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互相中和抵消

简繁转换 - 简体

 

一名女弟子近十多年來不停地在共修班製造麻煩(無意地、肆無忌憚地),真是英語講的 “trouble-maker”寧波車總是慈憫每一位眾生,本著普度有情、煩惱即菩提之基本原則來長期教化她。某日,這名女弟子無明又起,為了一些事情在大眾面前發表了一套似是而非的歪理,且理直氣壯的說:「我做的一切事都是懷著好意、善意為出發點,無預料到是“好心造壞事”。我也曾造過很多好事吖,相信一定可以 balance(平衡)番我所犯下的業障哩。」

大眾聽了即時嘩然,可是寧波車卻輕鬆笑著,並以一個譬喻作開示:「有一日,大師兄和兩兄弟一同離開中心。一出大街轉左,就遇到一名極之看不順眼的傢伙,他眼睜睜的瞪視大師兄。大師兄無明火起,按捺不下,一個箭步衝前,二話不説便把對方推倒地上;而兄弟二人亦很配合,立刻上前箍緊那傢伙,合他們三人之力對他拳打腳踢。那人被他們打到倒臥行人路旁,動彈不得。
正在此時,大師兄眼尾看到對面馬路有一位步履蹣跚的老婆婆正要踏出斑馬線,兄弟二人也同時看到。他們三人馬上奮不顧身飛撲到老婆婆身邊,截停婆婆並對她說:
「阿婆,唔好過馬路住,有車呀!」
婆婆滿懷感激地點頭說:「哦! 哦! 哦!」
兄弟倆更各自攙扶她的左右肩膀,好像抬轎般將她搬過馬路;而大師兄就大遙大擺地在前方開路。
婆婆激讚道:「你哋三個真係好乖哩!」
大師兄於是就同婆婆講:「客氣,客氣。我哋祇想 balance(平衡)番少少啫。」
婆婆大惑不解的問:「你哋想 balance 番啲乜嘢呀?」
於是乎大師兄遙指杏花村店鋪,說道:「阿婆,妳看看行人路旁倒臥在地上的那人。」
婆婆一看便驚叫:「唉吔! 佢喺度嘔緊血呀!」
大師兄接著說:「係囉! 我哋本想打那傢伙幾拳,輕輕教訓佢,但不知不覺出手重咗,將佢打成咁樣。我哋現在扶妳過馬路,就叫做番少少好事,balance 番少少啫!」
婆婆怒言:「你哋三人都黐線嘅!」
他們三人異口同聲話:「阿婆,我哋唔係黐線,我哋已經學佛學咗三十年架喇。」
婆婆更加冒火,大聲喊話:「嘩! 學佛三十年,仲係咁嘅理念?! 扶我過馬路就想 balance 番少少,你哋三個一齊入青山精神病醫院啦!」

寧波車講完就落座離去,他的開示每次都充滿玄奧禪機
那名女弟子聽後,卻滿面惘然,看來對寧波車今番開示的隱喻完全不明白,完全捉摸不到。 大師兄剛好在旁邊,忍不著笑而立即解釋:「哈哈! 哈哈! 首先我沒有和兩兄弟去打人! 寧波車祇是想啟發妳,希望想到
1.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要留意是“諸惡莫作”先排序為第一句,意思即這句非常重要,佛弟子首要做好這一點。勿忘這是佛陀的教誡,是佛法精髓之一。
2.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亦即功過不能互相抵消若可以互相抵消,還有因果律的存在? 還會懼怕因果? 要知道“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3. 祇能希望大業小報
4. 參看佛陀宿緣,祂在未成佛前講錯說話,到成佛後,仍然必須親自承受相關果報! 希望妳慎言,不要胡亂說話。」
 
大師兄再感慨地講:「師姐,妳二十多年來都沈迷於密咒、手印,忽視寧波車對妳的智慧開示、輕視基本的顯密佛教義理、漠視同門師兄弟對妳的勸諫,但卻熱衷於世俗之奴駕法,有時覺得妳真的很可憐、可悲。學佛這麼久,進步緩慢或可說是從沒有進步過,連應有的正見基礎也沒有,這與故步自封、閉門造車、心高氣傲有關! 妳說妳做的一切事都是懷著好意、善意為出發點,但妳卻忘記了妳自己做一切事的背後原動力是“貪嗔癡”。還有,妳說妳自己也曾造過很多好事,所謂”好事”是從妳自己那把尺去量度,不是用佛菩薩/寧波車的尺去量度,妳做的事可能是微不足道,與行菩薩道還相距很遙遠啊! 這正是凡夫與佛菩薩的距離。妳要冷靜思維一下,不要粗枝大葉、不顧後果地想做就做,還堂而皇之以為自己的出發點是對,便硬衝、一意孤行去做。似乎妳的貪嗔癡太重,以致令妳思維方向錯誤。自勉、自勉! 」
 
參考資料:
本網頁
> 智慧廣場
>> 野幹說法(佛陀宿緣之一)
  佛陀食馬麥宿緣
  佛陀骨節煩疼宿緣
  佛陀患頭痛宿緣
  佛陀患背痛宿緣
  佛陀被木槍刺腳宿緣
  佛陀被擲石出血宿緣
  佛陀被孫陀利誹謗宿緣
  佛陀被奢彌跋誹謗宿緣
  佛陀被旃沙繫盂誹謗宿緣
  佛陀經苦行宿緣
  佛陀被恩將仇報宿緣(一)
  佛陀被恩將仇報宿緣(二)
   
佛教金剛乘慈善基金會 http://www.vajrayanacf.org.hk
> 智慧寶庫
>> 佛學淺談
>>> 要勇於承認錯誤和改正錯誤
  不昧因果和不落因果
  抄、讀心經要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