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燈 指 引

简繁转换 - 简体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從前,有一棄老國,規定國民到了六十歲,便要離開國境,任其在外自生自滅。有一位大臣的父親今年剛滿六十歲,屬於被驅逐之列。由於這大臣非常孝順,不忍心父親在外無依無靠,於是在家裏建了一間密室,把父親收藏起來,不讓外人知道。

有一天,天神捉了兩條一模一樣但分屬雌雄的蛇,來到棄老國的王殿上,對國王說:「如果你能分辨那一條是雄的? 那一條是雌的? 我會保佑你的國家平安,不然的話,棄老國會在七天之後毀滅。」 國王聽了,驚恐萬分,立即召集臣子們商量辦法,可是群臣皆束手無策;最後國王祇好頒令全國:任何人能分辨出蛇的雌雄,便可獲賜高官厚祿。這名大臣回到家裏,向父親提及辨別雌雄蛇的事。父親告訴他說:「這個很容易,祇要把蛇放在柔軟的東西上,那條顯得煩躁不安的是雄性;若無其事甚至停止不動的便是雌性。」
翌日,大臣在王殿上,按著父親的指示告訴國王,果然把這兩條一模一樣的蛇分出雌雄來。
天神又問第二條問題:「為甚麼醒著的人會是「睡著」?為甚麼睡著的人會是「醒著」?」 雖然國王再次懸賞徵求問題的答案,可是全國上下仍然沒有人能解答。最後還是這位大臣回家問他的父親,才能得到答案。
一般人整天營營役役,爭名奪利,表面雖是醒著,但是在阿羅漢們眼中,卻是渾渾噩噩,像是昏睡一般。相反,一些修行人潛修入定,在凡人看來像是昏睡,他們的心靈卻是清醒得很。
天神接著又問了很多問題,全部皆由這大臣回家問他的父親後,才能回答。

「怎樣才能量度一頭大白象的體重?」
「祇要把大象牽到船上,在船下降的位置上作一記號,然後把大象牽走。再在船上放石頭,直至船下降至原先記號的位置,跟著把石頭搬上岸,量度石頭的總重量,這即是大白象的重量了。」

「一掬水多於大海的水,道理何在?」
一個人如果道心堅固,一心向善,縱使祇用一掬水供養佛僧或布施給極需要水的人,已是莫大功德,能經千萬劫,受無窮褔報。海裏的水雖多,若不曾供養或布施,祇能經歷一劫。所以說一掬水多於海水千萬倍。

「一塊正方體的檀香木,怎能辨別那一面是比較接近樹根部份呢?」
「祇要把檀香木塊丟進水裏,沈在水裏那一面就是比較接近根部。」

「有兩匹馬,牠們是母女關係,無論外表、毛色、大小都完全一樣,怎樣才能分出那一匹馬是母親?那一匹馬是女兒?」
「祇要拿草餵馬,母馬一定不會搶著吃,會讓女兒先吃。」

忽然天神變成一個餓得祇剩皮包骨的人,問道:「世上有比我更餓更苦的人嗎?」
如果人不敬三寶,不孝順父母,不敬愛尊長,來世一定墮入餓鬼道。儘管腹大如鼓,可是咽喉卻像針管般細小,甚麼東西也吃不下。那不是比現在的你更餓更痛苦嗎?

天神又變成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問道:「世上有人比我更美麗嗎?」
人如果能敬奉三寶,孝順父母,敬愛尊長,好施捨、不忮刻、不貪求,他的美麗就無人能及。

一連串的答案令天神十分滿意,他不但賜給國王很多珍寶,而且承諾說:「想不到你們有如此智慧,我一定保佑你們的國家國泰民安、五榖豐盛,不受外敵的侵略,好使國民的智慧長存。」

國王高興地恭送天神離去,並宣布要重重的獎賞大臣,大臣立刻表白:「天神問的所有問題,全是我父親替我解答的。他今年剛好六十歲,本應被驅逐出境,可是我不忍父親一個人在外飄流,所以偷偷把他藏在家裏。現在我祇請求大王准許我父親繼續留在國內,讓我好好侍奉他。至於其他獎賞,我都不需要。」
國王聽了非常感動,並封大臣的父親為國師。國王又下令廢除驅逐老人出境的法令,還頒布新法令:嚴懲不孝順父母的人

按:
對一般人而言,能夠明白「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道理已經受用不淺了,然而身為密教徒眾,除了「老」是「寶」外,還有甚麼是更寶貴的呢?當然就是「寧波車」了,「寧波車」 譯自藏文 Rinpoche,即「大寶藏」的意思,是總攝佛、法、僧三寶於一身的密教中心人物

我們的上師──尊貴的寧波車──,運用他自己及傳承祖師修證得來的寶貴經驗,制定了一套完善的法門教導弟子,使我們能如法修持。再配合觀機說教,以開導眾生的迷痴,使我們獲得出世間成就。因此上師的恩德,比親生父母更大,應該要好好珍惜! 作為弟子除了要承事供養,外修功德,內修禪定外,還要發願將來有所成就時,定當肩負如來家業,續佛慧命,以報師恩

資料來源:【雜寶藏經卷一.棄老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