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 人 失 去 超 能 力
(上)

简繁转换 - 简体

 
引子
西方科幻電影中,經常出現很多涉及具有超自然力量的異能人士之題材,相信最廣為人熟識的算是“超人(Superman)”了。在小說作家筆下,這位被虛構出來的外星人物,就曾經為了要跟一位心儀已久的地球女子過常人夫妻生活,而走到某處神秘國度,將自己與生俱來的超自然能力解除──正是超人失去超能力,成為一名地球凡夫。

由於“超人”突然失蹤,世界各地治安秩序大亂。縱使換來了與戀人甜蜜的愛情生活,但“超人”未能像過往般以超能力去拯救/阻止/解決曾遇上地踎流氓欺凌弱小、悍匪暴徒劫掠殺戮等事情,甚至自己還遭到奸黨欺凌、虐待;更有殘暴的外星人入侵、統治、毀滅地球。

雖然這祇是電影橋段/情節,但亦不乏涵義。事實上,佛教教義早已清晰揭示,愛慾煩惱的確能輕易地摧毀修行人一位累世艱苦修得有功德與神通力之行者會否像“超人(Superman)”一樣因愛情(不管是出於自願,又還是業力所致)而把自身的神通力解體、把佛教放下而過短暫快樂的生活?

內容
以下輯錄一些五通仙人、在家菩薩、阿羅漢等,因愛情、慾念、女色、業力、醉酒、貪著供養、嗔惡心等原因導致失去神通力:

四禪五通的比丘因女色失神通
【百業經】第八十八:
當日,
火燄比丘(一位修得四禪五通的比丘)獨自到宮中應供。王女見一位出家比丘飛來,便按父王吩咐,依父之行,抱他上法座。與女人相觸如碰毒蛇,故火燄的神通瞬間退失。由於火燄的相貌非常莊嚴,王女生起貪慾心,二人在靜處偷行不淨。王妃們已知此事,但因懼其神通,不敢稟告國王。火燄失去神通以後,不能再飛行,又無顏面步行歸返,祇好住在王宮。國王回宮後,聞知火燄在宮中,非常高興,馬上準備許多食物親自供養火燄,王女也手擎飲料供養。火燄見到王女生起猛烈難忍的貪慾心以致迷醉,竟在國王面前怔怔伸手撫摸王女之手。國王見此越軌行為生大嗔恚心,拔劍欲殺之。王女急替火燄掩飾:「尊者,您拿錯了。」 國王聽到此言,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急收寶劍,繼續恭敬供養,於火燄前聞法。

長老難提為天女所誘惑失神通
《經律異相》卷二十:
諸比丘問:「世尊,云何
長老難提久修梵行,而為此天女之所誑惑?」 佛告諸比丘:「是難提比丘,不但今日為天女所惑退失梵行,過去世時亦為彼所惑,失於梵行。」 諸比丘白佛言:「已曾爾耶!」 佛言:「如是。」 佛告諸比丘:「是鹿斑童子淨修梵行,得外道四禪,起五神通,有大神力,能移山住流、捫摸日月……。(天帝釋)差此天女往閻浮提壞(鹿斑)童子,時彼天女白帝釋言:『我自昔以來數壞人梵行,令失神通,願更遣餘天女端正嚴好令人樂者。』 時天帝釋復於眾中種種說,偈勸喻天女阿藍浮:『汝可使行壞俱舍頻頭,如生經中說。』 於是天女即壞仙人童子。」 佛告諸比丘:「爾時仙人童子俱舍頻頭者豈異人乎,即今難提是;天女阿藍浮者,今此天女是。而難提曾已為其所壞,今作比丘復為其所壞。」

在家菩薩退失神通
南傳【本生經】卷三:
佛曰:「昔日得五神通、八等至,依禪定力而滅煩惱,飛行空間之
淨心菩薩,亦因見美姿而破根(五官)之自制,離禪定煩惱心亂,得大苦惱,……。菩薩亦知時間甚遲,由禪定起立,往宮中飛行。王妃聞樹皮衣之音自思:『仙人來矣。』 急速起立時,其美麗之外衣滑落,適仙人由窗口進來,為王妃誘人之隱處所惑。彼為快樂,頓生愛慾之念,如幼樹之被伐倒。如是禪定忽然消失,彼如一斬落雙翼之鳥。彼立於原地,手執食物,無少食欲之心。彼為煩惱,周身顫抖,退出宮城而往御苑,入於自己小屋之中,置食物於臥榻之下。其後,彼愛著於誘人之隱處,不斷燒起煩惱之燄。七日之間,不飲不食,臥於臥榻之上。彼時之國王是阿難,相好王妃是蓮華色,彼仙人即是我。」

五神通外道鬱頭藍子因女色退失神通
《大唐西域記》卷九:
昔有
外道鬱頭藍子者,誌逸煙霞,身遺草澤,於此法林棲神匿跡。既具五神通,得第一有定。摩揭陁王特深宗敬,每至中時,請就宮食。鬱頭藍子凌虛履空,往來無替。摩揭陁王候時瞻望,亦既至已,捧接置座。王將出遊,欲委留事,簡擢中宮,無堪承命。有少息女,淑慎令儀,既親且賢,無出其右。摩揭陁王召而命曰:「吾方遠遊,將有所委,爾宜悉心,慎終其事。彼鬱頭藍仙,宿所宗敬,時至來飯,如我所奉。」 敕誡既已,便即巡覽。少女承旨,瞻候如儀,大仙至已,捧而置座。鬱頭藍子既觸女人,起欲界染,退失神通,飯訖言歸,不得虛遊。心中愧恥,詭謂女曰:「我比修道業,入定怡神,凌虛往來,略無暇景,國人願睹,聞之久矣。然先達垂訓,利物為務,豈守獨善,忘其兼濟? 今欲從門而出,履地而往,使夫睹見之徒,咸蒙福利。」 王女聞已,宣告遠近。是時人以馳競,灑掃衢路,百千萬眾,佇望來儀。鬱頭藍子步自王宮,至彼法林。宴坐入定,心馳外境,棲林則烏鳥嚶囀,臨池乃魚鱉喧聲,情散心亂,失神廢定。乃生忿恚,即發惡願:「願我當來為暴惡獸,貍身鳥翼,搏食生類,身廣三千里,兩翅各廣千五百里,投林啖諸羽屬,入流食彼水生。」 發願既已,忿心漸息,勤求頃之,復得本定。不久命終,生第一有天,壽八萬劫。如來記之,天壽畢已,當果昔願,得此弊身,從是流轉惡道,未期出離。

五百仙人因女妙色、妙聲、妙香失神通
《大毗婆沙論》卷六十一『結蘊第二中一行納息第二之六』:
昔有王號隖陀衍那。將諸宮室詣水跡山,除去男子,純與女人奏五妓樂。縱意嬉戲,樂音清妙,香氣馚馥,命諸女人露形而舞。時有
五百位離欲五通仙人,乘神境通經此上過。有見妙色、有聞妙聲、有嗅妙香皆退神通,墮此山上,如折翼鳥不復能飛。王見問曰:「汝等是誰?」 諸仙答曰:「我是仙人。」 王復問言:「汝得非想非非想處根本定不?」 仙人答言:「我等未得。」 王乃至問:「汝等為得初靜慮不?」 仙乃至答:「我等曾得,而今已退。」

仙人聞女人軟美之音退失神通
《經律異相》卷三十九:
佛未出世時,天帝釋常往詣提波延那仙人所聽法。後一時乘寶飾車欲詣
仙人,而舍芝念言:「今者帝釋棄我欲詣餘婇女。」 即隱其形上車上。帝釋不知,垂到仙人所,顧視見之而問言:「汝等何故來? 仙人不欲眼見女人,汝可還宮。」 舍芝不欲去,帝釋以蓮華莖打之。舍芝以女人軟美之音而謝帝釋,仙人聞之而起慾愛,螺髮即落耳識而退。(出抄《毗曇毗婆沙》卷三十三)

五百仙人因女歌聲失禪定
《大智度論》卷十七『釋初品中禪波羅蜜第二十八』:
五百仙人在山中住,甄陀羅女於雪山池中浴;聞其歌聲,即失禪定心醉狂逸,不能自持。

阿羅漢因業力退失神通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十八:
眾即以杖打
尊者目連,身遍體爛熟由如搥葦,即便四散。時舍利子怪其在後遲晚不來,遂即往看,見其形體碎如搥葦而佈於地。問言:「具壽,何意如此?」 答言:「舍利子,此是業熟,知欲如何?」 舍利子言:「具壽,豈非大師聲聞眾中稱說神通最為第一,何乃至斯?」 答曰:「業力持故,我於神字尚不能憶,況發通耶?」 時舍利子以七條衣裹襆其身,猶若嬰兒抱持至寺。諸人驚集問舍利子:「尊者何緣身至如此?」 答曰:「執杖外道打令爛熟。」 遂緩下衣徐置於地。時諸苾芻問舍利子曰:「豈非大師聲聞眾中說尊者目連神通第一?」 答言:「實說。仁等當知,業力最大。然大目連有大氣力,以足右指蹴天帝釋戰勝之宮,能令搖動幾欲崩倒,於聲聞中如來讚說有大威力神通第一。然由前世業力所持,於神字尚不能憶,況發於通。」

仙道因業力退失神通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卷四十六『入王宮門學處第八十二之三』:
仙道聞已,告彼人曰:「丈夫豈復頂髻,故遣汝等斷我命耶?」 答曰:「如是。」 仙道便念:「如世尊說當須思念,業力難違者,由斯事故,密作是語。」 即報屠者曰:「賢首,汝等可暫停息。我本所為而作出家,雖復剃髮染衣其事未辦。汝等暫住,待我少時求所為事。」 諸人報曰:「大王隨意。」 時具壽仙道於一樹下結跏趺坐,如龍王盤。如佛言曰:「多聞之人,有五種利益。云何為五? 一者蘊善巧;二者處善巧;三者界善巧;四者緣起善巧;五者於其所須,教誡教授,不求於他。」 時
仙道苾芻於斯五事悉皆善巧,於五趣輪迴知無定相,一切諸行皆悉無常。善觀察已,斷諸煩惱,證阿羅漢果。觀金與土平等不殊,刀割香塗了無二想,心無罣礙如手撝空,能以大智破無明[穀-禾+卵],三明、六通、四無礙辯悉皆俱足,於三界中所有愛著、利養、恭敬無不棄捨,證解脫樂,說偈曰:「已斷諸結縛,善拔眾毒箭,我仙道苾芻,仍不免王法。」 作是語已,告屠者曰:「賢首,我所作者,今已作訖,汝所為者,當可隨情。」 屠人白言:「大王,我若歸國,頂髻問言:『大王死時,有何言說?』 將何以報?」 答曰:「汝當報彼作如是說:『汝造多惡業,殺父貪國位,我獲勝涅槃,汝墮無間獄。』 復應告曰:『汝造二無間業,一者殺父;二者殺阿羅漢諸漏已盡。當受極苦,墮無間獄。汝可至誠殷勤悔罪,冀得輕微。』」 仙道復念:「我以神力乘空而去,勿令由此受極重殃。」 即生正念欲發神通,於所求境心便迷亂,乃至神通之字亦不記憶,況復騰空而欲遠去? 復更念言:「世尊令我當思業力,無可逃避,說偈曰:『假令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時彼屠人即拔利刀,斬斷王首,頭落於地。空中說偈曰:「不思議業力,雖遠必相牽,果報成熟時,求避終難脫。」

阿羅漢醉酒失神通力
【漢譯南傳大藏經元亨寺版】《律藏》『經分別』及【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酒戒第五』:
具壽
娑伽陀(即尊者注茶半託迦 ─ 十六阿羅漢的其中一位)入火舍,設草之敷具,結跏趺坐,端正身軀,令起正念於前。其時,彼龍見具壽娑伽陀入,怒而吐煙,具壽娑伽陀亦吐煙。彼龍不勝,怒而放出火燄,具壽娑伽陀亦入於火界三昧而放火燄。於是,具壽娑伽陀以火燄降伏毒龍之火燄。優婆塞每家聞悉尊者娑伽陀與安巴提達毒龍決鬥之事,豫備純淨之伽普提伽(酒名)。見具壽娑伽陀來乞食,而語娑伽陀曰:「尊者娑伽陀! 請汝飲伽普提伽。」 於是,具壽娑伽陀於每家飲純淨之伽普提伽。出鎮時,倒臥於鎮口。諸比丘將具壽娑伽陀帶回僧園,令其頭向世尊而臥。然而具壽娑伽陀轉身,足向世尊而臥。世尊告諸比丘:「先前娑伽陀是否恭敬且順從如來耶?」 「然,世尊。」 「今娑伽陀恭敬且順從耶?」 「世尊! 不然。」 「娑伽陀與安巴提達之龍共鬥耶?」 「然,世尊。」 「娑伽陀今仍能與龍鬥耶?」 「世尊! 不能鬥。」 「是否飲應飲之物而成無意識耶?」 「不然,世尊。」

比丘提婆達多貪著供養退失神通
《十誦律》卷三十六(第六誦之一)『雜誦第一(調達事上)』:
調達(即提婆達多)癡人,隨幾時得如是利養,隨爾所時長夜受諸苦惱,生惡處故。佛語諸比丘:「譬如健夫打破惡狗鼻,於汝等意云何? 是狗寧更惡不?」 答言:「實惡,世尊。」 佛言:「調達癡人亦如是,隨幾時得是供養,隨爾所時長夜受苦惱,生惡處故。」 爾時調達,供養轉增貪著供養覆心,生如是惡心:「佛今捨僧者,我當將導眾僧。」 生如是心時,退失神通

仙人生嗔惡心退失神通
【大般涅槃經】卷二十『梵行品第八之六』:
頻婆娑羅往有噁心。於毗富羅山遊行獵鹿,周遍壙野悉無所得,惟見一
仙人,五通俱足。見已即生嗔恚惡心:「我今遊獵所以不得,正坐此人驅逐令去。」 即敕左右而令殺之。其人臨終生嗔惡心,退失神通,而作誓言:「我實無辜,汝以心口橫加戮害,我於來世亦當如是,還以心口而害於汝。」 時王聞已,即生悔心供養死屍,是王如是尚得輕受,不墮地獄。

 
有關失去神通之其他文集
那爛陀長老《覺悟之路》:
當一修行者成功地獲得禪那,他即可以輕鬆地修習五神通,即: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他心通,神足通。這裏要指出的是,三摩地以及這些神通對獲證阿羅漢果來說並不是很重要的,雖然它們對具有者來說無疑是一財富。例如,有些見地不佳的阿羅漢,在沒有禪那的幫助之下,通過修習如實智而直接獲證阿羅漢果。在佛陀時代,許多男眾和女眾沒有修習禪那而成阿羅漢的也為數不少。

聖嚴法師《學佛知津》〈神通的境界與功用〉:
除了聖者的神通不會失去之外,凡夫的神通,是會失去的。由於貪心、嗔心、癡心的旺盛,便會失去神通。所以提婆達多由十力迦葉教他依止世俗道,修得初禪而發神通之後,因為自傲自狂,並作無恩之言,而說:「彼十力迦葉予我何力? 我自日夜,常求精進,得第一禪定力,是我自求,不關十力迦葉事。」 即在言下,便失神通(破僧事卷十三)。
神通的使用,在修得的神通,固然需要入定之後,始能發通;即使報得的神通,在貪、嗔、癡等重大煩惱現前的時候,也會不起作用。比如龍的神通是由報而得的,龍能變化自如,但是龍有五時不能變化:生時是龍,怒時是龍,淫時是龍,眠時是龍,死時是龍。

 

參考資料:
本網頁
>  智慧廣場
>> 前世今生因與果

  正言
    5. 有一位修定境界已可通達欲界天之行者,於定中
在天界遇到多世有緣之仙女
     對她動了真情貪慾,
禪定神通俱失,千年道行一朝喪,成為凡夫一名。」
   超人失去超能力(下)
   天眼失去天眼力

>  菩薩與羅漢
>> 羅漢簡介

佛教金剛乘慈善基金會 http://www.vajrayanacf.org.hk
>     金剛乘
>>    護法部
>>>   護法的種類
>>>>  顯密共通護法
>>>>> 護法阿羅漢

>   智慧寶庫
>>  佛學淺談
>>>
阿羅漢
   
六種阿羅漢與十六阿羅漢
    六種阿羅漢
      聲聞四果中之第四阿羅漢果,由其種性之優劣分為六種。
      (一) 退法阿羅漢,又作退相阿羅漢,指遭遇小惡緣如疾病等即退失所得之果位
   
     者,是最劣之種性。」

    五百阿羅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