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 法 正 神

简繁转换 - 简体

 

摘自《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下)之「恐怖的因果神魔」  馮馮著

1987 年新年元旦後不久的一夜,來了一個越洋電話。 ……

眾弟子驚惶不已,公推 R 居士親來加拿大見我,……。

「馮馮居士,」 她說:「你看我們師父的病況,完全準確,醫生都已證實了,現在大家弟子要我來求你救師父,你無論如何不能推辭!」……

我說:「我又不能破因果……。」…… R 居士說:「我們師父也希望你為他持唸大白傘蓋咒……」

「世上有能破因果的咒麼?」 我苦笑:「就是大白傘蓋咒也不能破因果呀!現在只有他自己方能救他自己,別人是無能為力了。」

「怎麼自救法?」

「把所有多年累積的財產全部布施給慈善機構,……」

「這恐怕他不肯。」

「到了這個時候,還不覺悟嗎?」 我說:「他的幾千萬財產,很多都是佛教徒捐獻的,不應該拿出來用於慈悲的布施嗎?……」

…… 但是 R 居士苦苦懇求,……我在不得已情況之下,只好答應。

那天晚上,我沐浴拜佛,然後結印趺坐,持唸大白傘蓋咒,那晚本來是晴朗天氣,我唸了一半,窗外天空突然狂風大作,萬雲飛來,遮蔽了星月。

我正在詫異,忽然地,外面天空閃現萬丈碧綠光芒,直逼我家而來,一陣陰寒之氣侵入,使我全身冰寒,我向來是不怕冷的,仗著元陽護身,我從不畏寒,零下幾十度天氣,我也從未打過寒顫,可是這一次我一連打了冷顫多次!……

那團特別冰冷的綠色光霧侵入了我家佛堂,光霧中出現了一陣恐怖的聲音,我一聽,有七十二個聲音,這是什麼魔怪呢?

隨著聲音而現身的,是一個巨魔,他大約有一千個頭,每一個頭都不同,青面獠牙的,蛇吻的,鷹喙的,虎頭的,龍頭的,三眼的,七眼的,劍齒的,噴出綠焰的,呵出金氣的……魔眼閃光,魔舌連吐……恐怖極了!奇怪的是身體只有一個,是龍形的,滿長金鱗,泛著綠金色幽光,他從天空雲端上倒垂下來,俯視著我,他的光華遮了北邊半邊天空,看樣子,他似乎立刻要吞噬我。……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你是何方魔怪?」 我驚慌地以心問:「為何現身?」

「連我也記不得了?」 巨魔心意說:「好大膽的孩兒,竟敢用大白傘蓋咒來干預我的事。」

「啊!原來是這件事!」 我心念說:「啊!我認出您老來了!您是護法神魔。…」

「不准你提我法號!」 他打斷我:「你敢提我名號,我叫你母子形神俱滅!」……

「你這孩兒若再敢持唸大白傘蓋或什麼咒來鬥我,當心我就整你母親!」 巨魔說:「你有一點小修為,我奈何你不得,但是,你母近日鬆懈,我可整她受苦。」……

巨魔心念轉厲:「還敢鬥我?你這孩兒,五世修為,又有多少能耐,敢螳臂擋車嗎?」……

我集中全神,金光與紅光齊出,罩住全身與我母。

「好,我就叫你母受點苦。」他的慘綠光華大盛,相較之下,我的金光紅光只是螢火之光。……

我結印,出動了向不敢用的五雷正法,這法我四年前試用,……。這一次,我結了印,唸了真言,北面天空在幾秒鐘之內,雷聲隱動!閃電飛躍!……帝釋的虹彩三重顯現,隨即在夜空上面,金光像北極光般閃動,罩蓋了巨魔的綠光……

巨魔驚退,綠光暴縮,臨走,向我傳念:「孩兒你不該自恃神通,妄用大白傘蓋咒去助人破因果,所以我才來懲罰於你,我知我不能傷你,唯有傷你母才叫你怕,其實我並非全怕你的五雷,我是護法正神,我做的是護法正事,那老和尚的道行,我是一定要吸盡他的,你不能再多事,今天看帝釋面子,我走了,希望你以後別再逞強亂用神通干預因果!」

……炷香未盡,天空依然晴朗,月明星稀,我不敢再唸大白傘蓋咒給那位大師,我拜謝了帝釋,那時是子夜三時。

我推開房門,看見母親仍在熟睡,我心中記得神魔之言,我不敢睡,還有兩小時就天亮了,要到天亮,神魔才不能再來。

我打坐唸經,怎料疲極入睡,醒來已是清晨七時,昨夜經歷的驚風駭浪,都已了無痕跡。

我母親在房內呼喚,我推門去看,她老人家坐在地下,不能行動,她的左腳忽然青腫了,病得不能動,她說在四點多的時候,不知怎樣跌下床來,扭傷了足踝,她的嘴唇也裂了出血。

我心裏有數,我知道是什麼緣故,我在心中默祝,對神魔說:「請您老收法吧!我已經答應了您老,就斷不再敢干預因果了!……」

退到九華山的神魔點頭:「好,我收法,你母本來應受七天苦,我明天收法!」……

我打電話給 R 居士,將經歷告訴她,……,你師父的事,我不敢再管了,你也不必多管了,不然,神魔會懲戒你的!

R 居士並不深信我的……,她那天晚上照舊用功為她師父唸大悲咒與其他咒,怎料果然出了事,我看見了神魔去警戒了她的詳情。……

「 R 居士!」我說:「我們不知因果,還可原諒,我們既知因果,就不應恃強硬要徇私去破因果……,唸密咒助他破因果,就招了護法神魔來警告了!這件事,豈不是一次大教訓嗎?」

……,在我的感受上,它是真實的經歷,這是無法磨滅的教訓,這是無法傳遞給任何人的經驗,我從此也不敢再自恃神通去助人做任何有違因果律的事,倘若有任何人恃強去破因果,那就是要代負因果的……。

R 居士後來告訴我,那位大師是在九華山得病的,而且,大師親口說看見一條有魚鱗的魔怪在侵食他的元神,他認為是一條魚精,但他看不見全部,只看到有鱗的一段。……

按:
看了此文,有很大的感慨。很多密宗弟子,在修持方面很用功,但在戒律方面則不注意,又或毫不認真,甚至馬虎得很。要知道戒、定、慧是佛教的三無漏學,而其中是以戒為先,正如佛陀在臨涅槃前告誡自己的弟子「以戒為師」。又或者一些金剛乘弟子以為修得一點點小神通,便可胡作非為,這真是大錯特錯!若密宗弟子犯了嚴重的戒律,那些是嚴重的戒律呢?舉例來說,金剛十四戒便是,其中第一條尤甚!那麼即使你修持的本領有多麼了不得,也無法避免因果報應。

   
1. 密宗的護法正神會“伺機”來懲罰你時,你是無法抵擋,因護法正神是護持正法,是按事執行任務,正如按法律去制裁犯了法的人。
   
2. 佛教強調懺悔、發心、隨喜、供養、禮讚、請佛住世轉法輪、迴向等,其中懺悔是非常重要的。即使你有一點小本領,能擋得了護法正神來懲罰的一時,也擋不了第二時,要知道佛教重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3. 就算你擋得住,你的家人(父、母、夫、妻、兒、女等)也擋不住,因為他們沒有修持,故在你未受懲罰前,你的親人已受牽連。
   
4. 或許你認為可到另一個教派接受其他寧波車、活佛、大喇嘛的灌頂或加持,但亦是擋得了一時,擋不了第二時。寧波車、活佛、大喇嘛的灌頂或加持力不是恆久不失的。喔!寧波車、活佛、大喇嘛的灌頂和加持力不是永恆的嗎? 若你這樣想就錯了,因為你忘了佛教的基本理論“無常”! 一個犯了戒的人,內在是污穢的,你獲得新衣,淨衣穿上,日子久了,新淨衣也漸漸受到感染而變得骯髒。勿以為誹謗了這位寧波車後,跑去另一位寧波車求灌頂或加持,以為可以躲避懲罰,免去因果報應,這真是「無知」,不了解佛法的真義。新淨衣是比喻你得到加持力的光芒,但你內在的戒污會漸漸地感染你新受的光華,再者,當護法正神來執行戒律懲罰時,他們自會有辦法來破解你身上得到的光芒。
   
5.

一位修行人若譭謗或輕蔑了自己的傳法良師、寧波車、上師或阿闍梨,去找另一位寧波車或上師求懺悔,其犯的戒罪是不能“完全”清淨的,業障是未能完全得到消除的。例如誹謗了寧波車甲而向寧波車乙求懺悔,或誹謗了上師丙而向上師丁求懺悔,這不是很矛盾嗎? 當然,寧波車乙和上師丁會給你加持,但是相信他們亦會鼓勵你向當事人寧波車甲或上師丙求懺悔,亦即教導你若你將來誹謗了寧波車乙或上師丁時,你也應勇敢地前往向他們懺悔,以免有不吉祥的事發生。所以,「解鈴還需繫鈴人」,修行人若犯了戒,一定要親自向自己的寧波車或上師誠心發露懺悔,及得到好的夢示,諸罪才能得到消盡。

再者,還要在那位寧波車或上師未圓寂前,找他們求懺悔,要不然他們圓寂了,在下世你還要向那位寧波車或上師求懺悔,否則你的罪行業障仍在你身上。

   
6. 但是,有很多犯戒的修行人不是先知先覺,或許他們以為自己的罪行可以瞞天過海,直至他們去求懺悔都是因為自己發生了不吉祥事,又或自己周遭的人發生不吉祥事,而才醒悟自己錯了,被迫去求懺悔,那麼,這種懺悔欠缺了真誠和應有的態度。希望行者是 “良心發現,發心去懺悔”,在未有不吉祥事發生前,便要去求懺悔,這才是修行人應有的學佛態度,當然,嚴守戒律不去觸犯,更是正確及應有的思維。
   
7. 最後,正如上述文章,大家可以看到,“一人犯事,一人受”,是逃不了業果報應,別人是幫不到,也不宜介入。故佛教徒,尤其是密宗行者,在修道上要有所進步,就一定要守護戒律及誓語,要特別了解和守護密宗十四根本墮戒,寧失身命也絕不破任何一條,尤其是第一戒條。再次提醒大家,切勿犯第一戒條。上述文章的神明,理應是顯教的護法神去懲罰出家的和尚;對我們來說,來懲治密教弟子的金剛乘護法神會來得更厲害更恐怖。或許你們不怕,為什麼呢? 哈! 因為你們沒有天眼看不到吧! 無形世界的事物,不是我們凡夫俗子所能了解的,是匪夷所思的。勿忘舉頭三尺有神(金剛乘的護法神 )明! 行者不能一逃一躲便可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