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女
九十一劫宿命緣

简繁转换 - 简体

 

九十一劫(按:我們用最低之小劫計算,91 × 16,800,000年 = 1,528,800,000年,即 15億 2仟 8百 80萬年)之前,有毗婆尸佛出世(即是『過去七佛』之第一佛),毗婆尸佛入涅槃後,祂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弟子造七寶莊嚴寶塔來供奉佛身舍利。久經歲月,寶塔上原有遍身塗以真金佛像,但面上的金剝落了一塊。當時有一貧女,靠乞丐度日,她看見佛像面上脫下了金色,就發心把以前所乞得的錢用來購買一顆金珠作為塗補。貧女把金珠送到金匠(即迦葉尊者的前身)那裏,請他塗補佛像,金匠見是裝修佛像的功德,非常喜歡地塗補好了,他們兩人,一人出錢,一人出力,共達成這份功德,並在佛前立願:「願我倆人生生世世常為夫妻,身體作真金色,常常享受勝妙快樂。」
註:劫是通常年月日所不能計算的極長時間,劫的計法有幾種,現用最簡單的表達 >>>
  劫分大劫、中劫、小劫;小劫約 16,800,000年,20小劫為一中劫,即 336,000,000年;
  而 80中劫為一大劫,即 26,880,000,000年。

由是因緣,一直經過九十一劫,倆人總是生於梵天中,身體果然作真金色,快樂得說不盡。最後,那金匠天壽已盡,在距今約兩千五百年前,下生在離中印度摩竭陀國首都王舍城不遠的摩訶娑羅陀村裏的一戶婆羅門種族。此婆羅門種族名叫尼俱律陀(又名拘盧陀竭波長者),也因過去生中修有福德,所以今生聰明多智,擁有比當時的國王更多的財產。最初尼俱律陀沒有兒女,後生下大迦葉(簡稱迦葉),顏貌端正,皮膚如真金色。許多看相的術士都說這孩子有宿福,將來會出家。那婆羅門種族父母聽了,反發起愁來,好不容易祈禱得來的兒子,怎能夠出家!

到孩子已長大成為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時,父母告訴他希望盡快為他娶一個妙齡絕色的少女為妻,便決計給這孩子找一位妻子。最奇怪的是,迦葉從小就和其他小孩不同,他討厭世間上的歡樂,鄙視情慾,厭惡不淨
迦葉回答說:「我心向清淨,不用妻房。娶妻是萬萬不能的,我惟一的希望就是修道,有了妻子會障礙我的修行。」

父母不聽,祇管四處請媒覓配,迦葉知道逃避不了,便對父母說:「若有像我一樣金色皮膚的女子,端正絕俗,我就會納她為妻子。」 後來真的找到一位金色皮膚的女子,名叫妙賢(即是九十一劫前供養金珠的那位貧女之後身),相貌端正,住在毘舍離城外的迦羅毘迦村上,父親也是婆羅門種族的大富豪。迦葉父母就去訪問她的家庭,把來意告訴妙賢的父親。其父親知道迦葉家中的名望和財富,就很歡喜的答允這門親事。

婚禮過後,新婚夫婦,沒有一點笑顏,誰也不看誰,各自都愁眉不展,懷著心事,祇是沈默的坐著。天漸漸的亮了,迦葉終於開口問道:「請問你心中有甚麼心事?」
金色女妙賢皺皺眉,沈默著,沒有回答。
迦葉又說:「有話可講,甚麼事都可以商量。」 妙賢流下了眼淚,仍然沒有回答。
迦葉像是要生氣的樣子再問:「究竟是甚麼事使妳這麼傷心?」

禁不住迦葉再三的盤問,金色女妙賢終於輕聲哀怨的說道:「你破壞了我的志願,我本來厭惡五慾,希望修清淨的梵行,我父親受你家中財富的誘惑,把我的願望毀了!」
迦葉一聽大喜,即刻告訴妙賢,他也是厭惡愛染,樂於清淨修行,這是天意的巧合,他們可以按著自己的志願來做。

因此,新婚的夫婦,約定名義上是夫妻,但決不同床而睡。這對新婚夫婦身雖在紅塵,而心樂於清淨道業,彼此安安穩穩地度著時光。就這樣,迦葉與妙賢,一共度過十二年冰清玉潔的夫妻生活,彼此督促,互相勉勵,一心都以清淨的道業為重。

十二年之後,迦葉的父母,都已先後相繼去世,為了清淨修行,迦葉與妙賢商量後,即各自投師學道。迦葉便將所有的產業財富,全部布施了貧窮的人,他便毅然出家去了。

迦葉先去求師訪道,隨後接受了佛陀的攝化;而金色女妙賢最先學習外道思想,後來迦葉引領妙賢棄邪向正,皈投佛陀出家學道,加入比丘尼的教團。出家後的妙賢,遵循僧團制度外出托缽,卻因為她那天仙般的美麗,又成為人們捏造謠言的題材。她自己覺得很慚愧,悲歎生為女身的缺憾,從此就停止托缽,遠離大眾,不在人多的地方露面,後來更慨歎自己的美貌是很悲哀的事情,是修道的禍根,於是就自己毀容

金色女妙賢比丘尼生性簡樸,不喜浮華,經此刺激,格外認真嚴厲的修行,整夜不睡,正心誠意,發露懺悔,終於開悟,很快地證得了阿羅漢果。佛陀後來還讚歎她說:「在比丘尼中,沒有一個能比妙賢比丘尼更通宿命的,所以她是宿命通第一!」。

貧女與金匠,以一次裝修佛像的功德,所得福報是這樣的大而且久遠,看來似出於意料之外。須知佛法是一切有情離苦得樂的惟一法門,是惟一正當、惟一徹底的解脫。是故一切有情對於佛法,或弘揚,或讚歎,或隨喜,乃至以散亂心入佛塔廟,甚或有意無意地唸一聲佛,祇要是具慈心、悲心及善心,皆有極大的功德,皆畢竟成佛。這一點,諸經論中時時闡發證明,是絕無虛構而令人產生懷疑。貧女與金匠本是欲界眾生,其發願時,願二人常為夫妻,亦未離於欲界。然九十一劫之後得生梵天,又再入欲界仍為夫妻,而竟不動慾念。可知九十一劫中必經努力的修持,以達此成果,此亦是裝補佛像時,敬佛之一念所導致。

然而,業緣果報,絲毫不爽即使證了阿羅漢果,也要清償宿世的業債:妙賢聖比丘尼,雖證四果(阿羅漢果),但無神通,曾被阿闍世王的臣屬幽禁改裝而獻與阿闍世王,伴同睡了一夜,受了玷污,第二天一早,便由蓮華色聖比丘尼,以神通力飛臨王宮上空,教授妙賢聖比丘尼修神通法,一同飛離王宮。後被佛陀審問而許為沒有犯戒而重返比丘尼教團

雖為女人身,金色女妙賢能被釋尊當眾授記,讚許為聖比丘尼弟子中的宿命通第一,是最大的光榮,也是最高的法喜,但此得來,卻非容易!已足夠鼓勵所有的婦女們

按:欲知更詳盡的故事,請看「佛陀十大女弟子」之「宿命第一妙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