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 望

简繁转换 - 简体

 

( 甲 ) 修行人的三個願望
一天,資深的修行人遇上阿拉丁,阿拉丁給修行人三個願望。修行人不加思索隨即許下三個願望,阿拉丁恭敬地站在修行人面前,合掌讚嘆道:「修行人,你許下的願望全都是為了眾生,令人景仰。」
修行人說:「若我第三個願望是可以再有三個願望,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貪心?哈哈。」阿拉丁回應:「不會,因為我有他心神通,會知道你內心世界是真的貪心或是假作貪心!倘若你第三個願望是要求可以再有三個願望,到了第三個願望時又再要求有多三個願望,如此下去,我也容許你,因為我太了解你,你一切的願望都是為眾生而求的。這樣做太麻煩了,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批准你可以有無限個的願望,我,阿拉丁,一定護持你,讓你得到各種方便。」 話畢,阿拉丁瞬間隱去。

然而,修行人並沒有因為阿拉丁的出現而受到影響,他如常修行。如是者過了很多年。一天,修行人忽然想起阿拉丁,阿拉丁隨即出現。修行人說:「阿拉丁,你幫了我很多忙,我真不知道怎樣答謝你才好,這樣吧,你也說出你的願望,讓我看能否替你實現?」
阿拉丁微笑說:「我的願望祇有一個,但是說易行難,就是希望將佛法的慧命延續下去。」

又過了幾十年,阿拉丁已替修行人完成了數不清的願望,而修行人仍然未能圓滿阿拉丁惟一的願望! 從此,修行人一直堅持著這項偉大的工作——弘揚佛法,把佛法的慧命延續下去,因為這也是修行人的惟一願望

註:阿拉丁是隱喻金剛乘一位護法。

 
 

( 乙 ) 眾生的三個願望
機緣巧合,一名積有少少善根的老人遇上阿拉丁,阿拉丁同樣地給老人三個願望,可是老人並不相信真有阿拉丁燈神這回事,便隨口說:「我希望有一部汽車,我希望中頭獎。」
阿拉丁說:「這個易辦。」 一個多月後,老人接到一封慈善機構之通知書,內容是說在幸運抽獎中,老人中了頭獎,獎品是一部日本豐田五座位汽車。他開始相信阿拉丁確實擁有神奇力量,並無虛言。

老人得此奇遇,但一點也不興奮,他祇是十分懊惱地想:「為甚麼沒有想清楚就隨口說出那兩個如此愚蠢的願望呢? 我為甚麼不指明要勞詩來斯 (Rolls Royce) 汽車和聲明要中六合彩巨額頭獎! 現在祇剩下一個願望,我應該要財富? 名譽? 健康長壽? 還是其他東西呢? 如果願望可以無窮盡,那該多好!」 老人忽然心生一計,向阿拉丁問道:「是不是任何願望你也可以替我實現呢?」
「當然可以。」阿拉丁回答。
老人聽後說:「本來我的第三個願望就是──我可以再有三個願望,到了第三個願望時又要求你重複給我再有三個願望。但是我覺得這樣子下去太費時失事,所以我的第三個願望很簡單,就是成為你。你不會後悔給我這個願望吧!哈哈!」
「不會的,我一定令你如願以償。」阿拉丁凜然地回答。
阿拉丁看著這貪得無厭的老人,覺得他很愚蠢、可憐,惟有希望答應,他會有一日醒覺

過了一星期,老人因急性肺炎而逝世。老人的一縷孤魂遇見了阿拉丁,急著問:「我為甚麼死得那麼突然?」
阿拉丁答:「這是上天令你最快地成為我啊!我是幽靈,你要成為我就不能再做人啦! 現在你成為我了,恭喜你呀!

老人的靈魂得到阿拉丁的安慰,喜孜孜地想:「也好,我做了神仙,想有甚麼便有甚麼! 我現在希望有一棟大屋。」剎那間老人發現他坐在一所神仙的宮殿中。
他又說:「我現在希望有很好的美食。」 一剎那,老人面前現出上妙仙食。
他再說:「我要亭台樓閣。」「我要黃金鑽石。」「我要知名度,很多人來訪問我。」
接著,老人又覺得好像少了些甚麼,說:「我現在的願望是有十位美女來服侍。」 靈光一閃,老人面前顯現十名體態婀娜多姿的少女。

突然間,老人發現一名老伯跪在殿中央,老人於是問老伯:「你何時進來的?」
老伯回答:「我一直都跪在這裏!」
老人再問:「你來有甚麼目的?」
老伯說:「希望你給我很多個願望。」
老人哈哈地笑著說:「給你很多個願望? 哈哈,我自己的願望也未圓滿,怎能夠給你很多個願望呢! 莫說三個,連一個願望也不可能給你喔!」

在老人的笑聲仍響不絕耳之間,宮殿變了牢獄、仙食變了糞便、亭台樓閣變了刀山劍樹、黃金鑽石變了嶙峋巖石、來訪的客人變了吵吵鬧鬧而且非常厭煩之囚犯、十位美女變了十位鬼卒。

老人驚呼:「阿拉丁救我,阿拉丁救我!」
阿拉丁剎那出現在老人的面前,說:「你已經變成了我,你不能依賴我來救你。我們阿拉丁一族中,個個都是行菩薩道的,祇為別人想而從不為自己打算。你祇能靠你自己來救自己了。」

老人急著說:「剛才有一位老伯來求我給他願望,我要圓滿他!」
阿拉丁說:「太遲了,你現在身處地獄道中,失去了願望的法力。再者,你不用給老伯願望,因為那位老伯現在也跟著你坐牢啊!」
老人在滿佈灰煙的地獄中,用盡目力也看不見老伯,於是問阿拉丁:「他在那裏?」
阿拉丁答:「他在你的身上!」
老人環視自己說:「沒有呀。」
阿拉丁說:「你當然看不見他,那位老伯就是你的『心』,你的『自私心』。」

後記:
每個人都有願望:修行人的願望是為眾生而許的一般眾生的願望是為自己的,他們複雜的內心世界裏有著無數的慾望,永不滿足,他們就像故事中的老人,希望“願望”可以無窮盡,一個接一個的實現。再者,老人夢想成為阿拉丁就好像不學無術、狂妄自大之弟子一星期內、一個月內、或一年內就變成了與上師平等無二的修為!

現實有形相的世界中沒有阿拉丁,眾生於是把他們的願望訴諸於上師、佛菩薩;祈求上師、佛菩薩慈悲加被,圓滿他們所願。由於上師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比較易於接觸和溝通,眾生於是認為上師會理解他們的需要,紛紛請求上師加持,實現他們心中的願望,然而這些願望全部都是眾生為自己而求的欲望,與佛法慧命完全扯不上關係

此外,很多弟子遇到窘境的時候不是正視問題的癥結所在,想辦法去解決事情。他們認為事情祇要讓上師知道,把問題交給上師處理,一切自可迎刃而解,無往而不利。如是者眾生事無大小,也請求上師加持、援助,將自己無數的希望一一交由上師去兌現。我們皈依上師,是要跟隨他學習無上密法還是把他看作一部萬能的願望機器呢? 眾生經過多番參學,加上相當的福德因緣,才有機會皈依有證量的上師,此時卻冀望把自己不願意揹著的包袱交給上師,這是甚麼事師之道呢? 上師並非吝嗇替弟子實現夢想,但試想想:倘若上師有一百個弟子,每人許下一願,就有一百個願望,一千個弟子就有一千個願望,要替他們實現願望會佔用上師多少寶貴的時間呢? 會否寵壞弟子們呢? 上師為這些世間事疲於奔命,又那裏來時間弘揚佛法?

為人弟子者,請愛惜自己的上師,把自私的欲望收起,學會照顧自己。《事師法五十頌》有云:「勿令阿闍黎,少分生煩惱」,應該求教上師有關利益眾生或佛法上的問題,努力修行,這才是報答上師,以回饋上師的教導,亦是替上師達成心願,做到《事師法五十頌》所說:「善護其深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