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 伏 睡 魔 能 得 證

简繁转换 - 简体

 

摘自【六度集經】

佛告戒眾弟子,修行必須勤加精進,千萬不可被懶惰的習氣所覆蓋……

(甲)無量劫前,有一大覺如來,名一切度王,降世說法,廣度善根成熟的菩薩眾。這時,有兩比丘,精進辯和德樂止懷著歡喜心同到一切度王佛前聽法。精進辯聞法歡喜,心領神會,立時證得「阿惟越致」(菩薩不退轉地),神通具足。但德樂止卻睡著了錯過清妙法味,一無所獲。精進辯勸德樂止道:「我們應當勤修精進,不要貪著睡眠啊。」 德樂止聽到這番金石良言,隨即振奮起來,可是沒多久,他又不由自主地昏睡過去。後來,他決定到泉邊端身靜坐,以求入定,但很快又昏沈地睡著了。

精進辯希望能救拔朋友,於是使用剛證得的神通力,方便度化,立時化作一隻蜜蜂王,飛到德樂止的眼皮上。德樂止從睡夢中驚醒,嚇見一隻蜜蜂王,近在眼前,於是屏息靜氣,重新端坐。豈料未幾,他又呼呼的進入夢鄉。蜜蜂王於是從德樂止的袖口飛進他的腋下,輕微刺他一下,德樂止疼痛而驚醒,這次他抖擻精神,正襟危坐,不敢再睡。這時,蜜蜂王從德樂止的袖口飛出來,迴旋空中。德樂止端然正坐,凝視著蜂王,怕它再來襲擊。蜜蜂王見此,駐足泉邊鮮花上,吸食花蜜。此舉令德樂止,精神集中,不復思睡,終於把睡魔降服了。

蜂王為了勸策同修入遊戲三昧,假裝在花間睡著了,睡味正濃時,風來花傾,墮入污泥中,於是急忙飛回水面,沐浴潔淨,再重新飛還,安止花上。蜂王這齣遊戲三昧,使德樂止有所頓悟,對蜂王唱出一偈來:

是食甘露者,此身得安處,何不分餘味,遍飽妻與子,
貪眠墮泥中,自污其身體,如是一顛墜,損彼甘露味。
又如此妙華,不宜常久住,日沒華還合,求去不得出,
須待日再明,動轉方如志,長夜囚華中,如是良悲苦。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這時,蜜蜂王回復精進辯本貌,也唱出一偈,回敬那位「大夢初醒」的朋友:
佛道若甘露,聽聞無厭足,不當有懈怠,昏沉失妙覺,
譬如墮污泥,愛慾所纏縛,日出眾華開,如佛宣化來,
日入華還合,涅槃坐蓮臺,幸值如來世,除睡去陰蓋,
精勤修大業,莫言佛常在,深法原空寂,不著色因緣,
現前境界相,應知為善權,善權欲警醒,苦行方無誤,
度人即自度,因此現變化。
 

德樂止聞偈後,心光大放,頓時證得不起法忍,至陀羅尼法(即能總攝憶持無量佛法而不忘失之念慧力,得此能不忘失無量之佛法,在眾中無所畏,同時亦能自由自在地說法)。

精進辯即釋迦如來的前身德樂止是彌勒菩薩的前身

(乙)佛陀十大弟子之一阿那律尊者,曾於佛陀為大眾開示的時候不慎打瞌睡,佛陀見狀,立刻教誡他道:「像你這樣放縱睡眠欲的修行人,會容易墮入螺螄、蚌蛤之類的畜生道中,一睡便數千年,不知要流轉多久才能聽到佛的名號,得聞佛法啊!

阿那律聽了佛陀呵責後,十分懊悔,當下涕淚悲泣,生起大慚愧心,並發願從此精進用功,再也不閉上眼睛。因為眼睛沒有得到淚水的滋潤和休息,不消幾天,阿那律的視力愈來愈模糊,最後終於完全失明了;但他堅持精進不懈,沒有因瞎了眼睛而後悔憂傷。佛陀於是教導阿那律修持「樂見照明金剛三昧」,由於能一心專注的緣故,阿那律當下便得了天眼,觀見十方無有障礙,並證到阿羅漢果。阿那律更被尊稱為「天眼第一」。

 
後記: 眾生所以沈淪業海,受無邊苦,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昏墮的緣故。睡眠乃凡夫五欲(財、色、名、食、睡)之一,與生俱來,是自然不過之事。因此,行者必須發大勇猛精進心方能降伏睡魔,了脫生死,證入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