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 蟻故 事

简繁转换 - 简体

 

一天,老禪師獨自在寺院附近散步。忽然,他聽到一些聲音,於是好奇地張望了四周一會,然後發現了聲音是來自石凳前的螞蟻。在螞蟻的旁邊有一些餅碎,和一個踏扁了的丹麥曲奇餅盒。兩隻螞蟻正在爭論中。

「這些和剛才吃的不一樣。看,多了些白色的東西。」螞蟻甲說。

「我說不是白色,是黑色。」螞蟻乙猶豫地望著牠的同伴。

「不,是白色。」螞蟻甲堅持自己的意見。

「為什麼你不肯相信我?」螞蟻乙提高了聲音,以示抗議。

兩隻螞蟻因為得不到對方的認同,開始有些激動。為了不想牠們爭吵,於是老禪師和藹地說:「螞蟻啊螞蟻!你們不要爭吵,你們吃的都是曲奇餅呀。」老禪師指著餅盒上的圖畫說:「白色是果仁,黑色是提子乾。」

兩隻螞蟻聽到老禪師的說話後,嚇得呆了,原來這個人是懂得牠們的語言!螞蟻甲的膽子比較大,牠向前走了幾步,戰戰競競地問:「這些就是曲奇餅嗎?味道這麼好,它是從那裡來的?」

老禪師笑一笑,答:「超級市場。你們吃的餅,是人們在超級市場買回來後,吃剩了掉下來的。」

「超級市場?」兩隻螞蟻不約而同地說,並再向老禪師請教:「超級市場是什麼東西哩?」

「超級市場是出售日常用品和食品的地方,每日都有貨車把貨物運送到超級市場發售。」老禪師耐心地解釋。

「貨車?什麼叫做貨車?」螞蟻甲覺得奇怪,於是追著問:「我們現在吃的餅,是不是貨車做的?」

「貨車是交通工具,不會做餅的。」老禪師笑著說:「這些曲奇餅是從丹麥入口,由貨船運送到碼頭後,再由貨車運載到超級市場發售。」

「貨船?貨船又是什麼東西來的?」螞蟻甲叫嚷起來,牠覺得老禪師說的話越來越難明白。老禪師還沒有回答,螞蟻乙已急不及待地搶著問:「丹麥?丹麥是怎樣的?為什麼要叫做丹麥?」

兩隻螞蟻的好奇心越來越大,老禪師本來想告訴牠們答案,但想到牠們可能會繼續追問:北歐是什麼?地方有多大等等一連串糾纏不清的問題時,老禪師只好簡短地說:「丹麥是一處很遙遠的地方,是你們沒法想像得到的。」

兩隻螞蟻靜止下來。老禪師溫和地說:「螞蟻啊!螞蟻!為什麼你們問這樣多的問題?這些問題對你們來說是不切邊際的,你們連果仁和提子乾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好了,不要再問了,繼續吃餅吧!」老禪師抬起頭,發覺天色已開始暗淡下來,於是離去。

後記

“螞蟻的故事”是一個寓言故事。藉著故事中的主角——螞蟻,提出一連串問題,反影眾生無止境的好奇心,得一想二,得二想三……永無休止
雖然老禪師非常的慈悲,不厭煩地解說,但現實來講,螞蟻是不會分別白色和黑色,也不會明白運送曲奇餅的整個過程。丹麥、貨船、貨車、超級市場們來說,是想像不到的。牠們提出的問題,其實已超越了們有限智慧裡應該知道的事情。就好比一個小學生,貪婪地、企圖要了解大學生的課本,是不可能的!其實,在每一個階段裡,都有每一個階段的學習形式,要按步就班,例如讀小學的學生,暫時不需理會中學的課程,讀中學的學生,又何必急於深入去研究大學的課本?
暫時先做好自己目前本份就足夠了,不必強求去做一些自己目前能力未能做到的事。我們借助螞蟻這個故事作為一面鏡子,觀照自己是否如螞蟻一般無知,無止境去追尋一些很遙遠,很遙遠,遙遠到無法捉摸的答案。其實,這個“螞蟻的故事”也比喻若要學好佛法,必需要循序漸進,把前行的基礎學好,才進一步探究深入的佛法,所以學習密法有次第
 
每一個人都有好奇心和求知欲,但是能夠與上師相處,緣份當然是非常珍貴,時間亦非常有限,若把握得不好,問一些毫無邊際的問題,談一些不是切身和與修行上有關的事情,是一種浪費!
浪費自己的生命中的時間不打緊,從自私的角度來看,是浪費了、妨礙了和沒有顧及在場其他行者、學員、參學的時間!
最嚴重的,是浪費了上師的寶貴時間。上師雖然不介意,他會說他早就把自己的時間、生命貢獻出來;但是我們要考慮的是:浪費了上師的時間去教化比自己更需要得到學習、更俱潛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