就是成佛之憑據。

問:閉關修法時,如能看見本尊,或能與本尊說話,是否好境界?
答:能看見本尊或與本尊說話,都是初步工夫。任何境界現前,概不理它

問:密宗行者,如閉關修法,有何注意之事項? 乞略開示。
答:閉關方法很多,居士可行方便閉關。其注意事項,約略如下:

  1. 進關之日,須在黃昏鳥雀歸巢之後。
  2. 出關之日,須在天明清晨。
  3. 關中供養,隨力具辦。行者食葷茹素,看修何法為主。如不方便,亦可隨便。但茹素者,不可存我吃素無罪、他吃葷有罪之心。
  4. 未進關之前,須預定接見或談話之人。不在預定內者,到閉關時,任何來人,概不接見。此是一心不二之理。
  5. 閉關日期,不可減少所預定之日期。例如預定閉關為一星期,必須滿足七日,到第八日清晨方可出關。如能超過預定日期更好。蓋密宗之理,必須修持滿足,功德方大。如顯教所用念珠,為百單八顆,密宗所用念珠,則為百單十顆之理相同。
  6. 要發大菩提心,我是為眾生修法,非為自身修法。肉體是臭皮囊,苦為眾生苦,死為眾生死。一切功德,均迴向眾生。
  7. 顯教閉關,難免不有魔事。密宗以大菩提心為因,又有密咒不可思議威力功德,諸佛菩薩金剛護法,周密擁護,大概不致惹魔。如有佛來或魔來,一念不生,均不理他
  8. 閉關如打仗之理一樣。如兩軍對陣,為主帥者懷疑畏懼,反覆不定,決心不堅,必遭敗仗。果能以大無畏之堅決意旨對敵,必可以寡勝眾,死裏求生。祇要經一番死力,將敵之主力軍打破,則以後追奔逐北,不費多力。又譬之剖竹,一節通則各節迎刃而解。學佛之理,亦復如是。

問:放生時,唸何種經咒,功德最大?
答:放生時,唸阿彌陀佛,或唸觀世音菩薩聖號,或持密宗根本咒、六道金剛咒,並代他發願 ,則能消滅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業障,來世可轉生為種有善根之人身,便可修佛成道。有無量不可思議功德。

問:喇嘛或修密居士,看見一切眾生;或一切眾生看見喇嘛及修密居士;有無功德?
答:當然有功德。密宗行人看見一切眾生,或一切眾生看見密宗行人,甚或看見密宗行人之身影或衣服,或聞其聲音,無論何種眾生,甚或罪業甚重之螞蟻等畜類,均得消滅無量罪業。經過十三世後,即能變為種有善根之人身。得有善根之人身,再行修佛,自然易於成就。若已修成之喇嘛與居士,或者是發大菩提心之喇嘛與居士,看見一切眾生時,代他念七遍密宗根本咒,或念七遍六道金剛咒,或念本尊咒,則一切罪業甚重之眾生,即減短壽命,能早日解脫痛苦。來世或三世後,即得轉生為種有善根信佛之人身。

問:修法超度亡人時,自己應作何觀想? 對於亡人,應作何觀想之功德為最大?
答:都觀想為本尊。

問:對於超度已死之畜類眾生,應作何觀想?
答:一樣都作本尊觀想。不論何時何地,兩眼所見與不見之一切眾生,都觀想為本尊。我是佛,一切眾生都是佛。如此觀想,功德甚大。

問:對於亡人,或死亡甚久,甚或已行轉生之亡人,修法超度,能否受到利益?
答:可以受到利益。不論已轉生、未轉生之亡人,均能得到利益

問:世人敬神祭祖,或對亡人所化紙錢等物,不知神鬼有用否?
答:當然有用。如自己已經成佛,則不需要此物。否則都有用處

問:如房屋住宅不吉,須修何法,方能使其轉凶為吉?
答:房屋不安,是土神不甯之故。多唸地藏王菩薩聖號,或持地藏王咒語,或多唸六字大明,則自然吉祥如願。加持紙錢焚化,則功德更大。但焚化紙錢,宜隨自己之便,不可拘在一定日期與時間。因土神是眾生,有希望心與嗔恨心。在定期燒慣,如不按時焚化,則土神發脾氣,反為祟害

問:加持之紙錢,是燒在房內,抑燒在房外?
答:可以燒在屋內。如為布施孤魂野鬼之紙錢,則燒在房外,並觀想我所布施之物,一切孤魂野鬼,均能平均各滿其願,不得發生爭執。則功德更大。

問:塑佛像之功德,與繕寫經咒之功德,有無差別?
答:塑佛像、寫經,均有無量功德。但塑像是佛之身,經咒是佛之口,比較寫經咒功德,較塑像功德為大。

問:塑造佛像,手工之精粗與姿態之好壞,功德有何差別?
答:佛像是印度作得最好,尼泊爾、康藏次之,漢人所作佛像又次之。佛像各部之尺度,均有一定;其樣與姿態之好不好,更有關係。如將不好之佛像供在廟中,凡見此像者必說佛像做得不好,便有口業;如佛像作得很好,看見佛像之人,均發生歡喜心、信仰恭敬心,便種善根。究其原因,均是造像好壞之故。故塑像不好之人,來生要轉生為跛足,或有頭病身病之眾生。但佛像之好壞,對於供佛之人,並無關係。如能將泥像作為活佛供養,則功德無量。

問:裝佛臟時,如將人之姓名裝入臟內;或以經典裝臟時,經典上固有人之姓名,亦連經裝入臟內。不知有無妨礙?
答:人之姓名,不宜裝入佛臟內。如將經書裝臟時,亦要將經上之人名剪除。因拜佛之人很多,即喇嘛活佛亦禮拜佛像,如人名裝在臟內,則受人禮拜,本人便有折福、不吉祥之事

問:佛像裝臟,是否要揀選吉日?
答:佛像裝臟,要選吉日。大約夏曆每月初八日,一切男佛、菩薩、金剛等像,均可在此日裝臟。每月十五日,一切男女佛、菩薩、金剛佛母等像,均可在此日裝臟。每月二十五日,一切女佛、菩薩、金剛佛母等像,均可裝臟。有時亦可參看曆書,以曆書上所載之吉日裝臟。

問:對於損毀之佛像,應如何處置為宜?
答:略有損壞之佛像,尚可供養者,加以修整後,再行開光供養。如損壞不堪佛像,即送到深山人跡不踐踏之地,或送在塔內,及放在江河中流之處,均可。

問:如有損壞或破濫不能用之經咒,應如何處置為宜?
答:不能用之經咒,即行焚燒,再將灰送到河中,普度水族眾生。

問:建造佛塔時,塔內之佛像,應照如何順序排列供養,方為合法?
答:建塔供佛,手續很多,約略言之,如塔為七層時:

  1. 最下層之中間供財神,四面供四大天王。
  2. 第二層,供瑪哈噶賴及吉祥天母大護法。
  3. 第三、四兩層,供二十一度母。
  4. 第五層,正面中間供千手觀音,左供馬王金剛,右供金剛手菩薩,背面供金剛薩埵,或蓮花生大士、貝雅達賴祖師。
  5. 第六層,正面中間供釋迦佛,左供藥師佛,右供阿彌陀佛,背面供長壽佛與長壽佛母。
  6. 第七層,供阿達爾媽佛及五方五佛,或供歷代祖師。
  7. 塔內所藏經咒,不可上下倒置。如倒置,則易發生爭鬥之感應。
  8. 一切人名,不可刊在塔上,恐受人禮拜圍繞,本人折福,發生不吉祥之事。最好建塔人之姓名,可在塔旁另建一碑,以為紀念。

[ 紀者謹按 : 建塔手續及供佛順序,可參觀廣東建塔法會之記錄,更知詳細情形。]

問:上師為皈依弟子所取之法號,不知有何功德?
答:法名功德很大。如果汝們為惡,死後到陰間去,閻王問汝什麼名字? 汝答以法名,閻王知汝是佛子,就不敢管,便將汝靈魂送交地藏王菩薩。所以各人要將法名記住

問:據說人到將臨命終時,吃舍利子,功德很大。不知平時亦能吃舍利子否?
答:按經說,平時可吃舍利子,用牛乳油或用水和服。吃下後,舍利不下腸胃,即上升頂門。吃舍利之人,罪業日見減少,善功日見增高。如臨命終時吃舍利子,一定往生。如將死之人,氣息微弱,舍利吞不下去,可用舍利泡水給他吃,亦一定往生。舍利仍留下供養。

但黃教口傳,平時不能吃舍利子。如為善,固然增長善業;若為惡,則惡業亦因之增多。必須到將死時,方可吃舍利子。此是黃教之口傳。

又舍利子有金剛舍利與佛舍利不同。佛舍利為白色,用力可打碎;金剛舍利有五色,用力打不碎。又有喇嘛之舍利,則功德較次。

尼泊爾還有一種假舍利。欲辨別舍利之真偽,可用印度銅佛像作試驗,如真舍利,則印度銅像可粘得起來,否則即粘不起來。又真舍利供養後,能孳生舍利;但心中有懷疑者,即不孳生。

問:修佛人對六道眾生,固應度他,不知對草木瓦礫,應否度他?
答:草木瓦礫,亦是眾生。「往年西藏有喇嘛廟,因房屋窄狹,想擴大修蓋,必須將樹木斫伐,方有餘址。有某喇嘛夜間打坐,聽見許多樹木都在悲泣。某喇嘛出定後,對其他喇嘛說:『汝們因蓋房屋,要斫樹木,許多樹木均在哭泣。』 因此就不斫樹,亦不蓋房屋。」

至於瓦礫等物,任其自然散置,則自在舒適。如作為疊牆結壁之用,其法性亦甚感痛苦。故修佛人,均要平等普度。

問:現在世界各國,均趨重物質文明,結果必演成人類慘劫,不知天下何時太平?
答:蓮花生大士早有懸記,到用銅鐵等物為器具時,天下大亂,眾生痛苦特多。彼時父子不親,母女相猜,夫婦不和,兄弟不睦,朋友無信。佛像廟宇,多被毀壞;多有佛徒,身雖出家,心不在道。婦女操守不固,小兒不受約束。天運無常,晴雨不時;疫癘時作,寒暑失常;疾病難治,餓殍遍野;天魔惡神,大肆凶威;風俗澆薄,內外大戰。無上密宗,亦逐漸發達,到全世界均信佛法,天下太平。此經上所載,可以查考者。

在二十年以前,西康有一成佛喇嘛,對於飛機、潛艇等物,均能製造。他所發明者,比現在科學製造之飛機、潛艇、機器,更為簡單,體質反為堅牢。當時一般喇嘛,均以為此係殺人工具,故無人願學。此喇嘛又因為釋迦佛與文殊菩薩,祇許其口傳,不許筆記,因之未流傳於世。某喇嘛已圓寂二十餘年。我向他學過上半部法,後因與西藏打仗,故下半部法,未及學完。

問:上師奉命赴川,師徒一別,後會不知何時? 以後一切疑問,不易面求開示。不知以後修法,應如何用功,方有進步? 敬乞開示。
答:修一切法,不要有分別心。我心,就是師父、本尊、蓮花生大士、一切佛之心,和而成,如水入乳,無二無別。常常看著,不要忘記。念頭來時,不壓迫它,亦不跟它去。如【金剛經】所說:過去、現在、未來心,皆不可得。如此用功,並持之以恆,自能增長菩提心。無量劫來,包住菩提心之業障,自能如筍殼,一層一層脫落。待筍殼完全脫落,自然發現筍肉,菩提心自然現前矣。再修法時,佛來,不管它;魔來不管;一切平等,並無差別。如此修持,與我天天在一處一樣

備註:

上述資料節錄自《 金剛上師諾那呼圖克圖法語開示 》。
  例 言
  1. 本書問答有聞諸諸居士,問者亦有自問者,亦有由各居士所抄示者,均根據紀錄材料,秉筆直書,未敢參加私見。
  2. 本書問答共二百則,編纂層次為由近及遠,自淺入深,漸次導入無上智慧為順序。
  3. 上師漢語尚未十分暢達,其開示之佛學名詞有漢語,亦有藏文。紀者不懂藏語,遇有藏文名詞時,只得會意翻譯,其中不稱師旨之處在所難免。閱者如遇有疑問時,可就王理成、韓大載、陳圓白、梁鼎甫、王右瑜、倪壽川、何叔達諸居士;或向其他同門善信參訪印證。
  4. 本書所錄問答以能公開者為主,其餘從略。但內有數則均為無上密宗,似不應列入。惟紀者為報佛恩,亦不惜和盤托出,公諸同好,凡我同門幸鑒諒之。
  5. 上師開示多隨機感。有多人同問一事,而所答不同;亦有無意中作無上開示,當時不明其旨,事後方能意會者;又問者如存有成見時,則大半隨順問者之意為對,或答以「可以」、「亦可以」。如一人前後同問一事,在問者未存有成見時與存有成見之開示亦不同。亦有問者心中想問、尚未出口之事,上師即就心念欲問之事作答,旁觀之人不知對何人所說者。方便雖陳於萬法,旨趨皆歸於一乘。本書所錄問答似有數則前後矛盾,實為上師對機說法。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閱者設身體驗之
  6. 上師應化東土共十二年,皈依之人無從計數。務望同門善信,各將所聞於上師之言行編纂成書,廣為弘揚。
  7. 十方善信如願翻印本書廣為弘揚者,功德無量
     
諾那祖師出生日:1865年 6月 8日
乙丑年 ( 清同治 四年 ) 五月十五日寅時 ( 農曆 )

    圓寂日:1936年 5月 12日
丙子年三月二十二日 ( 農曆 )
     
或許有少數藏密信仰的人,將諾那上師歸類為漢人(諾那上師的母親是漢人,而其父親並不是漢人),因而抱持著一種態度“漢人是不可能修藏密而得大成就的”,這一點看法是自己的執著。諸佛菩薩是無分別心的,不會從種族性或民族性的角度來衡量一位行者的成就。希望末法時期的學佛者,要知不論禪宗、淨土宗,還是密宗,都是佛教正脈,大家宜摒除門戶之見、民族之別,對諾那上師之內證與成就給予正面的想法和讚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