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網路流傳
《人天眼目》
  心

简繁转换 - 简体

那年,慧禮法師秉承星雲大師慈命,發願將佛法東傳於非洲大地,立誓「埋骨南非」,寧向蠻荒一步死,不回台灣一步生。

最初一念的本心真情,使他成為人們口中不可思議的九命佛貓。

一切早已有徵兆──打從他出家「發菩提心、修諸功德」以來,就以「奉行六波羅蜜,堅固不退」著稱。
那天凌晨,他駕車滿載十餘位育幼院小朋友遠行參訪,在高速公路奔馳時,二條野狗倏然竄出,他一閃躲,老舊廂型車轟然翻滾到路坡下,一時車毀人哀號,哭聲連連。慧禮法師渾身皮傷、肉傷、擦傷、刮傷,不多傷從傾倒車門掙扎出來,打開後車廂門,十幾個小孩兒一個個吃驚受怕,魚貫爬出,稀奇哉稀奇也,竟都祇是些皮肉傷,沒一個罹難,倒把急急趕到的警察醫護看傻了眼。

後來他屢屢大難不死,歷劫復生,或許就是為了留住他這條命,好讓南非有人佈教弘法。別的不說,單說他連續兩次從美國西來寺大雄寶殿屋頂凌空飛墜的事,便可覘知不可思議願力之一二。

那幾年,美國西來寺籌建工程受限於種種因素,進度嚴重落後,眼看領不到使用執照,多年心血盡毀於一旦了,慧禮法師身為工程監院,二話不說,親自動手日夜趕工。大殿頂的琉璃瓦十萬火急越洋運來了,美籍工人不會舖,華籍技師又被簽證卡住難入境,偌大一個殿頂就等舖瓦完工驗收了,卻無人可施工。好慧禮! 吭都不吭一聲,硬是以殿頂為床,大清曉背著清水食糧爬上殿頂開始舖,一連六天七夜不中輟。累了,趴在殿頂打個盹;渴了餓了,蹲在殿頂進水進食;睏了,嘿! 一橫身高臥殿樑危巍巍險伶伶夢遊一番,生死涅槃都成夢,還真老神在在! 那可是七、八層樓高的懸空殿下!

就那麼個深夜,他在月光下趕舖了半天琉璃瓦,精神耗盡,一打盹,身乍斜,腳忽滑,整個人迷迷糊糊從半空中跌落地面……這人,竟然不理睬自己的頭、臉、頸、胸臟、肺腑、肋骨、腰脊、腿髁完不完整,有沒有少隻胳膊多條腿,他他他,他竟然頭頂著月光又惺惺忪忪爬上殿頂,琉璃瓦一片片舖起……

這劫數不止一次:完工前兩天,炎炎烈日高燒時,他又滑溜溜一個踉蹌,赤紅著雙眼從殿頂悠悠墜下,也無殘肢與斷腿,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不止此也,南華寺開光啟用典禮時,他更浩大壯烈以車禍撞斷肋骨、手骨、腿骨好幾截的面目,大包繃帶懸手支腳坐輪椅登場……

古有散花天女,驗證世間結習未盡的菩薩;他是大師座下的散命天男,今生祇為紹隆非洲佛教而活,無所謂生死、無所謂解脫、無所謂住持方丈繁耨經律論,嗡! 菩提薩婆訶!

感言:
發廣大慈悲心的慧禮法師,令人感動、尊敬、佩服。發心! 真發心! 非常真發心!

由此想起幾十年前,寧波車為金剛乘多個中心之成立,因人手不足、缺乏資金和建築材料,在可慳可省的情况下,親自帶領眾弟子參與工程,還親身爬上十幾尺的高鐵架為佛像大金身調整法器,甚至來回上下幾番為法器打磨,堅持讓佛像所持之法器完善圓滿。參與工程的弟子眼見寧波車日以繼夜、廢寢忘餐、埋頭苦幹地趕工,是又擔心又痛心。寧波車捨命為佛事及身體力行的實踐教導,至今仍在弟子的腦海內。在兩個月內、一個月內,為不同的中心動工,最後幾天竟然通宵達旦地,務必在「釋迦牟尼佛誕」、「阿彌陀佛誕」、「金剛薩埵誕」…之前一日完成構建,並將佛像裝藏(俗稱入臟)、安座、開光!

經此幾役,寧波車體力透支、食無定時、超時工作、完全不休息地,令他蒼老了很多,髮根也白了很多!

寧波車開示說:「為了讓眾弟子有一個學習及安心修行的場所、一個有歸屬感的地方,辛苦一點是值得的!」
 
參考資料
本網頁
> 智慧廣場
>> ‧寧波車是不去旅行的
‧菩薩之普顫行及普賢行
   
> 智慧廣場
>> 佳文
>>> ‧你就是菩薩
‧辛勤攪動,做最棒的自己
   
佛教金剛乘慈善基金會 http://www.vajrayanacf.org.hk
> 智慧寶庫
>> 佛學淺談
>>> 心與菩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