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 花 地 獄

简繁转换 - 简体

 

寧波車在1993年1月3日開示
2002年10月20日(
約十年後)由法國芮師兄代寧波車複述
2006年8月8日(
再約四年後)上載網頁

當一個人有困難時,情理上會去幫助他 / 她;但幫得對與否,就得看智慧。正如俗語說:「好心做壞事。」

根據佛經說:

1. 有一比丘到世尊釋迦牟尼佛住的地方,頂禮後,向世尊說:「舍利弗與目犍連之行徑很差,在外面做壞事。」
佛答:「切勿如此講,您是發歡喜心來看佛的。況且舍利弗尊者與目犍連尊者行為純正善良,沒有做壞事的。」
此比丘再說:「佛陀所說是沒有虛妄,然舍利弗與目犍連真的行惡事,失了善本。」
   
2. 佛答:「您真是愚蠢,不信佛所說?剛才您說舍利弗與目犍連做惡事,而您現在是真的做了壞事,很快會受到報應。」然而,此比丘再第三次對佛陀說舍利弗與目犍連的壞話,佛陀也照舊地回答他,然後佛陀不再說什麼。
不久,此比丘身上生惡瘡,大如芥子,轉如大豆,又如胡桃,又如木瓜一般大,膿血裂開,比丘死後,墮入蓮花地獄中。
   
3.

目犍連後來知道此比丘死了,即來見佛,問:「此比丘現生於何處?」佛答:「生於蓮花地獄中。」
目犍連急忙地說:「我打算去此地獄,教化此人。」佛回應:「不須去。」
目犍連堅決地說:「我真的打算去教化他。」於是,佛陀不再說什麼
目犍連用禪定神足通,來到蓮花地獄,當時地獄是非常黑暗,目犍連便放光,用手指一指,光照向地獄,見到此比丘全身是火,其舌很大,有一百隻牛正在犁其舌。
比丘見虛空中有光圈,光中有一尊者結跏跌坐。比丘便問:「您是何人?」
目犍連回答:「我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連,我是來渡化您的。」此比丘憤怒地說:「我今墮此地獄,都是因為您。」
話畢,此時此比丘的舌上百牛化為千牛犁其舌

   
4. 目犍連很悲傷,從蓮花地獄中回到人間,出了禪定,來到世尊住的地方,頂禮後,坐在一旁不語。
佛說:「我曾經講明不用去見他。」於是世尊釋迦牟尼佛開示曰:「要行三法,是身行善口行善意行善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啟示:

1.

目犍連雖有神通及天眼,但是欠了慧眼洞悉事情之過去和未來的因由。雖發心慈悲,卻把事情弄得更糟(一百頭牛化成千頭牛用鐵犁去耕、刮舌根,此比丘業力反增十倍)。

2.

佛陀非不慈悲,上師亦非不慈悲,祇因太了解他們而已。難道上師不會去救渡眾生又或是他的弟子?

3.

要知道,一人犯事,一人受,自己造的業障自己承受業果報應,這是躲不了的,別人是幫不到,也不宜介入,以為是幫助,可能是越幫越忙,又或刻意(普通凡夫俗子)去改變某事 / 因果,只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

4.

行者勿因自己的師兄、師弟犯了戒律而胡亂介入,用自己微末的道行去感情用事地去救助,應先請示自己的上師 / 寧波車救助行動是可行或不可行,不要把事件弄得更糟糕!

5.

所謂口行善,就是若非對事情真正清楚了解之前,勿胡亂說話;但大部分人都說自己對事情了解清楚,不是搬弄是非的。但想想看,佛陀十大弟子之目犍連尊者具有如此神通本領,也對事情攪不清楚,何況只是一般凡夫,更是愚昧,怎會弄得清楚呢?

6.

上述之比丘不但對事情(舍利弗與目犍連)未有了解前而作出“可能是錯”的判斷,又或道聽塗說,又或慣於誹謗,口出惡言,又或是懷有惡意,故意 / 刻意地搬弄是非,說善人 / 聖人的壞話,而造了口業。更重要是不聽從師命(不聽從佛陀忠告 / 開示停止對舍利弗與目犍連尊者不良的想法),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接受佛陀的意見,仍堅持自己的見解,是我執太重,欠缺智慧(比丘又怎能比得上佛陀的智慧呢!),更何況被誹謗的人是無辜的、無罪的,報應自會在愚昧者身上,最終吃虧是自己啊!正如師事法五十頌曰:「無智相違背,定入阿鼻獄,受種種極苦,說之深可怖。」

7. 另外寧波車於 1992年 1月對大家的開示:「福不可以享盡,話亦不可以說盡,假使某人已經沒有改過餘地,這種情況當然是不好,但亦不可以太為難他人,只管批評他人短處和過失是不對的。」行者要修身、口、意清淨,勿輕視造了口業的惡果,應該慎思謹言!
 

參考資料: 錄自【增一阿含經】卷第十二『三寶品第二十一(五)』(大正‧第二冊‧一二五)[T02n0125-p0603602 (00)]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瞿波離比丘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彼比丘白世尊曰:「此舍利弗、目犍連比丘所行甚惡,造諸惡行。」
世尊告曰:「勿作是語!汝發歡喜心於如來所;舍利弗、目犍連比丘所行純善,無有諸惡。」

是時,瞿波離比丘再三白世尊曰:「如來所說誠無虛妄,然舍利弗、目犍連比丘所行甚惡,無有善本。」
世尊告曰:「汝是愚人!不信如來之所說乎?方言:『舍利弗、目犍連比丘所行甚惡。』汝今造此惡行,後受報不久。」

爾時,彼比丘即於座上,身生惡瘡,大如芥子,轉如大豆,漸如阿摩勒果,稍如胡桃,遂如合掌,膿血流溢,身壞命終,生蓮華地獄中。

是時,尊者大目犍連聞瞿波離命終,便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須臾退坐,白世尊曰:「瞿波離比丘為生何處?」
世尊告曰:「彼命終者生蓮華地獄中。」
是時,目連白世尊曰:「我今欲往至彼地獄,教化彼人。」
世尊告曰:「目連!不須往彼!」
目犍連復重白世尊曰:「欲往至彼地獄中,教化彼人。」
爾時,世尊亦默然不對。

是時,尊者大目犍連如力士屈伸臂頃,從舍衛沒不現,便至蓮華大地獄中。當爾時,瞿波離比丘身體火然,又有百頭牛,以犁其舌。
爾時,尊者大目犍連在虛空中結跏趺坐,彈指告彼比丘。
彼比丘即仰問曰:「汝是何人?」
目犍連報曰:「瞿波離!我是釋迦文佛弟子,字目犍連,姓拘利陀。」

是時,比丘見目犍連已,吐此惡言:「我今墮此惡趣,猶不免汝前乎?」說此語訖,即其時,以有千頭牛以犁其舌。

目犍連見已,倍增愁悒,生變悔心,即於彼沒,還至舍衛國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目犍連以此因緣具白世尊。
世尊告曰:「我前語汝,不須至彼見此惡人。」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夫士之生,斧在口中;所以斬身,由其惡言。
彼息我息,此二俱善;已造惡行,斯墮惡趣。
此為最惡,有盡無盡;向如來惡,此者最重。
一萬三千,六一灰獄;謗聖墮彼,身口所造。」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學三法,成就其行。云何為三?身行善、口行善、意行善。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

瞿波離:又作瞿婆離、拘迦利,譯為惡時者、何時,提婆達多之弟子。【鼻奈耶】卷第四(大二四‧八六八上):「尊者舍利弗、摩訶目犍連平旦著衣持缽,從耆闍崛山入羅閱城分衛,道逢暴雨,入石室避雨,有牧牛女人先入中避雨,臥夢失精,舍利弗等見即尋出去,時瞿波離比丘調達弟子,見舍利弗、目犍連出,尋入石室,見此女人,便生念言:「此舍利弗、目犍連必與此女人為不淨行。」‧‧‧佛如是三語瞿波離:「瞿波離!汝宜及時悔心向舍利弗、目犍連,何以故?此等梵行全。」‧‧‧瞿波離比丘佛三語不受,‧‧‧去不久身體生瘡,‧‧‧即夜命斷墮婆曇暮地獄。」

阿摩勒:譯為餘甘子、山查,印度之果子名。其葉似小棗,花亦白小,果如胡桃,其味酸而甜,可入藥分。參閱【雜阿含】附錄卷第二。

蓮華地獄:【增一阿含經】卷第十二『三寶品第二十一(五)』(大正‧第二冊‧一二五)[T02n0125-p0603602 (00)] 作「大缽曇摩地獄」。大缽曇摩地獄,又作大缽頭摩地獄。【長阿含】卷第十九『第四分世記經地獄品第四』記載:「其地獄中舉獄皆赤,如缽頭摩華色。」