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 城 女

简繁转换 - 简体

 

難陀尊者是佛陀的親兄弟(同父異母),生於四月九日(佛則是四月八日出生),他生於佛陀出世的次一年,比佛陀小一歲。佛陀有三十二相,難陀有三十相,他相貌很英俊,矮佛陀四個手指。難陀是梵語,翻譯的意思為歡喜的「喜」,故又稱「喜尊者」。有些經典把他和他的妻子孫陀羅的名字連在一起,稱作「孫陀羅難陀」 (Sundara-Nanda),孫陀羅也是梵文,譯過來是「好愛」;孫陀羅難陀,即是說這個難陀是孫陀羅的。難陀最愛他的妻子,兩人可說是如膠似漆,天天都在一起,行住坐臥時刻不相捨離孫陀羅美麗是國中第一,沒有語言可以形容,她一笑傾城,大眾稱為「傾城女」
註:難陀 (Nanda) 不是阿難 (Ananda),阿難全稱「阿難陀」,釋尊之堂弟兼為侍者。

佛陀成道後的第六年,第一次回到故鄉迦毘羅衛國,度化了弟弟難陀,難陀很想跟隨大哥出家,卻捨不得家裡美麗的妻子。有一天佛陀到王宮(王宮在迦毘羅衛國)化緣,在這個時候難陀夫婦正在一起吃飯,一知道佛陀來乞食,難陀就準備給佛的缽添上飯菜。當他要把飯菜拿去送給佛時,孫陀羅說:「我現在吐一口水在地上,在口水未乾前,你必須回來,不然,我要罰你。」難陀說:「好的。」正要步行離家之際,傾城女(孫陀羅)正在綁辮子。辮子紮到一半,她狂奔到窗口,看到難陀的背影,大聲的呼喊:「愛人!趕快回來吧!愛人呀!」難陀雖然舉步維艱,依然頭也不回的走了。這時佛陀用神通往後退,難陀則往前走,一走就走到祇樹給孤獨園(王宮離祇樹給孤獨園有五哩多),佛陀即刻叫他落髮出家,難陀很想跟隨大哥出家,卻捨不得家裡美麗的妻子。但是佛陀是他哥哥,他不敢不出家,在一陣掙扎之後,難陀接過了佛陀交給他的缽並想:「今天我落髮了,改天我就跑回去。」

他一直在等機會,但今天等,明天等,等來等去都沒機會,因為佛陀和眾阿羅漢都在祇樹給孤獨園,所以他很著急。有一天佛陀和阿羅漢們都到外面應供,只有難陀在看門口,他想:「今天我有機會了。」但是佛陀在離開前吩咐他掃地,他把垃圾掃在一起時,一陣風吹來,把垃圾又吹散了。所以他關上窗戶,但這個窗戶一關,那個窗戶又開。像這樣掃來掃去,關來關去,差不多過了二、三個鐘頭。他一看佛陀快回來了,就想:「不管佛陀有沒有回來,我一定要跑。」他又想:「佛陀從不走小路,只走大路,所以我要從小路跑。」跑了一兩哩路,一看見佛陀從對面小路上走過來了,他就躲藏在一棵大樹後面,要等佛陀過去了再走。誰知道他從這邊走,佛陀就從那邊來。佛陀看到他就問:「你在這兒做什麼?為什麼不看門?」難陀想:「我不能說我要跑。」就說:「我左等右等,等您不回來,所以我到這裏來接您,怕您拿不動缽。」佛陀說:「這個弟弟真是太好了。」因此佛陀又把他帶回祇樹給孤獨園,後來他跟隨佛陀到處遊方,到達舍衛國,最後在那裡定居了下來。

「愛人!趕快回來吧!愛人呀!」這句臨行前傾城女的呼喊,一直縈繞在難陀的心中,使他得了相思病,滿懷抑鬱痛苦,日漸憔悴消瘦,到後來,他渾身的脈絡都從身體的表面突露出來,被青筋包覆的難陀,正如被蜘蛛網住的小蟲那麼可憐,他被美色的憶念緊緊的綑綁了。

佛陀聽到大眾說難陀的情形,特地到難陀睡覺的小室,問道:「難陀,在我的教法下,你還順意嗎?」難陀回答說:「世尊!我不順意,我還深深的愛著傾城女呀!」

佛陀拉著難陀的手說:「我帶你出去走走,到一個山上去看看吧!」難陀說:「好呀!」心想:「這回上山,我可有機會逃跑了。」山上有很多猴子,大約有五、六百隻之多。佛陀問難陀:「難陀!猴子和你的妻子比較,是你的妻子美麗?還是猴子美麗?」難陀不用思考就回答說:「當然是孫陀羅美麗,佛陀您怎麼可以把孫陀羅和猴子比呢?」佛陀說:「難陀!你很聰明,知道孫陀羅比猴子美麗。」

接著,佛陀又對難陀說:「難陀!天上你沒有去過,和我到天上去吧!」佛陀用神通把難陀帶到天上去。他們飛到三十三天上,進入帝釋的宮殿。帝釋是佛陀的弟子,聽到佛陀來訪,立刻率領天眾來見佛陀。行禮過後,在一旁坐下,他的五百名粉紅色皮膚的天女和美麗的兩千五百個侍女也來見佛,行禮過後,亦坐在一邊。

長久以來被思念和情欲煎熬的難陀,忍不住對五百名天女看了又看。他一直以為傾城女是世上最美的人,沒有想到,五百名天女個個都比傾城女美麗百倍,因為粉紅色皮膚,太美了,連腳都變成粉紅色

佛陀說:「難陀!你看見這些天女了嗎?」難陀回答說:「看見了,世尊!」佛陀又問:「與孫陀羅相比,誰比較美呢?」

難陀一看這些天女,那簡直是沒見過的美麗,就生出愛心,回答說:「孫陀羅怎麼可以和天女比?天女美麗到極點,再也沒有比天女美麗了。天女和孫陀羅,就像猴子不能比孫陀羅,現在孫陀羅和天女比,孫陀羅就像猴子一樣。」難陀心想:「天女真是太美妙了!要怎麼樣才能得到這些天女呢?」

佛陀了知難陀的心思,就說:「要履行比丘的職責,才能得到這些天女。」於是難陀對佛陀說:「世尊!如果世尊肯為我保證,只要我履行比丘的職責,就能得到天女,我就履行比丘的職責。」佛陀便說:「那就努力地履行吧!難陀!我為你保證。」

於是,他們一起回到祇洹精舍,難陀開始努力地履行比丘的職責,並且努力修行,晝夜打坐,用功精進。

這件事被僧團的師兄知道了,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舍利弗就跑去指責他:「難陀!聽說你在三十三天,當著諸天的面前,要世尊保證,只要你履行比丘的職責就可以得到天女,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你修習清淨梵行豈不是完全為了女人、完全為了愛欲嗎?你為了女人而履行比丘的職責,與一個受僱做工的工人有什麼不同呢?……」

這些指責,使難陀又羞又愧,覺悟到自己的行為不齒,就一鼓作氣,他於是朝夕坐禪。有一次在禪定中,到了一個地獄,看到兩個鬼在燒一鍋油。油未燒沸,兩個鬼很懶,一邊工作,一邊睡覺。油鍋下的火明明滅滅。難陀生起好奇心,覺得這兩個鬼沒有好好的工作,這樣子鍋中之油何時才會沸呢?於是就問他們:「喂!你們沒有好好地燒火,火都快滅了!你們究竟在此作什麼呀?」兩個鬼睜眼說:「你管他幹什麼?我們一點也不急。要等的人尚未來臨,要等很久才會來到呢!」難陀又問:「你們在等誰呀?」兩個鬼說:「你想知道嗎?我們可以告訴你,他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弟難陀。他跟佛陀出家修道,卻一心想享天福與五百天女。他將在天上過了一千年。以後他會忘了修道,又造很多業。當他的惡業滿時,就會墮入地獄,受此油煎之苦。」難陀想:「這苦怎麼能忍受啊!」出定後不再修生天,而決心要了卻生死,不久證得羅漢果位。

之後,他特地跑去見佛陀,說:「世尊!我不要您再受諾言的約束了。」
佛陀說:「難陀呀!在你證入羅漢聖位的那一刻,我已經不受那諾言的約束了。」

沒有傾城女,難陀就沒有解脫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