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陀 經 苦 行 宿 緣

简繁转换 - 简体

 

過去很久遠以前,在多獸邑城中有位婆羅門為國王的太史,在國家裏位高權重。他有一個兒子叫火鬘,容貌端莊。當時有一個製造磚瓦的工匠,所造器皿品質好得無與倫比。他有一個兒子,名叫護喜,為人精進勇敢、慈善仁愛、孝順父母、生性淡泊,和火鬘從小就是好朋友。護喜父母的眼睛都瞎了,所以他幫助造瓦器,售賣時祇收取穀米來供父母食用,不離不棄地供養雙親。

當時是迦葉佛的時代,迦葉如來所住的精舍離多獸邑不遠,和大比丘們二萬人,都是阿羅漢,住在一起。
有一天,護喜對火鬘說:「我們一起去拜見迦葉如來好嗎?」
火鬘卻興味索然地回答說:「護喜,我們需要去見那個光頭修道的人嗎? 他祇是個剃去頭髮的人罷了,哪會有甚麽道行呢? 佛道是艱難獲得的,那個光頭修道的人怎會獲得到啊!」 如是這樣說了三次。
護喜過了些日子又對火鬘說:「一起去河邊洗浴嗎?」
火鬘說:「好啊。」 於是就一起去到水邊,洗浴完畢,然後穿上衣服。護喜舉起右手,向遠處指示說:「迦葉如來的精舍離開這裏不遠,可以和我一起去拜見嗎?」
火鬘仍執意不肯並回答說:「護喜,幹嘛去見那些禿頭的沙門? 他們祇不過是禿頭的人,會有甚麼道行啊!」
護喜勸說:「不能這樣講! 佛法很難遇得到啊!」
於是護喜拉著火鬘的衣服要他也去見迦葉佛,火鬘脫下衣服就跑。護喜從後面追上,抓住他的腰帶說:「祇要見一下我們就回家。」 火鬘又解下腰帶就跑,說道:「我不想見這個禿頭僧侶。」 護喜便捉住他的頭說:「跟我一起去拜見迦葉佛吧!」

依照當時的法律,抓別人的頭都要處以斬刑。火鬘心中替護喜吃驚,替他的好友感到擔心,心想:「這個瓦師是想找死嗎? 怎麼敢抓我的頭?」 護喜對火鬘說:「我就算死,也要使你見到佛。」 火鬘大受感動,認為護喜寧可一死也要讓他見到迦葉佛,想來應該是真有好處的。火鬘說:「好啦! 你先放開我的頭,我跟你去吧!」

他們倆人一起來到迦葉佛住所。護喜很恭敬地頂禮迦葉佛後,雙手合十說:「火鬘是太史的兒子,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但是他不認識世尊,不相信三寶,不接觸佛,不聽聞佛法,不供養僧眾。希望世尊能開導教化他的愚癡和冥頑,讓他對佛法有所信解。」

最初火鬘非常高傲,他祇舉手向迦葉佛打招呼後便坐在一旁。之後,火鬘一直盯著世尊,從頭至足,又從足至頭,發現迦葉佛相好圓滿,莊重威嚴的儀容、崇高偉大,有著八十種好和三十相,心中便想:「我記得梵書上所記載的各種相好,今天迦葉佛都有了,惟獨有二相沒看到。」 火鬘於是問佛:「聽說三十二種相,是得道大士的相好,有這樣的相就是人中最殊勝,但是惟獨沒有看見您有廣長舌相及馬陰藏相啊!」 於是,迦葉如來就顯現出廣長舌相及馬陰藏相,這景象祇讓火鬘一個人看見,其他人都看不見。火鬘童子,完全看到了迦葉佛俱足了三十二相,心中踴躍歡喜,不能自勝。

迦葉如來為火鬘童子宣說佛法《菩薩斷功德法》:「身行惡,身體做了不該做的事;口言惡,
嘴裏說了不該說的話
;意念惡,心裏起了不該有的念頭。一個發願成佛的菩薩,為甚麽身體不可以做不應該做的事呢? 因為當他將來成佛時,其身體形象會粗短矮小;這就是一個發願成佛的菩薩身不可做不應該做的雜染報。為甚麽說菩薩嘴裏不可以說不應該說的話呢? 因為當他將來出家修行的時候,會非常的艱辛,必須嘗盡各種挫敗,千辛萬苦地摸索,極其費力勤奮刻苦,才能夠成佛;這就是菩薩說了不應該說的話而得到之果報。為甚麽說菩薩心裏不可以起不應該有的意念呢? 因為當他將來成佛的時候,其境內的僧團,經常不能和睦同心,在各方面,都會互相產生糾紛;這就是菩薩起了不應該有的念頭而得到之果報。高貴的年輕人啊,這就是菩薩三種惡行相應的果報。那麼你就應當放棄這三種惡行。」

火鬘聽了迦葉佛的開示,立即走到佛前,頂禮迦葉佛後便對佛說:「世尊,對不起,我今天懺悔以前身體做了不該做的事,嘴裏說了不該說的話,心裏起了不該有的念頭。請世尊接受我的懺悔,從今以後,不敢再犯,亦不敢再高傲了。」 如是這樣懺悔了三次。迦葉佛默默地接受了他的懺悔。火鬘童子和護喜童子一起頂禮佛後,就回家了。

在歸程的路途上,火鬘想到身口意三業之惡報,就對護喜說:「你早就跟從迦葉佛,聽聞了佛法,為甚麽還留在家中而不出家修道呢?」
護喜回答說:「你有所不知,我的父母年邁,又雙眼失明,我必須肩負起供養雙親的責任,如何能夠出家? 其實,我也一直很想出家修道。若我出家修道,父母就沒人照顧,他們一定會很快死亡。所以,我實在沒辦法出家。」
火鬘對護喜說:「我從迦葉佛那裏聽聞了菩薩行三惡緣相應的果報,現在已經不樂在家中了。我打算從這裏回到迦葉佛的住所,請求出家成為比丘。」
護喜讚歎道:「好啊! 火鬘,你已得到智慧的思維力了! 應及時回到世尊住處,因為有佛出世是很難遇到的緣故啊!」
火鬘當即擁抱護喜,然後合掌答謝說:「如果我對你在身口意方面有失禮冒犯之處,請你原諒我,你真是我的善友,能引導我入真正的大道。」

火鬘回到精舍,在迦葉佛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稽首佛足,然後合掌對佛說:「世尊,不知我是否可以跟隨您如來座下,剃除鬚髮,加入僧團,受具足戒?」 迦葉佛立即就讓火鬘出家,授給他具足戒。

佛對舍利弗說:「那時的火鬘童子就是我的前身。火鬘的父親(國王的太史),就是今天我的父王淨飯王。那時護喜就是作瓶天子(又稱澡瓶天子),就是在我出家前還是太子的時候,他在空中夜半時發言警策對我說:『時候到了,可以出家去修道了。』 舍利弗,這個護喜,我的好朋友,不斷地勸我出家,真的是修行道上的善知識啊! 我以前對護喜說過惡劣的話,說『迦葉佛禿頭沙門,怎麼會有佛道可言』等惡語。因為這些惡語的緣故,臨到成佛前,要受六年的苦行。舍利弗,那時我每天祇吃一束麻、一粒米、大豆、小豆。我雖然受了像這樣的艱辛苦難對於修行佛法卻沒有好處。我忍受了飢餓、口渴、嚴寒、酷熱、狂風、驟雨、孽蚊、毒蟲的痛苦,身體形貌都憔悴、乾枯,但卻對於成佛之道並無任何助益。舍利弗,我六年苦行,是因我過去世對迦葉佛不敬的惡業使然,我必須先償還過去的宿緣惡報,然後才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啊。

我前身為火鬘童子時,對著護喜說:『禿頭能有甚麽佛法? 佛道甚難證得啊!』 由於這個惡口業緣故,六年來忍受著這種勤勞艱苦的修行,希求能夠成就佛道;其實不能以修持這些苦行、以不正確的行持來成就佛道。宿世業緣最終不會朽壞,也不會落於虛空。」

佛最後對舍利弗說:「你看如來,已經斷盡所有的惡,諸善普具於一身。我還是不能免除前世的惡業果報。連我都如此,何況愚癡冥頑、沒有得道的凡人呢? 所以,舍利弗,你應當善護身、口、意三業。」

圖殿寧波車按:

1/ 佛陀的十宿緣是佛弟子耳熟能詳的事例,要久不久重複翻閱,以防自己忘掉了而重犯因果律! 初學佛的人更加要細細嘴嚼、消化和思考。
2/ 迦葉佛當然有神通,當祂第一次見火鬘時,便知他是未來的釋迦牟尼佛,所以迦葉佛顯現「廣長舌相」和「馬陰藏相」給火鬘看,因為祇有他才有資格看啊! 從「高貴的年輕人」這一句的暗示,迦葉佛當時沒有泄露天機,待火鬘發心來皈依後才作進一步處理和教授。
3/ 雖然火鬘為自己的傲慢向迦葉佛頂禮懺悔,而迦葉佛亦接受了他的懺悔,但火鬘的禍根已種下,導致他未來臨將成為釋迦牟尼佛時,須遭受六年之苦行! 由此案例,眾弟子們不要誹謗修行人,因你們未能知悉對方是否已成了佛,或是有大成就之行者。
4/ 雖然火鬘當時從沒有見過迦葉佛,祇是隔空地說惡言罵佛,竟亦招六年苦報;若火鬘是認識迦葉佛而蓄意作出惡言誹謗,相信所受的苦會超過上千百萬倍!
5/ 當好的同門師兄弟給你好的意見和勸告,令你有了好的見解和進步,他們就是善知識。上師的說話當然要聽,而師兄弟的說話也要留意。
6/ 雖然護喜沒有剃度出家,在當時已跟迦葉佛學習,或許加上接著幾生之修持而得到「作瓶天子」的福報果位! 當護喜身為「作瓶天子」時,火鬘祇是轉生到迦毗羅衛國為悉達多太子! 悉達多太子以過去世積下的善根和學佛之因緣,精進修行成佛,而在成佛前,償還過去世積下的惡業。難怪諸佛讚歎釋迦牟尼佛在這五濁惡世成佛是行難行之事,甚難希有!
7/ 這段事蹟與「佛陀食馬麥宿緣」事蹟有相似之處,宜再三思考。
8/ 因果律中應慎防犯口業之業報,尤其是誹謗佛菩薩、護法金剛和有證悟的修行人,會導致未來世受很大的苦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